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已晚,终是一场空

第十五章 最恨的人

明明不大的声音,此刻却让人震聋发聩。

‘赵茹雪’望向众人痴痴地笑着:“你们看见了吧,我才是慕凌风的妻子,这个女人不仅是个冒牌货,明知道凌风是有妇之夫,却还勾引凌风!她就是一个贱人小三!”

唰——

霎时间,‘倪晚晚’一家三口脸色骤变。

底下的宾客窃窃私语的议论着,再次看向‘倪晚晚’的目光也变得充满鄙夷和不屑。

“这个倪晚晚真不要脸,勾引有妇之夫。”

“就是就是,早就看不见她那瘙样。”

“要我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慕凌风也不是什么好鸟。”

一时间,议论声哗然全场。

慕凌风脸色阴沉至极,一双眼睛盯着赵茹雪,似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似得:“赵茹雪!你给我闭嘴!”

啪——

慕凌风狠狠一耳光抽在她脸上。

凶悍的力道,娇弱的赵茹雪顿时被扇趴在地上。

白皙的脸上赫然冒出几道触目惊心的红印,脑袋里全是嗡嗡嗡的声音。

她捂着侧脸,愕然地望着慕凌风,眼前的人影变得飘忽不定,凌风似乎在谩骂她,可她却听不清,也看不清……

“你不想离婚是吗?你喜欢我是吗?那今天我就让你喜欢个够!”或是太狂躁了,慕凌风全然没注意到赵茹雪的异常。

他仿佛高高在上的主人拽着的奴隶一般,不管不顾的将她拽回房间,狠狠摔上房门。

见着他戾气地扯开领带,又解开皮带,赵茹雪突然没由来的慌了:“你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慕凌风俊美的侧脸徒然逼近,眼睛里充满讽刺和讥意:“当然是干你了!你不离婚,不就是想要我吗?好啊,我现在就给你!”

话落,他将她狠狠地推在向墙壁,用力撕烂她身上的病号服,凶猛地冲刺进她的身体深处,没有任何的前奏,不带一丝的温柔,粗暴而霸道,狂野而冷酷,狠狠地冲击着她的身体。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这一刻,赵茹雪彻底害怕了。

没错,她是爱他,但不是以这样羞辱的方式。

这明明是两个人最缠绵,最神圣的事,可他冰冷的眼神告诉她,这不是一场欢爱,这是一场发泄和惩罚!

头,很疼。

心,更疼。

身体也疼,小腹绞痛的厉害,仿佛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栗中强忍着疼痛。

“赵茹雪,怎么样?被不爱你的男人践踏,很爽吗?”慕凌风不知疲惫的冲撞着她的身体,他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赵茹雪,看着我的眼睛,我希望你永远将这句话记在心里,我讨厌你!你是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非要强缠住我,你贱不贱?”

‘你是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你贱不贱?’

原来,他那么讨厌她。

原来,她对他的爱,在他眼里全是下贱。

“呵呵……”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这样问,竟然让她无言以对。

明明很苦,赵茹雪却突然怔怔地笑了:“贱……”

这时,她白皙的大腿根部,一点点浸出血迹……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