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你所爱

第37章 我要和你公平竞争(二)

陈哥似笑非笑,把目光投向了沫沫。

李奇一把将林沫沫拉倒身后:“有什么冲我来!”

那个叫陈哥的又踱步,李奇生怕他对沫沫做出什么事情来。没想到陈哥却突然伸手,轻佻地用手指划了一下一旁舒雅的脸,见舒雅躲开,他也不恼:“这还有一个小姑娘呢,兄弟,你艳福不浅啊!”

“放开她!”李奇想冲过来,却被其他两个人架住了身体。小喽啰在他耳边轻声道:“不要这么冲动嘛!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李奇只是挣扎了一下,不敢贸然有动作。

陈哥赞赏地朝李奇拍拍手,似乎在佩服他:“我赞赏你的勇气,不过这么着,你看咱兄弟这么多,身边竟没有一个女人。你选一个,我们放她跟你走,不过剩下的那个,就归兄弟们了,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林沫沫和舒雅同时将目光投向李奇。李奇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们俩一眼,又将目光投向陈哥。

林沫沫闭上了眼睛。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李奇对陈哥说:“我选。”

架着李奇的混混放开了他,李奇松了松手腕。然后伸出手,指向了沫沫。他说:“你们放了她。”

苏青听到这里,打断了沫沫的话:“这样说的话,李奇是真心对你好……”

沫沫摇了摇头,继续往下说。

陈哥有些诧异,不过他还是遵守了诺言,放开了林沫沫。

“陈哥,”黑暗中,一直沉默的舒雅突然开口了。

她一只手慢慢覆上了李奇的手背,另一只手从风衣里拿出钱夹:“这些钱,你们要,都可以给你们。如果只是抢劫,或者勒索,顶多只是吃几天牢饭,我们这样私了,各走各的路……可是如果现在出了人命,你们就要背上罪名,或许要坐一辈子的牢……你是一个讲情义的大哥,愿意兄弟们为你冒这种险吗?”

舒雅的话让周围的混混面面相觑,陈哥似乎也有些犹豫。

突然舒雅朝李奇使了一个眼色,用最大的力气将钱包扔向远处。李奇立刻会意,拉起林沫沫的手,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或许是舒雅的话起了作用,那些人有所顾忌,拿了钱,没有再追上来。

三个人惊魂未定,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等到确定安全以后,李奇将她们俩送到了楼下,确定她们安全上楼才离开。

事情的经过差不多是这些,林沫沫一口气讲完,水杯里的水一口也没有动。

苏青诧异了:“我还是不懂……”

“不懂为什么李奇选的是我,可是我还是不开心对吧?”林沫沫有些惆怅,“可是我多希望他当时选的是舒雅,这样我就有理由恨他了。”

见苏青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林沫沫解释道:“他希望我平安,但是却选择和舒雅风雨同舟。如果舒雅真的出了事情,他可以一直照顾她,甚至……是一辈子。一直以来,我都是被李奇照顾的人,可是谁都不知道,比起像云一样一吹而散软弱不堪,我真的很想变成一棵树,陪着他经历风雨,而不是只懂得庇荫。”

过了会,她又有些难过:“舒雅是个懂她的女孩,如果是一般的女生,知道自己喜欢的男生这样选,肯定会生气,可是舒雅没有,你没有看到李奇选我了以后舒雅看他的眼神,因为舒雅懂他。”

苏青看着林沫沫,嘴上那句“你也懂李奇,只是李奇没有那个福分而已”始终没有说出口。良久,林沫沫带着哭腔:“我的喜欢一点都不比舒雅少,为什么李奇不喜欢我呀?苏青,你说这是为什么呀?”

林沫沫的遭遇让苏青心疼不已,但是她也毫无办法。

李奇喜欢谁是他自己的选择,三个人的感情里,总会有一个人受伤,虽然苏青总是乐观地想着,这种伤害能最大程度的降低就好了。这样世界上也不会多那么多伤心的人。

可是感情哪像闹钟,能说停就停呢?

篮球馆里。

简单发现自己有点针对魏子斌。

这点不止简单发现了,魏子斌发现了,球队里面其他人也发现了。简单身为队长,却只对魏子斌格外苛刻。平时的集训,如果是其他人做的不够好,简单顶多会多说几句;如果是魏子斌做的没有达标,简单却要求他一定要做到标准为止。打比赛的时候这种情况更明显,如果魏子斌拿球,简单一定会冲上去抢球。

简单的技术本来就比魏子斌好一些,理论上魏子斌不应该他来防守,但是一上场,简单就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想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抢回来,篮球也是,其他的东西也是。

