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狼为夫:遍地是情敌

第1章 养一只弟弟

瞿明月浑身邋遢的混迹在人群里,她原本是想着找一户人家偷一身像样的衣服,然后再去找间当铺,把这具身体原本所拥有的那些金钗玉簪当了——她若是这一身邋遢的去,说不得会被人当做小偷吧?到时候怕是得惹一身是非。

虽说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她还不是熟悉,可谨小慎微一些,总不错吧?至少换一身干净点衣服,她还可以说原是自己的嫁妆,日子过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当了。

不过在听到大街小巷都有人敲锣打鼓的喊施家开粥棚,施粥救济的时候,瞿明月就决定先去吃一顿再说。她可顾不得什么不受嗟来之食,谁叫赶上她吃不饱好些天呢?有便宜不占是傻蛋啊。

她挤在人群里到还真像是个乞丐似得,好不容易轮到了她,这才看清施粥的人。是个姑娘轻纱蒙面站在一边,一边柔声让众人一个个过来,都有份,一边吩咐盛粥的婢女小斯盛满一点什么的。

听旁人的议论,这边是施家那菩萨心肠的大小姐。

瞿明月笑笑,不多话,伸手接过粥碗和白胖的大馒头。然后走到旁处去,享受这白来的一餐。要知道她醒来是在悬崖之下,这一个多月,可没吃上一顿像样的饭。

基本都是野菜汤——也亏她‘一身本事’,否则这初冬严寒的天气里,哪能天天找得到野菜去?

唔,后来这原身一身的伤好了些,能走的远点了,到有几次好运的找到了一些猫冬的小野鸡和蛋。那几次可谓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了——想她沉云帮大小姐,打小就是吃香的喝辣的,虽然后来遭遇不测,可也没过这样的苦日子啊。

刚啃完自己的馒头,还没来得及喝掉剩下的半碗粥,就见一伙人奔跑着向她这边来。她一愣,见那打头的一个人,约莫十二三岁的身高,也是浑身邋遢,跑起来还一拐一拐的,怕是身上有伤。

看他不停跑动却还小心翼翼护着手里的粥和馒头,明显也不比瞿明月好到哪里去。而他身后的那些,明显也是一群乞丐,共有三人,虽不是人高马大,可明显是成年人。

见到这般情况,瞿明月哪里还能不明白的?怕是这几个男人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却还觉不够,逮着个小孩便想要抢夺。

见此,瞿明月也不含糊,一口闷了碗中粥,碰的将碗摔碎。在男孩刚刚跑过自己身前的时候,猛地将手中的碎碗片射了出去。

三片碗片一片不落都击中了它们该打的地方,甚至因为碗片有些锐利,被射中的三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流了血。顿时一片哀嚎。

就连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孩,也惊讶的回头望去。

那三个大汉眼睛一瞪,自然是不肯吃这个亏的。男孩明显已经精疲力尽,吃的就在嘴边,这时候跳出程咬金,他们怎能轻易放过瞿明月?

而且瞿明月虽然穿着破烂,可手脸却是洗的干净——虽然并不能洗澡,可瞿明月却不能允许自己用黑黢黢的手去拿吃的。

不过洗脸时,她看清楚了自己的容貌,所以虽然不能忍受脏臭而洗了干净,平时她却是低着头乱着发掩藏面目的。毕竟她如今的这张脸,虽不能说国色天香,却也是极其妍丽的。

这不,此刻她抬了头露了脸,对面这个大汉,哪有一个还能保持清醒的?

这可让他们高兴死了,不但等会儿抢了吃的能吃的饱一点,竟还又如此的艳遇,这怎能让他们冷静?

男孩显然也看清了瞿明月的面目。起先是因有人帮他的一喜,随即是被她容颜震到的一惊,再看到那几个大汉的神色,脸色顿时一沉,紧咬着牙,似乎再做什么两难抉择。

然后不过几息时间,就见他一咬牙一跺脚,几步跨到瞿明月身前,挡着她与三名汉子对决。

“漂亮姐姐你快走,走!”他每一个字似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看着挡在自己身前,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瘦小身影,瞿明月勾起嘴角一笑,这孩子果然自己没有看错啊。瞿明月对这几个大汉并不太在意。

不说他们本就不人高马大,就算他们再健壮一些,以她的手段也能脱身。实在不行,还有那条速度奇快的小蛇呢。

说起来,当日,她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吧?

