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你所爱

第45章 和幸福有关的那些事(一)

饶是心里不太开心,简单为苏青做的惊喜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这天,简单在宿舍听歌,李奇进门,将一份报纸扔给了简单:“简单,你和苏青上头条了。”

简单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突然想起来他因为苏青被学校记大过的时候,李奇也是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神情,甚至是一样的台词跟他说的这句话。不过时过境迁,现在的简单只想离苏青近一点,听到这个,简单将耳机摘了下来,好奇地问李奇:“什么头条?”

李奇把报纸扔给了他:“你自己看。”

简单接过报纸,原来“阳光之行”的志愿活动稿件已经上报了,第一页彩板的地方赫然贴着他和苏青还有小黑豆三个人的照片。照片里,苏青挽着小黑豆朝着镜头傻笑,树叶斑驳的影子散落下来,简单站在树下,凝视着蹲着的苏青,眉眼里全是温柔。

看了半天,简单有点不好意思:“咳咳,这个摄影师真会抓拍,呵呵。”

李奇白了眼简单,根本不信他的话。

简单在寝室找了会剪刀,将这张照片沿着线小心翼翼地减了下来,又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笔记本,将照片放了进去。

过了会,简单问李奇:“你待会有办法帮我把苏青约出来吗?”

李奇看了下简单:“这个有点难……”

“我妈今天给了我两张沃尔玛的购物卡让我随便刷……”

“……没问题我一定办到。”

同样不太太平的还有女寝302。

一大早刘米出门跑步,就看到了门口放的校报,第一页赫然地彩照。照片里苏青的笑容实在是太刺眼,简单神情的表情也深深地刺激到了她。

跑了两圈后,刘米决定下午上完课找简单聊聊。

简单一下午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时不时地去看下课时间。下课铃响起,他第一个冲出教室,刘米好奇,跟在简单后面,想知道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简单直接来到了南门外的喷泉广场,按照约定,十分钟以后李奇要把苏青约到这里。刘米看了看简单,拿着早上门外的报纸,问简单:“这是怎么回事?”

简单看了眼报纸,有些莫名其妙:“这是前两天我和苏青一起去参加一个志愿者活动拍的照片。”

“你到现在还和苏青有联系?难道你忘了阿姨是怎么交代你的吗?”刘米有些恼火,但是死死抓住最后一颗棋子。

“我有我自己交朋友的权利。”

刘米后退一步:“你不怕我告诉阿姨?”

简单无所畏惧:“你去告诉吧!你早就该告诉了,早就应该告诉她我喜欢苏青。”

两人正针锋相对,这边刘奇和苏青正好走过来。

十分钟以前,李奇破天荒地跟苏青打了个电话,要约苏青出来走走。苏青以为李奇要说和沫沫有关的事情找他商量,便欣然应允。

没想到聊了十分钟,李奇也没有聊出个所以然来。苏青算是明白了,李奇是故意的。她和李奇搭话,看到了喷泉广场前的简单和刘米。

苏青的眼神暗了暗,不想看到他俩一起,转身就走。

李奇一看,这怎么不按剧情来?刘米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没走两步,学校的广播开播了。女主播悠扬地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散播到学校各个角落。

“今天我们要分享一个表白,是文学院大一二班的简单同学给一班的苏青同学。”

顿了几秒钟,简单的声音缓缓地从广播里传出来。

苏青顿住了脚步。

“苏青,当你听到这个表白的时候,说明我已经敢于面对自己的心了。以前的我不懂得珍惜你,直到失去才后悔莫及,现在我愿意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对这个女孩说我喜欢你,苏青,我喜欢你。

“你为我比赛加油,替我制作横幅,送我球鞋,为我抄笔记,为我牺牲自己的时间……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已经想好了,以后的我,也要陪你去游乐场,去苗圃看花,去带你爬山,去做一切有意义的事情。

“我已经学会了正视自己的内心,学会了说不,今天我想告诉你,苏青,我喜欢你。”

简单的告白神情却不肉麻。

在大家驻足四处观看猜测着广播里的“苏青”是哪位幸运的女生。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中,学校里突然飞来了很多架遥控的小飞机,小飞机上无一不挂着一张写着“苏青,我爱你”的红色条幅。

有女生看着音乐喷泉上方这些像红色蜻蜓一样“嗡嗡嗡”直响的飞机时,开心地示意周围的人看。还有女生埋怨自己的男朋友怎么没有想到这么浪漫的举动。

刘米恨恨地看了简单,气得转身就走。

李奇将苏青拽到简单面前,拍了拍简单的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看着李奇的背影离开视线,简单朝苏青缓缓开口:“苏青,我可以喜欢你吗?”

