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

第20章 同榻而眠

祁洛宸看着理所应当赶人的瞿明月,心中冷笑一声,虽说有萧云期在这里,不能闹僵,他也决定先好好查一下事情的原委真假。可这不代表他就能这么简单的放过这个‘瞿明月’吧?

他堂堂雷鹰堡堡主,就没受过这样的罪。被狗舔就算了,还被一个女人调戏了!从来也就他对女人酱酱酿酿,哪里轮到一个人对他动手动脚?特么的还敢留下证据。

此刻虽然衣服完好的穿着,可他就是觉得胸膛上的小乌龟正一动一动的表达着它的存在。而且,而且这死龟的嘴竟然还在那个位置!

总之,祁堡主十分的不爽。

祁洛宸冷笑着正要给这不识好歹的女人好看,他现在虽然身子还软,可功力已经运转自如。他就这么坐着不动都能让这女人跪下。

却不想,瞿明月说完这话见他没马上回答,掉头就走。

哼,反正走不走的,她都不伺候。只要祁洛宸有所行动,大不了再下一次药。

不过跨出门的那一刻,瞿明月还是停了停,说道,“劝祁堡主快走,我这还住着一位我都搞不清楚脾气的主,你那毒就出自它。算算日子它这两日也就要醒,到时候堡主有什么损伤,就恕小女子也无能为力了。”

这是瞿明月突然想起来,小蛇白玉也就这两天要苏醒喝血,才有此一句。那位是真的不在她的管辖范围,要是咬了祁洛宸,那她也没办法。

想当初她所中的毒,还是那个黄豆豆似的东西解得毒。可现在可再没有那东西了。

瞿冬炎自然知道瞿明月说的是白玉,可萧云期却是不知道,连忙问有没有危险,实在不行就搬家,去城里也是不错的。

瞿明月只是笑笑,“萧大哥不必担心,虽然我摸不清楚它的脾气,可它轻易也不伤我,只借着我这儿住,没事的。”

“我们再做几道菜吧,不然再耽搁下去,萧大哥你们也就要回去了。”瞿明月这话自然不是要赶人。只不过她这屋子也就这么大,而且她是女子,留祁洛宸在家里是迫不得已,若再留下萧云期,这村里指不定要怎般风言风语。

就算隔着个瞿冬炎,都止不住那些长舌妇的舌头。

却不想这一群人,这一日是没一个人能走得掉的。

祁洛宸是气的坐在椅子上思索怎么要这女人好看,一旁的侍卫则是赶紧盘膝而坐恢复内力和体力。当然也想着,还是去厨房弄点吃的来才是上上策吧?

虽说他们赶路都会带点干粮,可是那些东西现在都在马上。冻了一晚上不成铁似得了?但也有一个侍卫想着拿过来就着火烤一烤,怎么都得填填肚子。

所以踉踉跄跄的出去,却见下脚的棚子里,马儿靠在一起,虽然挤了一点可正好取暖。但马背上的东西却是早没了,隐约看见棚子地上有些面饼碎末的痕迹。

这,这明显是面饼被碾碎了,泡了热水喂了马啊。

这事儿当然是瞿明月和瞿冬炎两人做的。这么些马,不喂他们不忍心,喂的话她家里可没那么多闲粮。自然只能让他们自产自销了。所幸马也吃麦麸一类的东西。这饼子白面做的,泡开了这马也吃,也顶一顿饿。

嗷,他们的口粮啊。那侍卫简直欲哭无泪,又打着晃儿的挪回来堂屋里。

这边厢一群人饿的没力气走,只能死撑着身体恢复功力,到时候马儿还是有力气的,身上也还有银子,赶到城里去,就能吃上一顿了。

虽然心里气不顺,可祁洛宸也不准备饿死。这瞿明月明摆着就不会给他吃的。

当然,他还算情况好的,毕竟还吃上了几块糕点。不过这瞿明月忒小气,糕点竟然这么大点儿。而且瞿冬炎吃剩下的也没个三五块,根本不够他塞牙缝的。

厨房里几人则是热情如火的将全部身心投入到试做试吃中——当然两项都用心的显然只有广佛师傅一个人,就连瞿明月,那都是吃的比做的用心。

不过到底这些东西她都吃过见过,没那么稀奇,所以饱了就不再动弹。可其他人,哪怕是跟她生活了不短时间的瞿冬炎,那都是一刻不能停。还是瞿明月怕小孩撑坏了胃,多番制止。

至于其他人,瞿明月可就管不住了。萧云期还好点,广佛师傅那可就算没够了。说真的,他就是不停做菜有所消耗,可也没得这么快的吧?简直跟胃通了海似得。

由此,几个人终于反应过来要走的时候,一开门,一阵冷风吹来让人直打哆嗦。

这一看,可不得了了,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外面早已茫茫一片,看上去都有两寸厚了。

“这么大的风雪,今日就住在这里吧。”瞿明月望着这场景,又怎么能说出赶人的话?这么大的风雪若是人往回赶出了什么事,她可担待不起。更何况,路途还不近。

而且,风雪间也看的见下脚的棚子里马匹都还挤在一块,显然祁洛宸也没有走。

如此,萧云期留下来,到让她与瞿冬炎俩人更加安全一点。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想了想,还是让广佛师傅帮她做了一些饭菜——现在简直是谁也不能阻挡广佛师傅做饭的热情了。厨痴之名果然不是随便说说。

“菜里我下药了,爱吃不吃。”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子,一众侍卫又饿又馋,眼睛都发绿。可瞿明月却明摆着说,她下药了。有这么折磨人的么?

