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你所爱

第36章 我要和你公平竞争(一)

从演唱会回来之后,魏子斌和苏青的关系渐渐亲密一些了。分享了苏青秘密的魏子斌佩服苏青的敢爱敢恨,更佩服她的拿得起放得下。

魏子斌的宿舍和简单宿舍同在一层。有时候简单会看着魏子斌拿着电话从门口经过,眉眼之间都是笑意。最开始几次简单还没有怎么在意,偶然一次发现魏子斌和苏青一起在食堂吃饭,两个人有说有笑。

之后每次魏子斌从简单门口经过的时候,简单就竖起耳朵想要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苏青,魏子斌下楼了之后简单也会借故去窗户边看苏青有没有在楼下等他,像个疑神疑鬼的侦探一般。

简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的自尊让他放不下身段去找苏青,再加上上次在校门口苏青说的话让他触动了很久。

魏子斌的生日在三月份,苏青答应了要送一件礼物给他。

苏青从来没有给男生送过礼物,买的东西似乎不够有心意,还是自己亲自动手做会比较好。打定主意后的苏青,花了一天时间给魏子斌准备了礼物。

魏子斌的生日party办得很热闹,生日的前一天,他还在微信上问了苏青有什么礼物,被苏青一句“保密”盖过去了。

而林沫沫则在前一天心血来潮看了一部恐怖片,这会寝室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苏青要出门,林沫沫眼巴巴地拉着苏青的袖子。苏青无奈,只得问魏子斌:“一会我能带一个小伙伴一起去么?”

电话那头音乐的声音很大,魏子斌一只手堵着耳朵一边加大音量:“当然可以了,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随时欢迎!”

说是生日party其实只是在一个大一点的KTV包间里面大家吃点东西玩玩游戏什么的,魏子斌平时人缘不错,所以很多人乐意过来捧场。苏青和林沫沫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聚了一圈人。

有人抬头看到了苏青,直接冲魏子斌挤挤眼:“这谁呀?介绍下呗!”

魏子斌被揶揄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同学,同学而已。”苏青带着林沫沫找了一个清净一点的地方坐下来,四处打量KTV的环境。没想到一转头,看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原来魏子斌把篮球队的队友们也一起喊过来了,苏青坐下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旁边是谁,等到她看清楚了,才觉得有些不自在。

简单仿佛也没有料到苏青会过来,一时间也有些尴尬。他不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朝苏青打招呼:“苏青,挺巧的啊!你也过来玩啊?”

苏青一边在心里说了句“这不是废话吗”,一边客气地朝他点了点头:“是挺巧的呢。”然后苏青示意林沫沫和她换个位子。沫沫再傻也懂苏青的意思,不过她并不愿意当这个替罪羊横在苏青和简单中间,用眼神劝苏青死心。

苏青没有办法,只能转移目光,装作饶有兴趣的看其他人唱歌。

听了没两首歌,包间的门又被打开了。

“李奇,快来快来,我已经连续唱了五首歌,声音都哑了,快接一下话筒。”有人朝门口招呼。

听见这句话,苏青和林沫沫都自然地往门口望去。李奇朝魏子斌打了个招呼,笑嘻嘻地说:“我带了个拖油瓶过来,你没意见吧?”

说着背后伸出个脑袋,笑眯眯地朝大家打招呼:“你们好!”接着一锤敲上李奇的背:“你说谁是拖油瓶呢?”

李奇连忙求饶。

魏子斌笑着欢迎,又揶揄道:“还没跟我们介绍得认识认识呢?李奇,这谁呀?”

