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阎王爷夫君

第1章 诡异的婴儿油

黑白的世界里,一个个动作僵硬的小鬼,抬着一具黑色的棺材由远而近,朝我走来,看着那诡异的姿态,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我认识他们,他们是人在阳间扎的小纸人,烧给死人用的。粉白的面,红红的嘴巴,男的穿着窄袖褂子,下面袍子,女的也是枚红色的窄袖褂子,下面是罗裙,黑色的眼睛里看我透着诡异的光芒......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无论我怎么喊,该来的还是来了。

大红色的喜袍,黑色的盖头毫无征兆的就穿在我身上,而我整个人像是被人施了定身咒,躺在黑漆漆的棺木中,周围火光冲天,旁边好像还有好所人在欢歌笑语的,身边站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只能看到他那飞扬的发尾......

一个温润的声音在急切的喊一个女人的名字,盛夏,盛夏....

我绝望的看着这一切,那根还滴着血的棺钉,慢慢的穿过棺材盖,朝我的眉心钉下来,一下,两下........

突然感到脚底一阵恶寒,我猛的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办公室,大口大口的喘气。

“哈哈,妃妃,快来看安琪新买的精油,擦在脸上好嫩好滑的。”钟敏看着我睡醒了,笑嘻嘻的将一个红盒子的精油放到对面同事的工位上。

迷迷糊糊的看了她一眼,揉揉发痛的眉心,脸色有点不好看。

“怎么了?该不会是又做那个梦了吧?”钟敏笑的贼兮兮的。

白了她一眼,“这个梦我都做了十几年了,今天在做一个次有什么奇怪的吗?”

“嘿嘿!不奇怪,不奇怪!”她一面说着一面起身和对面的同事探讨着那盒精油的事情。

我思绪还没有从刚才那个梦境中回过神来,这个梦从我记事开始,只要一睡觉都做这个梦,就连我老爹老娘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家祖上十八代都是阴阳师,代代相传,一直到我这一代。

我家还有一个传说不过也是事实,那就是阴阳家的不得好死!

“吁”舒口气,摇摇头,拿起手边上的眼镜戴上了,可是那神情怪异的纸人,仍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

钟敏笑嘻嘻的拿那盒精油转过身来,“妃妃,你看这个精油是不是很好”

看着那盒子精油顿时就清醒了,怎么冒着点点绿光呢?

“怎么样?是不是很香很好啊?”钟敏问道。

“这精油哪里来的?”

钟敏指了指正在向别人炫耀她皮肤有多好的李安琪,“是她的,刚才拿过来推荐给我们用的。你觉得好不好?”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这个东西,你先别用。”我拿着那盒精油看了又看。

从盒子上传来的凉,冷到骨髓里了,急忙将盒子丢到桌上。

正好被安琪看到了,她不悦的走过来说道:“买不起就摔,摔坏了你赔的起吗?”

“不好意思,手滑!”我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在琢磨盒子上的绿光是怎么回事。

安琪嫌弃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对着旁边的钟敏说道:“钟敏,这婴儿油你还买不买啊?不买可就断货了。”

钟敏看了看还在沉思的我没有说话,只是将安琪悄悄的拉到旁边,不知道两人在嘀咕什么。

那盒子离我越来越远,腿上的寒冷也就慢慢的退去了。

怨念这么强,究竟是什么东西附在了那盒子精油上面呢?

我探不出来,因为我还只是一个半吊子阴阳先生。

这天深夜,我睡在床上,那个梦又在循环往复的做着,白色的纸人,黑色棺材,红色的喜袍,沾着血的钉子,还有恍恍惚惚的长明灯和那血红色的漫天丝绸。

第二天,腰酸背痛提醒了我,昨晚被鬼压了床!

以至于我在离上班的最后一分钟的时候,才到气喘吁吁的赶到了自己工位上。

见我我来,旁边的钟敏脸色好像有点不好转过头来,“妃妃,你可算来了!”

“怎么了?”放下手里的包包,看着她,“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钟敏将头往前伸了伸,很神秘的和我说道:“昨晚安琪家闹鬼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一脸的茫然,“闹鬼了和你有屁关系?”