“简单,你怎么回事啊?”李奇看不下去了,朝简单异议,“这防守的策略不对啊队长?”魏子斌也有些莫名其妙。

简单一眼不发下了场,拧开一瓶纯净水就往嘴里灌。

除开这些还不止。

换衣间里,魏子斌把苏青送给他的杯子拿出来接了口水喝。球队里有人认出了7号杯子正是魏子斌生日的事情苏青送给他的,有人对魏子斌挤眉弄眼,魏子斌喝完水,杯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训练完的队友们都很轻松,互相打闹开着玩笑,更衣室里和往常一样轻松的气氛。

魏子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到一旁的队友们闹得正开心,提醒道:“改天等我们队虐你们吧……哎,别碰到了我的杯子。”

他小心地将杯子放在了另外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确定不会随便被人打翻。

说者无心,听着有益。

“啪!”

这个可怜的杯子寿命只有一天,魏子斌用它来喝水还没用过两回,就寿终正寝了。

简单面无表情:“对不起,我不小心碰到了,改天买个杯子赔给你吧。”

简单只是想看一看苏青送给魏子斌的杯子是什么样子的,不过他一拿起杯子,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象着苏青制作这个杯子的样子。正在发呆的时候,旁边的人不小心碰了一下他,他本来可以顺势接住的,然而杯子还是摔到了地上,直接碎掉了。

“简单,你这样做有点过分了。”魏子斌强忍着怒气。

“不就是个杯子吗?我赔给你就行了。”简单心烦意乱,说话也不客气起来。

“真不知道苏青为什么会喜欢你这种人?”

魏子斌狠狠地说,简单的脚步顿了顿,然后直接伸手推了魏子斌一把。

苏青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下午刚刚下课,她突然接到了李奇电话,说简单和魏子斌在训练馆里打起来了,魏子斌半条命都快没了,让苏青快点来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的苏青一路上都在琢磨李奇那句“半条命都没了”是多么惨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会打起来,但是苏青还是匆匆忙忙拦了的,直奔医院。

一开门,看到眼前的情况的时候,苏青在心里把李奇骂了个半死。

原来魏子斌只是轻微擦伤,不过到医院打瓶消毒水而已。魏子斌看到苏青“失望”的表情,沉思了半天:“敢情我现在只能断胳膊断腿才能达到你的预期了?”

当时李奇当着简单的面故意把李奇的伤势说得很严重,他还故意开着免提和苏青对话,让简单听到苏青有多紧张魏子斌。

谁叫简单当初不珍惜!李奇心里为苏青打抱不平。

不过李奇的这点小心思,苏青都毫不知情。苏青坐在床边给魏子斌削了个苹果,魏子斌指了指自己打吊水的手,另一只手还系着绷带挂在脖子上,示意苏青喂自己。

苏青无奈地把苹果递上去::“下不为例。”

“啊——”魏子斌张着口,门突然开了。

简单是来给魏子斌道歉的,昨天他只是下意识去推开魏子斌,没想到因为体力消耗的太厉害,魏子斌有些低血糖。简单过来一推,他就倒地了。

没想到一开门,看到苏青正往魏子斌的嘴里塞一个苹果,再看两人说说笑笑,气氛融洽的样子。简单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下,说话调调也有些阴阳怪气,丝毫不像平时的他:“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苏青回头,看到门口的简单,笑容僵在了脸上,动作也定格住了。

魏子斌自然地张口咬了一下苹果,囫囵吞下,问简单:“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说实话昨天简单的事情让魏子斌挺生气,没有任何征兆地针对自己,还打碎了苏青送给自己的礼物。即使简单是篮球队的队长,魏子斌现在也有底气,所以对简单的态度也不软不硬。

苏青见状,把苹果往魏子斌吊水的手上一塞:“你们聊吧,我先走了。”魏子斌疼的龇牙咧嘴。

走到门口,简单的身子把门的半天都堵住了,但是没有让的意思。

“麻烦让一让。”苏青看了一眼,确定自己不能没有和简单有身体接触走出病房,耐心地说道。

简单看着苏青,身体不为所动。

苏青为难地看着简单空出来的半边门,琢磨着。

有多久没有这么进地靠近苏青了?简单想得出神。恍然间有发丝不安分得抚上了简单的脸,痒痒的,酥酥的。

趁简单一个愣神,苏青从简单身边挤了出去,一路小跑,仿佛逃离瘟神一般。

简单气结。

苏青离开以后,简单支吾了半天,魏子斌才明白过来简单是为了之前的事情来向他道歉。好在魏子斌也不是小气的人,眼前的吊水正好快打完了,护士上前跟他抽针止血。

“咱们聊聊?”魏子斌建议。

出了医院,两人找了一个稍微安静的地方。魏子斌看了下四周,突然感慨:“总觉得两个男人来这里怪怪的。”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足球场,此时天色已经黑了,足球场上有不少情侣或者闺蜜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像他们这样两个男生的,少之又少。

两人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过了会,魏子斌主动提起苏青:“简单,你觉得你了解苏青吗?”