“我来郑重介绍,“明天乐队”主唱:舒雅同学!大家欢迎!”李奇抢过一只麦克风,拉住舒雅胳膊往里面走,舒雅有些不好意思地跟在后面。李奇朝包厢里的人宣布,接着看到了苏青她们也在,朝她们挥了挥手。

舒雅娇嗔地白了一眼李奇。

苏青回头看了一眼沫沫,发现沫沫神情淡淡地,并没有她想象中很大的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生日party好像流程都差不多,只是在这里大家更随意一点。

整个场面一度失控,一群人一起唱歌玩闹,唱完了生日快乐歌。李奇第一个抢了块奶油蛋糕,趁舒雅不注意,朝舒雅的鼻子上点了一点,恶作剧地大笑:“这下更像猪了。”他的举动惹得舒雅又要打他。

男生生日时的蛋糕本来就不是用来吃的,全部被他们当做炮弹砸过来砸过去。大家你来我往地玩得正疯,有男生看到林沫沫正乖巧地坐在一边,想上去偷袭她,没想到被李奇发现了苗头,偷袭不成,反倒被抹了一脸奶油。

“哟李奇~英雄救美啊!”男生擦去脸上的奶油,“你们什么关系啊?这么护着她!”

李奇蹭到林沫沫身边,伸手揽住了沫沫肩膀:“这是我妹妹,亲妹,你们可都不准欺负她!有什么事冲我……哎你背后偷袭不是君子啊?”

李奇话还没说完,被另外的人“偷袭”了。

偷袭他的人正是舒雅:“反正我本来就不是君子”

李奇放开沫沫,拿着蛋糕上去迎战,他一只手抓着舒雅的两个手腕,得意地说:“服不服?”然后另一只手上蹭着奶油,装作要往她脸上涂的样子。林沫沫则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和李奇打闹的舒雅。

有人想去闹苏青,则被简单一副“你要是敢开玩笑我就跟你没完”的表情吓走了。

大家玩够了以后,纷纷决定先去卫生间简单收拾一下自己,李奇最惨,作为寿星的魏子斌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是女生的缘故,舒雅身上也没有多少奶油,只有脸上接触皮肤的几个地方被李奇“攻击”了。

趁着一部分人去洗手间收拾自己的空闲,苏青拿出自己的礼物,悄悄塞给李奇,朝他眨眨眼睛:“生日快乐!”

李奇拿着盒子上下打量,摇了摇里面还轻微在晃动。虽然不算意外,但还是有些好奇:“我现在能拆吗?”

苏青还没有否认,旁边有队友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魏子斌打开盒子,是一个手工做的陶瓷马克杯。是和魏子斌球衣一样的蓝色,杯身上写了个“7”——那是魏子斌在球队的号码。虽然精致度不如外面商店里卖的,而且由于没有上釉彩的缘故,杯子摸上去有一层磨砂的厚重感。

“这个……你做的?”魏子斌惊喜地问。从小到大,他还没有收到女生亲手为他做的礼物呢。

苏青有些不好意思:“是啊!本来准备为你画一个头像的,不过我的画技实在不敢恭维,所以只写了你的球衣编号,你不要嫌弃就行了。”

“当然不嫌弃!”魏子斌脱口而出。

旁边有人起哄。

“杯子,一辈子……苏青你送杯子魏子斌,是不是有什么用意啊?”

正好这时候KTV不知道谁之前点播了一首《明天你要嫁给我》,此时正在空放。画面上陶喆和蔡依林轻松阳光的MV和此时的气氛相得益彰。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

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

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

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

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饥寒

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

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

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

听我说

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创造幸福的生活

昨天你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嫁给我好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起哄不太好意思,魏子斌知道苏青心里的想法,所以并不回应他们的起哄。

“之后没有什么节目了吧?没有什么节目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这句话冷冰冰的话把苏青和魏子斌从玩笑里解救出来。说这话的人正是简单,这一个晚上他都冷眼看魏子斌和苏青的玩闹,苏青则一反常态,整个晚上和他都没有交流,不是和林沫沫低声说话,就是和李奇打闹。他看得出来,这种零交流不是苏青装的,而是她压根就不想和自己说话。

这让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简单走后,KTV里有几秒钟的沉寂,不过意识到时间不早了,大家也纷纷起身告别。

苏青让李奇送一下林沫沫,因为她临时想起自己还要出去一趟。

李奇点头,舒雅和林沫沫都是一栋楼。女生太晚回去不太安全,最近老有一些新闻传出来,李奇也没多想,爽快地答应了。

林沫沫本来不愿意的,但是昨天看得恐怖片又浮现在他脑海,想想只能朝苏青点头:“那……要不魏子斌你陪陪苏青?”