“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啊?”钟敏很是惊讶。

“我为什么要知道呢?又不是我家闹鬼,在说了,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我一面这么说,一面琢磨着,这是不是和昨天的那个盒子有关系。

“你家不是阴阳师吗?”钟敏一脸贼笑的看着我。

惹得我要打她,“钟敏,你在把我家是阴阳师的事情到处宣扬,小心我打你啊!”

“嘿嘿”钟敏笑了笑,“你不想知道她家为什么闹鬼吗?”

“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知道。”

“喂,你可是阴阳师,灵魂的摆渡人咧。”钟敏声贝顿时高了好几度。幸好是大清早的,大家都在忙自己手里的事情。

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阴阳师也是人好不?阴阳师也怕鬼的,不要不把阴阳师当人看。”

“说真的,你要不要去看看?”钟敏一直怂恿我去看。

可是那个诡异的梦境让我对鬼神敬而远之,不敢去触碰。

我斜眼瞅着钟敏,“你怎么知道安琪家里闹鬼了?”

“她昨晚给我打电话了。”钟敏笑嘻嘻的。

看着她那小样子,我就知道她肯定和李安琪说了什么。

“哼哼,说,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哎呦,我伟大的阴阳先生,我可不敢打鬼的主意,我只是帮你宣传了一下而已。”钟敏笑的特别猥琐。

“什么?”我都要气晕过去了,帮我做了宣传?钟敏这个大喇叭。

看着我一脸的生无可恋,钟敏又凑过来很神秘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你去她家看看,到时候你随便摆弄几下,不就可以了吗?”

“你是不是拿了别人的好处了?”

钟敏尴尬的笑了笑,“安琪说送我一盒婴儿油,让我帮她找一个阴阳先生。所以.......”

“一盒婴儿油就把你收买了,你知道请一个阴阳先生多贵吗?”我赏了她一个没有见识的眼神。

“哎呦,妃妃,你就帮帮我吧。”钟敏小脸耷拉的老长了。

想了一下,我还是答应了,如果猜的没有错的话,昨天那盒婴儿油上面附着的东西,应该就是安琪家闹鬼的原因。

其实我也好奇,鬼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是不是像我梦境那般可怕。

“好吧,只此一例。”

“妃妃,你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钟敏高兴的拉着她准备出门。

我急忙拉着她,“你干嘛,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能因为一盒婴儿油,让我失业了。”

钟敏小声说道:“没关系的,看我的。”她掏出手机,给李安琪发了一条信息。

几分钟的时间不到,我电话就响了,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我头都大了。

“喂,陈总您有什么事情吗?”我朝她翻的白眼,意思就是去不成喽。

“喂,小秋啊,安琪好像不舒服,你和小钟两个人买带你水果去看看,费用我来报销。”

我石化了,这个电话怎么这么及时呢?

“哎,好的,陈总!”挂完电话,就看见钟敏在那挤眉弄眼的。

见我还在发呆,“哎呦,我的大小姐,赶紧走吧!”我被钟敏连拖带拽的给拉出了公司,路上碰到上班的同事,两人跑的连招呼都没来的及打。

钟敏开着她的小QQ在路上横行霸道的。

“你慢的点,急什么?”

钟敏一笑道:“我早就想去看看鬼长什么样子的。”

“好奇害死猫!对了,陈总电话怎么那么巧?”侧过头看着钟敏问道,想起陈总那黏糊糊的声音,就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钟敏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难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挑眉问道。

“李安琪被陈总给那个,你没发现,这几个月她的衣服包包什么的,都换成新的了吗?还有那个八万块钱一盒的婴儿油她都买的起,啧啧,这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钟敏说道那个婴儿油的时候,眼睛都放着光。

“好了,不要羡慕人家了,人啊,要踏踏实实的做事,不然就算老天爷能饶的了你,阎王爷也不会放过你的。”

“又来这一套!”

和钟敏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李安琪的住的公寓别墅里,门前绿树成荫,环境非常优美。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