简单没有接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青是个很好的女孩。”魏子斌不记得第一次见到苏青的场景了,反而是生日的那天晚上,苏青给他讲诉自己家里情况的时候,没有哀怨也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平静如水。这点让魏子斌很难忘。

这种平静的力量比很多鸡血、口号式的生活态度让魏子斌感触更多,这种力量是无声的,但是又能到触动人心底的,源源不断地想要生活得更加积极。

“你知道苏青有个生病的姐姐吧?”

简单点了点头,上次和刘米一起陪妈妈吃饭的时候,刘米提过。远处有班级活动,同龄人在一起打打闹闹,好不热闹。不时有笑声传过来,对比几米开外的喧闹,他们俩之间对话宁静得有些不真实。

魏子斌弹了下裤子上的灰,“苏青的姐姐就在安雅医院,苏青跟我讲过有一次她让你陪她一起植树来着。”

简单不说话,回忆起那次的荒唐事情,比起当时他觉得苏青的不可理喻,时过境迁再回忆那些,嘴角竟然带笑。

“你觉得苏青在胡闹对不对?”魏子斌突然问了句,简单迟疑地点了下头。

“因为这是她姐姐的心愿。她把最珍贵的东西拿出来和你分享,可是你呢?你没有替苏青考虑过她的感受,你所做的事情不过是仗着苏青喜欢你。”魏子斌一口气说完这些,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不过随后他就释然了,“简单,所以我要和你竞争苏青。”

简单听到最后一句,总算明白了魏子斌单独找自己谈话的目的了,不过他也感谢魏子斌。如果不是因为这番话,简单都不知道自己在父母面前的懦弱带给了苏青多么大的伤害。

“我喜欢上了苏青,只是我一直不知道,我接受你的挑战。”简单目光坚定。

不远处,有人小声地问一旁的女生:“刘米,那个背影是简单吧?不过苏青是谁啊?”

刘米没有回答她,她死死地盯着简单的背影,简单和魏子斌说的话她全程不落地听到了,现在她眼里的妒火已经烧得快让她窒息了。

她觉得,她要做一些什么事情。

第38章“你有没有想过,简单喜欢你?”(一)

魏子斌生日的那天晚上,苏青在外面的公告栏上存的几个做兼职的电话,苏青一个一个地拨过去。三个电话中,有一个已经招到人了,一个位置偏僻得苏青身为帝都人都闻所未闻的地方,前两个苏青都放弃了。苏青叹了口气,打最后一个电话,宣传栏上说的是找英语家教。

接电话的是一个很亲切的年轻妈妈,苏青喊她“陈阿姨”。陈阿姨的孩子米乐上小学初中一年级,正是叛逆的时候,陈阿姨很头疼她的学习,就想给她找个家教老师能管住她。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自己选修了英语,苏青有些感谢那段时间疯狂学习外语的自己。姐姐最近病情好像有好转的趋势,一想到这些,她的动力更足了。

陈阿姨的家离苏青学校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样子,这天苏青大致看了一下初中的语法,又在QQ上找陈阿姨聊了会,了解了下小米乐的性格,电话响了。

“喂,你好,请问您是哪位?”

苏青没有看是谁的电话,下意识地这套标准的电话用语脱口而出。

“苏青,我是魏子斌。”魏子斌的语气有些好笑,这个苏青,肯定是最近忙糊涂了,“吃饭了没?”

“还没呢。”

“一起呗,我正好也没有吃晚饭。”苏青看了看时间,离和陈阿姨约定的时间还早,可以吃个晚餐再去。

吃饭的时候,两人聊着天,苏青无意间透露自己晚上要去家教的小孩家试讲的消息,魏子斌一听,沉吟道:“晚上你几点下课,要不我去接你吧?”

苏青一听连忙摇头,她觉得太麻烦别人了。

没想到魏子斌对这件事情却异常固执:“记得上次李奇的事情吗?幸好那帮人只是要弄点钱花,不然后果多可怕。李奇回来跟我们讲的时候,还有些后怕。你一个女生,这样真的不安全。”

苏青想了想,有些犹豫。

“就这么决定了,是九点下课吧?地址发给我吧,到时候我去接你。”魏子斌朝她一笑,“放心,一点都不麻烦的。”

苏青到达陈阿姨家的时候,正好是七点钟。

一进门,小米乐就警惕地看了眼苏青,刚刚上初中,个子不算很高,长得跟一个小豆芽一样,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滴溜溜地围着苏青转。苏青坐下后,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就开始给米乐补课。