在崖下的生活凄惨到什么地步,简直不是言语可以描述的。

一日她拖着干柴和零星的食物回山洞的时候,却发现一条冻的硬邦邦的小蛇。她也就想着,要么救它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么就给自己添个口粮。把它抓回去放在了火堆边上,可是直到她困的忍不住睡过去,那小东西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就等着第二天喝蛇汤。

然而在瞿明月熟睡的时候,这条蛇却自然的演绎了一出‘农夫与蛇’的戏码,让瞿明月恨的牙痒痒。又恼自己蠢得要死。

所以当时瞿明月死也要拉它垫背,却不想虚弱的身体只能让她与它眼对眼。当瞿明月心灰意冷的以为吾命休矣之时,这条蛇却又意外的,不知从哪衔来一颗黄豆大小的药丸,人性化的喂到她的嘴里。

吞下那豆子大小的药丸没过一会儿,她浑身就时热时寒,好一番折腾。而她也默念起外公教她的法决,进行养气修炼。

其实说实话,外公教的养气决她虽一直练着,可却并没有练出什么气感来。唯二让她坚持下来的原因,一个是因为外公要求,二个就是她曾经盘坐着修炼了一晚,起来之后并没有腿脚酸麻的不适感,由此她才能不放弃。

等她在崖下醒来,发现新身体满是伤痛无法动弹的时候,也是练习养气决,才找到一线生机。

而这一次,却不是再无气感。而是觉得体内有一股气喷薄汹涌的要将自己撑裂!

瞿明月不可谓不慌了神,可当时的情况她除了接着运气,死命的扛着,可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哦,或者可以选择死。只是她怎么可以轻言放弃?

忍过来之后,她一身疲惫,神智却十分的清醒,体内流淌的犹如小溪的气感也是真实存在到不需要她去特意感觉——难道她吃的是什么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圣药?

她有时不免暗搓搓的想,这样她是不是就天下无敌了?故事里都是说,掉下悬崖的主角命不该绝,获得奇遇,从此就一统天下了。

不过到底她的身体还没痊愈,需要调理。至于调理好了之后真的去争霸天下?算了吧,如果喜欢这些,她前世就可以做了。她到底还是比较喜欢闲淡的生活。

瞿明月心里思绪乱转,却还很自然的拍了拍身前瘦弱的身子。不过即便她已经放轻了动作,却还是差点拍的小家伙一个踉跄。

“没事没事。”瞿明月赶紧扶了一下小正太,然后安慰他,可显然小正太信不过她,眼里满是焦急和催促。甚至瞿明月觉得,这小家伙已经做好了让她先跑,自己贡献出吃的,再被打一顿的准备了。

瞿明月笑弯了眼,就更加让众人痴迷,那三个大汉更是淫笑着想要向这边扑过来。

小正太被他们一惊,回过头来一咬牙就要冲上去,准备用手里的粥和馒头砸他们。都到了这种地步了,那无论如何也不拿食物喂这些家伙了,大家一起吃不着。自己拼命也要咬这些家伙几口才解恨。

却不想一下子被瞿明月拍着肩头,生生拽住了他前倾的身子。

瞿明月自是早有准备,见几个大汉冲过来,一抬手,缠着她手臂的那条小蛇就爆射而出,只见一道白光,三人还未反应过来。

待眼前看清时,就见一条蛇正昂着尖尖的脑袋,盘在小正太的头顶。

小正太显然也是知道自己头上多了一个外来客,刚想伸手摸摸是什么东西,就见一截蛇尾巴垂了下来,顿时整个人都吓僵了。还好小蛇只把他脑袋当做‘落尾点’,已经慢慢游到了瞿明月的肩头。

这时,三个男人才感觉脖子上有一阵凉意。不由的本能抬手一摸,顿时手上沾染了绿液不说,似乎觉得颈间也传来了刺痛。

三人顿时一慌,这是,这是给蛇咬了啊!这条蛇怎么这么快的速度!