苏青其实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她是看林沫沫一个晚上都有些魂不守舍,所以才故意制造机会让李奇多陪一下沫沫。

魏子斌陪苏青出了KTV,却看到苏青并不像要买什么东西的样子,反而悠闲地四处逛逛。不过他也不想问,这样吹吹风,享受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光也好。

苏青看到了路边有公告栏张贴兼职的小广告,眼睛一亮,然后掏出手机记录电话号码,见苏青存好了号码,魏子斌才开口:“你想做兼职吗?”

“是呀!填补家用。”苏青调皮一笑。

魏子斌以为苏青要说那些“锻炼自己”“打发时间”等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想到苏青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四个字。

苏青见魏子斌一脸不信的神情,反应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家的情况。

“我有一个姐姐,生病了。好多年都只能躺在医院里,没有意识,只能靠一台仪器维持生命。现在只有我的妈妈在照顾她,我需要钱,所以我要打工。”

苏青并不想对李奇哭诉自己家庭有多糟糕,每个人家里都有不为人知的悲惨一面。再说,她并不觉得去控诉命运的不公平有什么用。如果说真的不公平,也是老天爷对姐姐苏红不公平。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

苏青又朝公告栏上看了看,确认有没有遗漏的电话号码。

“我的姐姐当初是因为救我,所以才变成现在的样子。姐姐生病了以后,我爸妈离婚了。一直是妈妈负担着我们。哦对了,以前姐姐很喜欢树,喜欢各种各样的绿色植物,所以那次我还让简单陪我去植树,就在姐姐病房对着的窗户外。不过当时是11月份,我们植树还被城管抓住了……”苏青不自觉回忆起那次和简单一起植树的情形,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李奇越发觉得眼前的女生想法独特了,看她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不一样。

苏青停了下来:“你别同情我,真的,我现在过得特别好。”

魏子斌把苏青送回寝室,两人互道晚安。苏青进寝室的时候发现沫沫还没有回,想来李奇应该带她去哪里闲逛了。

没想到十点半的时候,沫沫打开寝室门,脸上却惊魂未定。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苏青通过林沫沫的口转述出来的。

苏青和魏子斌走了以后,李奇送沫沫和舒雅回宿舍。舒雅和沫沫本来不是特别熟,所以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怎么交流,全部靠李奇一个人插科打诨才让气氛没有那么尴尬。不过幸好舒雅和李奇似乎关系不错,平时看起来有些高冷的舒雅在李奇面前快变成一个拌嘴小能手了,沫沫听着他们俩聊天,几分钟的路倒也走的不无聊。

经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率先走在前面的林沫沫发现了不对劲。

从巷子的前面,有个人影出现了。

舒雅和李奇也意识到了,不过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周围不知道何时聚集了三两个人影。

一个头头模样的人慢慢踱步过来,周围的两个混混也围了过来。

李奇挡在沫沫和舒雅的前面,警惕地问:“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有个小喽啰模样的人笑了,“陈哥,他问我们想干什么呢?”

那个被称为陈哥的人也跟着笑:“你说我们想干嘛呢?小朋友,我们不过是想借几个钱花花,你们听话,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你的。”

如果是平时,李奇肯定会痛痛快快和他们打一架。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这里有两个女生。李奇把手里的钱全部拿出来,努力克制自己的厌恶:“诺,拿去!”

有个小喽啰看到了乖巧的林沫沫,心中玩心四起。他朝陈哥吹了一下口哨:“陈哥,这里有个不错的妞哦。”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