说不触动是假的,这些天简单做的事情苏青都看在了眼里,不过,苏青害怕简单只是因为内疚才说出这些话。她朝充满期待的简单摇了摇头,艰难地开口:“简单,我不接受,因为这不是喜欢,只是你的愧疚和原谅自己的借口。”

简单愣在了原地,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他目送着苏青的身影离开,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一分钟不到,简单有看到苏青转身回来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惊喜,看到苏青一只手拿着手机,泪珠却大颗大颗地往下流:“简单,小……小黑豆出事了。”

苏青和简单搭车来到了福利院。一路上苏青的眼泪没有掉过,简单看了心里也很不好受。

据福利院的阿姨讲,小黑豆今天一大早就吵着要穿苏青和简单为他买的衣服,吃了点早餐之后就跑出去玩。等到中午的时候,大家发现没有见着小黑豆。再看到小黑豆的时候,小黑豆已经在水里泡了很久,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

苏青不敢去看小黑豆,只是那套衣服她再熟悉不过。因为小黑豆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所以福利院只是简单地为小黑豆准备了一个仪式,苏青和简单与小黑豆只有一天的缘分。

回来的路上,苏青觉得头实在疼得不行。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桩接着一桩。她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下。

魏子斌那天晚上约苏青出去,两个人沿着湖边走了很久。

月色很好,魏子斌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从他的口里,苏青知道了关于他口中“书琦”的事情。

年少的感情约莫都是大同小异的。

魏子斌和书琦是初中就认识的同学,两人一起度过了初中、高中这人生中最好的六年时光。魏子斌的成绩很好,相反书琦不怎么爱学习。年轻时候的感情纯粹得不掺杂任何杂质,魏子斌眼里,书琦就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孩。

不过书琦早恋,喜欢上了一个小混混。书琦没有办法,只能拿好学生魏子斌做掩护。每个周末,书琦和喜欢的男生去约会,魏子斌则替她放哨。

书琦的家人很放心魏子斌,所以每次魏子斌撒谎书琦在补习的时候,都不疑有他。

再后来,书琦和小混混分手,她忧伤了一段时间。缓过来以后,她又结交了另外一个男朋友。那时候他们已经上高中了,魏子斌就是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感情。他看着书琦受伤,又倔强地喜欢,却只能在一旁看着。

高考的时候,书琦考得很糟糕,成绩只能上一个普通的三本。她决心复读,和以前那些狐朋狗友断了联系,自然包括她的男朋友,所有人都觉得,魏子斌的机会来了。

毕业的散伙饭上,书琦喝多了,魏子斌担心她的安全,干脆把她送到了家楼下。

书琦喝的有些晕眩,双眼迷离。

“魏子斌。”书琦只醉醺醺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唇吻了过来。

不过后来,书琦完全不记得自己那天酒后的失态。不过魏子斌知道,他完蛋了。

再后来,书琦复读,魏子斌上了大学,两人的联系越来越少,也怕影响书琦的复习,魏子斌后来只是偶尔从别的同学那里打听她的消息。

“后来呢?”苏青忍不住问道,魏子斌絮絮叨叨了这么多,好像还是没有说到重点。

“或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昨天下午我去接她,在出站口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她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大的变化。”说道这里,魏子斌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个笑,随即他叹了口气,“她站在出站口四处张望,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没有走过去的勇气了。”

魏子斌停顿了一会,又接着说。

“她大概等了我二十分钟,这期间,她给我打了两个电话,我没有接。可能我太害怕我们都变了,也害怕我对她的感情变了。大概“近乡情更怯”吧,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释然了。”

“那你还喜欢她吗?”苏青问。

魏子斌想了想,“喜欢,但是没有非要在一起的执着了。”

苏青想起了简单,她对简单,也是这种心情吧。

两个感情里的傻子,都曾经被伤害。好不容易走出来以后,太怕重蹈覆辙,也太怕失望,所以选择逃避,选择违背自己的本心。

月光下的两人各有心事。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春水,也吹皱了苏青的秘密。

刘米拿着报纸去找简单的妈妈,她知道简单妈妈已经见过苏青的妈妈,只是不知道那天在画廊里两个人的对话。

“阿姨您看!”刘米赌着气,说话的语气有些急,“这苏青对简单还是阴魂不散!”

简单妈妈只看了一眼报纸,简单居然会去做“阳光之行”的志愿者?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的。简单以前性格孤僻一些,少言寡语。虽然外表帅气,一副冰山脸拒绝了多少暗恋他的女生,什么时候看到简单看一个女孩子时有这么温柔的眼神?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