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

第23章 本堡堡要怼你

只是那些砂砾哪是用手可以清理的?再加上瞿冬炎着急,简直是毫无章法,好几次都磕着自己的手,只是这时候他都顾不得,所以才不会察觉自己的手已经受伤。

还是祁洛宸看不下,再加上,若只靠这么挖,很难救出瞿明月——挖掘的速度和坍塌的速度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上。

祁洛宸一个飞身翻过岌岌可危的屋顶,贯彻内力的喊声突然响起在众人耳边,想必瞿明月也听的清楚:瞿明月,站到靠近大门的墙角去。

这时也没有时间给瞿明月分辨其他,就算门口堵了,她也随着祁洛宸的话音一落,身体自动往那里靠过去。连被瓦砾砸过肩头也顾不得了。

祁洛宸这般喊,肯定是外面的人有所行动了。身子一到墙角,瞿明月也不管外面听得到听不到,也是一声大喊,示意自己已经躲好。

却不料自己话音未落,本就破败的屋顶轰轰一声巨响,碎石瓦砾以及木梁砸在地上,灰尘迷的瞿明月根本睁不开眼睛不说,就连背后的墙都要倒了一般。

我去,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古人诚不欺我。还没等瞿明月把这话骂出口,就觉得自己猛然撞入一道温暖却又异常僵硬的‘墙壁’上。她的鼻子啊。

一阵酸意袭上来,逼的她眼角都流出生理泪水来。更不等她抬头看谁拉她,就感觉身子一轻,耳边呼啸风声而过。更有什么擦着她的身子坠落,接二连三的砰砰声。

这熟悉的紧勒感,不用想,肯定是祁大堡主了。之前被祁洛宸逮着飞了那么一段距离,那感觉销魂的瞿明月怎么也忘不了。却不想才过这么一会儿,又重温了一遍。

这次更可怕,身子竟然直线上升不说,身边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袭击。瞿明月的腰被紧勒着,整个人都被祁洛宸包在自己的锦裘之中。

而耳边响起好几声的沉闷碰砸声,想必祁洛宸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又带着她,不管武艺多高,也有些东西是难以躲开的吧?

直到双脚落地,瞿明月还有些恍惚。她原本以为谁要将出口打通,却不了祁大堡主竟然从天而降,还带着她逃出生天。

“姐姐,姐姐你没事儿吧?”瞿冬炎过来拉着瞿明月一番细看。本还因为被祁洛宸拉开的怒火,此刻早已经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只要姐姐没事,他当然可以什么都不计较。而且现在说来,祁洛宸拉开他,也是为了更快的救出姐姐,他反而该谢谢他才对。

萧云期本在别的地方帮忙,等这边瞿冬炎喊叫着要挖碎石救瞿明月的时候,他才知道出了事。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祁洛宸飞身一脚跺碎屋顶,虽然这个方法冒险了些,可好歹是有惊无险。

而且这样比慢慢挖掘快得多,若任由瞿明月在屋里等待挖掘,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乱子。当然,这个法子也就是这么一用。

一来是因为知道瞿明月的具体位置,二来是瞿明月还行动自如。

至于其他人,却是不行了。甚至就是他们挖掘,下铁锹和镐头的时候,都不敢动作太大,就怕伤到了人。一边动手,还要一边喊叫,希望能够喊醒晕迷的人,给他们一个回应,也不至于这么毫无头绪的找下去。空耽误时间,也救不出人。

好在大家反应也算迅速,所以不少人还能够回应。

瞿明月被瞿冬炎一喊,便回过神来,可耳边却还是回响着那一声声沉闷的碰砸声。

瞿明月不回应其他,只手忙脚乱的掀祁洛宸的衣服和扒衣领,祁洛宸先是一愣,接着就火了。这女人没大没小也就算了,竟然还没脸没皮,当众就跟扒他衣服了。

难道他救了她,她不是该以身相许嘛?好吧,这也有点以身相许的意思,可是,得先问他接不接受啊。

他大爷的现在不想接受,怎么可能这么就接受了?祁洛宸一边抢救自己的衣袖衣领,一边狠推一把瞿明月,表示自己‘严厉的拒绝’。

反倒是瞿明月一愣,随即也想到自己的动作让人误会了。更何况祁大堡主的胸口还有一只小乌龟,想必他是如何也不想让人看见的。所以只得讪笑的摸摸鼻子。

“那个,我刚刚听到好几声闷砸声,我想,你应该有好几次避无可避,我想给你看看伤。我懂点医术。咳咳,那个,没别的意思,真的。”瞿明月想要表达一下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也不是诚心让他的‘小秘密’暴露。

可祁洛宸起先听着还觉得像是那么一回事,知道担心他,还算不错。可是之后那叫什么话,什么叫没有别的意思?她就不该有点‘别的意思’么?

不对,这话怎么说的好像本堡主希望她有别的意思似得?祁洛宸冷着的脸又黑了几分,冷哼一声,“离本堡主远点,你听错了。本堡主不曾受伤。”

其实刚刚被碰到的手臂,还有背脊肩胛骨的地方,其实都快疼死了。现在大约还看不出来吧,不过说不得过不了多久一定是会青紫的发黑吧。

哼,都怪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要不是她,那些东西,他怎么可能躲不开?本堡主的功夫天下第一。

所有人都顶着风雪一番忙碌,虽说救出来大部分人,可却还是有几个没有救出来——准确的来说,是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救了。

村里是有一个大夫的,虽然已经年逾五十,可在这样的天气,还是当仁不让的站在了第一位。领着儿子和一个徒弟,每当救出一个人来,都必然要细致检查一番。

老人家又冷又累,哆嗦着,都要靠着人搀扶,却坚持没有退下去。

瞿明月一个姑娘,虽然真的帮了大忙,可出了这事儿,里正却也不敢再让人姑娘去冒险了。听到她说懂点医术,就连忙让她来帮忙老大夫。

瞿明月哪里会推辞,她在屋里被砸了几下还没敢说,生怕瞿冬炎担忧,又怕被赶回去不让帮忙,现在换个方式能帮的上忙,又不会被发现受了伤,自然是乐意。

等确定废墟里不再有人,一群人虽然松了一口气,可看着躺在不远处的尸体,还是一阵悲悯。这就是天灾,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真的十分渺小。

里正安排情况,瞿明月看着,那样子很是熟练。不由得想,这种情况怕是年年都有吧?

一行人冒着风雪往家里走去。就连萧云期和祁洛宸这两大武功高手,这时候也已经没有力气飞檐走壁——救出瞿明月之后,祁大堡主本还想看瞿明月对他感恩戴德一下,却不想人家根本没有那闲工夫。

被他推开之后,转过身就去给人诊治了。

祁大堡主虽然气,可看这样的情况,却又忍不住不帮忙。就连他的侍卫没有他的命令都去帮忙了,他这个堡主怎么能不起个带头作用?

至于这个不听命令的侍卫?哼,回去再给他们好看,竟然敢给主子难看,让主子骑虎难下了。

却不想快到门口的时候,听瞿明月喊他,“祁洛宸。”

祁洛宸先是一愣,接着蹙眉眯眼,哼,放肆的女人,竟然敢直呼本堡主的名字。

却不料瞿明月接着说,“祁洛宸,之前的事,还没好好跟你的道谢。谢谢你,今天没有你,我肯定凶险。那个,我们冰释前嫌好不?你看,本来我们也没什么恩怨是吧?额,小乌龟那事是你先招我的呀,大不了我还给你,我们算两清啊?”

祁洛宸就这么瞪着瞿明月。心中冷哼,现在才知道来哄,不,是求本堡主。晚了,本堡主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