“呐,现在还有救,再来一口,就没救了哦。”瞿明月轻声开口,声音柔柔的还带着笑意,可在几个大汉听来这跟催命魔音又有什么区别?顿时嗷嗷乱叫着逃跑,那被鬼撵了的样子不可谓不搞笑。

瞿明月笑的乐不可支,小正太却还明显很是担忧。他可没想过要闹出人命啊。

看着望着自己,明显很是担忧的小正太,瞿明月又不厚道的笑了。仔细看这小家伙,长的还不错呀,五官清秀的很,再配上这瘦小的骨架,那可就更让人心疼了。

“放心吧,白玉刚刚只是蛇牙划破他们的皮肤,没咬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中毒。”简单解释一句,瞿明月再不多说,也将那几个人抛诸脑后。

至于这条智近乎妖的小蛇,瞿明月自见它非得自己给它取个人名之后,就决定轻易不要惹它。

而对于这条蛇这么的灵性,瞿明月也无法解释,甚至它很多神奇的地方,就连瞿明月都还没挖掘清楚——不过有一点她十分清楚,这条蛇智近乎妖,连自己的名字都会选。瞿明月本是要叫它吸血蛇的,这多贴切啊,可它一听这个就昂起头想要咬她,最后不得取了一个白玉这个人名,才见它盘起身子,似乎很满意似得。

所以瞿明月十分明白,哪怕这条蛇跟着她,也比较听她话,可也还是轻易别惹它不快比较好。

小正太一听这话,连忙点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想着,却又犹豫的望着瞿明月。

“怎么了?”他这一脸我有话说的样子,瞿明月自然要贴心的询问一番。

“我,我得赶快回去了,弟弟还等着我,他好几天没吃饭,又,又生病了。我,我……”小正太踌躇着,说道,“姐姐你也快走吧,不然的话,他们发现没有中毒,要回来找你……”

在他看来,虽然姐姐带着小蛇很是厉害的样子,可是架不住人多啊。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小蛇没毒,还不知道要怎么来对付她,所以这是非之地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而他再看瞿明月的衣着,想来也跟他是一样的。当然,他觉得瞿明月一定不是乞丐,乞丐哪有长的这么好看的,皮肤还这么白嫩嫩的。只不过,姐姐一定是跟家人走散了,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找到回家的路了。

不过他还是想请瞿明月去他住的地方休息一下的,哪怕他只能住破庙。可也比瞿明月在这城里晃悠,又被那些家伙看见的好啊。总之先躲躲为妙。

可姐姐仙女一般的人物,会不会嫌弃他那破庙?

“你还有弟弟?生病了?是什么病,那我去帮他看看?我会点医术的哦。”瞿明月到没想过问请没请大夫什么的,你问一个小乞丐请不请大夫,这不是明白戳人伤口嘛?

而她也会一些医术,不如跟去看看,说不得能帮一些忙。这孩子一看就是吃了不少苦的,还要照顾弟弟,想来也是离了父母的,不然怎么这么被人欺负?同是离了父母的孩子,瞿明月不由的想多照顾一些。

而且说实话,她初来这个世界,孑然一身,也想找个伴儿的。这孩子脾性又好,她不免多注意几分。

“好,好。”只见小家伙听了瞿明月这话,又惊又喜的只点脑袋。这仙女姐姐不但愿意跟自己去破庙,甚至还说帮弟弟看病,这可好了。弟弟病了好几天,可他没有钱,看弟弟那么难受,他甚至只能偷偷去哭,什么都做不了。

只怪自己太没用。

心里想七想八,可脚程却是不慢,甚至欣喜都忘了其他,直拉着瞿明月的手,一瘸一拐的跑了起来。

瞿明月看着这小家伙浑身都冒着高兴的泡泡,不自觉也勾起了嘴角。

但她原本以为小家伙出现在这里,那么那个生病的弟弟,也不会离的太远。然而她还是小看了这个孩子的‘脚力’,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怎么可以走的这么远?

他的脚步还急。

只是,即便这么紧赶慢赶还是迟了几分,让小孩儿盯着那人影愣愣的不知道说话。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