苏青喜欢米乐的样子,觉得她古灵精怪的很有灵性。顺带着,苏青在教学之余给米乐拓展了很多知识,当得知苏青家有个懂画画的妈妈时,小米乐双眼放光,缠着苏青讲了很多画家的故事。

这些故事是小的时候家里还没有变故时妈妈讲给她和苏红听的,那时候苏红和苏青都表现出了画画的天赋。只不过苏青对各种画家的故事更感兴趣,耳濡目染也了解了一些画画的知识。后来家里出了事,苏青的绘画水平也永远地停在了当年,她没有想过这些她当时听着好玩的故事,可以在多年后引起一个小姑娘的崇拜。

“苏青姐姐,你懂得真多!”一堂课结束的时候,小米乐已经对苏青表现出极大的喜欢。陈阿姨看到米乐和苏青相处得不错,一口气替米乐定了半年的家教。

从阿姨家出来的时候,苏青看到了等在外面的魏子斌,他坐在自己的山地车上,单脚撑地,插着耳机听歌。看到苏青出来了,连忙朝她招手。

苏青看了一眼魏子斌的山地车,有些为难。

山地车没有后座,如果载苏青的话,只能坐前面,但是那样……

苏青想了想:“要不我们走回去吧,今天的风吹着还挺舒服的。”

苏青再迟钝,也知道坐前座太过暧昧了一些。只不过苏青觉得家里的事情、学习上的事情就够她操心了,她不想另外的事让她再分心。最重要的是,她自己也不确定她是不是已经放下简单了。

所以对于魏子斌的示好,她尽量不去多想,也不给魏子斌靠她太近的错觉。

好在魏子斌相当地绅士,丝毫没有犹豫,答应了苏青的要求。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突然话题转到了李奇身上。

“我觉得李奇那小子真有福,前两天和女朋友恩爱得,把全球队都刺激到了。”魏子斌想起之前李奇在训练间隙和那个个子瘦瘦的女生玩闹斗嘴的样子就好笑。

苏青一个急刹车,后面的魏子斌差点撞上她。

“怎么了?”魏子斌不解。

苏青艰难地问:“李奇的女朋友?谁?”

魏子斌回忆:“就是上次我生日的时候,李奇带过来的那个女生……好像叫什么雅,舒雅!对!”

其实魏子斌不说,苏青也隐隐地感觉出来了一些什么,只是出于沫沫的立场,苏青尽量不去关注这些。李奇还在后面絮絮叨叨,苏青脸上一脸担忧。

“他亲口承认了?”苏青还是不敢相信。

“那倒没有,”魏子斌回忆,“但是也没有否认。不过你没有看到舒雅看李奇的眼神,骗不了人。”

一路上,苏青的脑袋都在飞速运转:“要不要告诉林沫沫?她知道了会怎么样?”不得不说,女生在这方面确实有着天然的直觉。

苏青突然想起一件事!李奇和舒雅的第一次见面,那天舒雅救了沫沫以后,理论上沫沫应该对舒雅抱有好感。可是沫沫好像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提舒雅的名字,再一想当时她回宿舍的时候欲言又止的样子,苏青之前一直以为沫沫是惊魂未定。现在想想,可能那个时候沫沫就感觉出来了舒雅将会成为自己和李奇之间的障碍?

女生的第六感果然准得可怕。

苏青苦笑,感情这个东西,果然要势均力敌才能有火花,像沫沫这种能把暗恋玩出180个花样但是死都不肯表白的人,通常都只会悲剧地变炮灰。

回到宿舍,林沫沫还没有睡,看她的心情好像还不错,她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苏青不知道,今天简单突然给沫沫打电话,拐弯抹角地打听关于苏青的消息。沫沫本来因为之前的事情对简单没有太大的好感,可能是由于李奇的原因,她还是向简单透露了一些苏青的信息。

简单不是八卦的人,李奇和舒雅的事情他并没有跟沫沫讲。一方面,他在感情方面太后知后觉,另一方面,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苏青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思管李奇或者刘奇或者张奇和谁在一起。

周五的晚上,林沫沫告诉了简单苏青的行程。

苏青准时到达陈阿姨家,一开门,米乐就蹦蹦跳跳地过来迎接苏青。陈阿姨为她们关上房门,过了会,小米乐神神秘秘地问:“苏青姐姐,昨天来接你的大哥哥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苏青在心里感慨现在的小朋友真是早熟,苏青像米乐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一个满脑子都是动画片和零食的女生,哪里懂得什么“男朋友”“女朋友”的。

苏青摇摇头:“不是。”

“哦!我知道了!他一定是暗恋你!”小米乐只转了一下眼珠,就得出一个结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