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你所爱

第14章 最黯淡的星光(二)

上届篮球队长退任,这个重担自然而然交到了简单的身上。退任那天,学长百感交集:“文院篮球队一直想取得一次冠军,简单,这个重任就交到你身上了。你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苏青还是经常来篮球馆,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有球员故意咳嗽示意简单。简单每次都只能板着脸,或者当做没有听懂的样子,手上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不去理会他们的揶揄。

而刘米,在苏青没有出现的一个月,迅速和慢热的简单熟悉起来。刘米和苏青是属于两个世界的女孩子,苏青是火,刘米则是水。

火给人的感觉,虽然温暖,但是太热难免灼伤。而水,纯良无害。

因为苏青的缘故,简单被队友嘲笑,这让他觉得丢脸至极。她穿着最普通的衣服,却总是做着“出格”的举动,这让从小家境严格的简单觉得难以接受。

例如五分钟以前,训练结束,苏青自然地等简单训年结束一起吃饭,简单撒了一个谎:“我的另一双护膝不知道被我扔在哪里了,明天训练还要用,我去找找……”

顿了顿,“不然你不用等我了,先回吧!”

没想到,苏青扔了句“我帮你找”就直接冲进一旁的男生更衣室,没几分钟,苏青出来朝简单挥手:“就在第一个抽屉里!”

又或者,简单借口书本放在教室了,训练完以后要去教室拿书,以此来避开和苏青的行程。苏青总是一脸骄傲地从她有些发灰的书包里拿出简单的课本:“你走的时候我看到你的东西落下了,想着跟你拿着,免得你再返回去找。我厉害吧?”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几回。无论简单找什么理由,或者找不到什么东西,苏青都能第一个站出来,迅速地找到简单需要的,然后第一个把东西递给他。

这种默契,简单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好像苏青就住在他的脑袋里面,他在想什么,需要什么,苏青总能知道。但是单单,苏青接收不到简单心里的苦闷和烦躁。

因为简单已经开始对苏青有抵触了。

这些示好,简单通通收不到。只觉得烦恼。

更烦恼的事情是,有一次简单下课了直接去篮球馆,国文书里夹着的启明门票被他的一个室友随手翻看书的时候看到了。

“简单,你不会喜欢启明吧?”队友甲一脸不可置信。

还没等简单回答,队友乙便替他否认了:“怎么可能?只有小女生才会喜欢启明,男生嘛,一般都喜欢科比和詹姆斯吧?娘炮中喜欢启明的也不少。”

简单的后半句话完全卡在喉咙里,不知道要接什么话。

“哎简单,说你怎么会有启明的门票啊?这个月你要过去看吗?”队友甲继续追问。

简单不是苏青,或许苏青现在在这里,可以坦然地告诉他们:“我喜欢启明,喜欢他们跳舞的样子,觉得他们是像太阳一样熠熠生辉的偶像。”

可是简单不是,他太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了。他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也不敢告诉别人自己喜欢启明喜欢了好久好久。放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简单装作厌恶的样子,从钱包里拿出门票,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篓。

门票轻飘飘地,落在了垃圾篓里。

“才不是,有人送我这张票我不好意思拒绝而已,谁会喜欢启明?”简单口是心非,内心纠结得一塌糊涂,可是表面上还装作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就是就是!”队友乙继续附和,“对了,今天训练结束后一起去唱歌吧?”

简单摇了摇头,“你们去吧,我有约了。”

为了拒绝苏青,刘米提出要和简单一起吃饭的时候,简单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装作没看到苏青脸上的失望,也故意忽略自己心里的内疚。

不过,去之前,简单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确定队友都离开了以后,简单又折回刚刚那个垃圾桶。他把垃圾都倒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找着刚刚被自己扔掉的门票。

看到失而复得的门票,简单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简单完全不知道,这一切被一双眼睛尽收眼底。

原来和简单约好吃饭的时间和地点后,刘米早早地来体育馆等简单。刚刚队友们一边打球一边打趣简单的话,刘米都全数听到了。不过和简单的队友不一样,刘米看简单支支吾吾的样子,就知道简单没有在他们面前说实话。看到简单又回去翻找垃圾桶的时候,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简单一脸紧张的样子,刘米心中充满了好奇。整理了下衣服,她装作刚刚才到体育馆的样子,朝简单打了招呼。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就到了约好的餐馆里。

刘米和简单入座后,刘米随手点了几个菜。相比之下,简单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你在担心篮球队训练的事情吗?”菜还没有上,细心的刘米问道。

“啊?……唔,差不多吧!”简单心里其实另有心事,不过他并不打算跟刘米讲。在他看来,刘米和其他队友一样,肯定理解不了他有一个和自己年纪不相符的偶像的事实。

虽然没有人规定,但是追星这种事情,大家第一反应都会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是那些脑袋发热的疯狂的中学生才会做的事情。

接机,疯狂搜罗偶像的信息,关注偶像的最新动态,甚至……花很多钱买一张匪夷所思的门票,就为了一起狂欢的两个小时。

简单虽然不至于那么疯狂,但是曾在自己失意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看他们跳舞唱歌的视频,看他们努力训练认真生活的样子。这些都给了简单极大的动力。

可是这些,简单的队友们不能理解,眼前的刘米不能理解,唯一能够理解他并且感同身受的,是一直缠着自己让自己产生逃避欲望的苏青!

想到这里,简单眼前又浮现出那个晚上苏青把票交到自己手上,眼神里亮晶晶的样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