“外面的风雪你们也看到了,今天怕是走不了。可你们活动自如的留在这里,我的人身安全保证不了。我不想晚上睡得好好的,被你们拿刀架到脖子上。不过我也没下什么毒药,只是还是让你们疲软一夜,等明天雪停了,你们就可以走了。”

把人再饿一夜渴一夜,天又这么冷,说不定会真死人。所以瞿明月也由不得他们,与萧云期几人将众人制住——本还反抗的众人却被萧云期三下五除二的点了穴。

瞿明月本就觉得他有功夫的,却不想竟然这么厉害,这些侍卫在他手下没走出三招去。倒是祁洛宸难弄了,他毕竟是堡主身份,与萧云期之间也算是不上不下。

“祁堡主,在下这也是为了各位着想,再饿一夜,不饿死也冻死了。”萧云期笑笑,那意思明显是说不想跟祁洛宸动粗,让他自己赶紧吃点。

可祁洛宸本就一肚子火,现在就更咽不下这口气了。可是身体疲软,功力没恢复几成,跟萧云期动手也不是上策,正想着等他们吃饭的时候再说,却不了防住了萧云期这个小人,没防住瞿明月这个女人。

“祁堡主现在还不饿么?不过祁堡主不饿,小乌龟肯定是饿了,要不我来帮忙喂一下吧?饿到小乌龟不好了。”瞿明月说着就要上前。

这个无耻的女人,竟然,竟然敢当着萧云期的面儿做那事儿,他一定要弄死她。不,让她生不如死。

可是见瞿明月这般不要脸的样子,祁洛宸此刻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一切苦楚只能咽到肚里去。拿起筷子,慢慢的吃起了饭菜。他绝对不承认,这些菜味道真的不错。

这几道菜也不是什么名菜,他平日也吃的,可怎么觉得味道就是不一样呢?而且这摆盘也讲究精致了好多。

“祁堡主还养了小乌龟嘛?”萧云期问瞿明月的声音虽不大,可祁洛宸可是个高手,哪里会听不见?顿时一个眼刀扫过萧云期,又直插瞿明月身上。

“咳咳,萧大哥以后问祁堡主吧。”瞿明月自然也不会让祁洛宸那么难下台,毕竟逼太紧的话,以祁洛宸的性子和实力,吃亏的肯定是她。

“时候不早了,今日的晚饭怕还是要麻烦大师傅了,我与弟弟再去收拾间房间出来,今日要委屈几位了。”瞿明月说着,拉着瞿冬炎带路。

萧云期跟在身后,小奇随大师傅去打下手。

萧云期说道,“还要多谢明月你收留,哪里说得什么委屈。”

虽然听他这么说,可瞿明月还是决定收拾一件单间给他,毕竟他小侯爷的身份摆在那里。而小奇和大师傅,只能委屈一下了。

而如此,瞿冬炎就势必要腾出他的卧房来。想着,瞿明月拉过瞿冬炎商量,今日跟她一起睡。

起先瞿冬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得回味过这话,顿时脸色爆红起来。跟,跟姐姐一起睡?睡一个屋,躺一张床?

瞿明月一买好了屋子就给瞿冬炎一个单独房间,就连那些住客栈的日子,都是分床睡的。等瞿冬炎上了学堂更是学了‘男女授受不亲’,平日虽然喜欢跟姐姐接触,可心里还是窃喜的。也有些小心翼翼,时常还觉得有人偷看了去似得,羞羞的。

可是现在姐姐竟然直接提出睡一块?一张床!

一直到吃过晚饭,瞿冬炎都还沉浸在这又窃喜又羞恼的情绪里。等瞿明月考他功课的时候,都没怎么反应过来,甚至答错了不少,只得推说是有些困倦,这也还是他第一次对瞿明月说谎,心里就更加唾骂自己了。

可真实的原因,他又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小炎,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担心祁洛宸呢?”瞿明月还以为小孩是担忧祁洛宸等人没走,半夜会出什么事儿,心里想想,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不得不说瞿明月想多了,现在的瞿小弟还是挺单纯的,还没想到那么多去。

而瞿冬炎回过神来,脸色都不禁红透了。他竟然在想,在想跟姐姐……

“怎么脸这么红?不舒服?”瞿明月担忧的连忙把手往瞿冬炎的头上伸过去,“咦,也没发烧啊。”跟自己的脑门比对了一下,觉得差不多啊。

“没,没事啦。姐姐,晚上,要不要把那些人绑起来?”瞿冬炎想了想,只得顺着姐姐的话说下去。

“嗨,你还真担心这个啊。”一听小孩话,瞿明月笑了。果然长大了呢,也会想到这么细致了。不过她却是摇了摇头,她就祁洛宸等人的问题也询问过萧云期。

萧云期说,祁洛宸虽然性子难以捉摸一些,可也不是那么趁人之虚的人。今夜他也睡在隔壁,会帮着警醒些,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瞿明月也就放心些了。大不了,她也少睡点,也没多差。明天等人走了,她再补眠就是了。

只是瞿明月没想过,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更没有那么美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