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

第19章 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女儿

“晚……晚秋……”樊立文见到女儿下意识的就想躲,晚秋忙把她抓住,一眼就看到了她有些淤青的脸,问道:“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谁打你了?”

樊立文用手捂住了半边脸,躲闪着眼神不让她看,也不回答她的话。

晚秋急了,叫道:“你说啊,谁打的你?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把我的房子卖了,卖的那几百万的钱呢?”

樊立文被她耸得也来了气,甩开她的手看着她不耐烦的吼道:“我不知道,没有人打我,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

她说完就要走,被晚秋用力的扯了回来,很是失望的道:“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女儿看啊,你是不是希望我死在牢里!楚志杰的人呢,你怎么没跟他在一起,他是不是骗了你,拿着那几百万的钱跑了?”

樊立文只知道猛劲的摇头,就在晚秋不停的逼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一个惊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晚秋?晚秋你出狱了?真是你啊晚秋,太好了,你终于出来了!”

晚秋不用看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她回头,看到胡子拉渣衣着不整浑身上下似乎很脏的楚志杰,手里还拿着个瓶啤酒,隔着一两米远都能闻到刺鼻的酒味。

“你是来找我们的吧?”楚志杰高兴万分的几步上前,“你来接我们回去的吧?太好了,我们一直在等你,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一年多过得多么辛苦,那些个催债的……”

“我不想听你说你的那些个破事。”晚秋打断他的话,冷声质问道:“我的那套房子是不是你唆使我妈卖了?”

“房子?”楚志杰错愕,随即咧开嘴笑道:“绝对不是我干的,我当初还劝说你妈妈把房子留下等着你回来的呢。不信你问问你妈?”

他说着看向樊立文,见对方没动,于是一把抓了过来,樊立文被逼无奈,小声的道:“房子……房子是我主张卖的……”

晚秋简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一直知道妈妈对楚志杰几乎是言听计从,但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维护他,这个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丁点可看之处的男人到底哪一点吸引了她让她死心塌地即使被打了也还要跟着他倒贴他?

怕她不信,楚志杰继续道:“晚秋,你也别怪你妈。你也知道我们根本就供不起那套房子,你进去之后逾期还贷也是要被银行回收的,所以我们干脆就把房子卖了,这样还能还银行的贷款。”

晚秋冷笑了一声,“那卖了房子的钱呢?”

楚志杰愣住,晚秋继续道:“就算你们三年前卖的,那个时候的市价是三万多,我那套房子值四百来万,我当初贷款了两百万不到,除去杂七杂八的费用,你到手起码有两百万。现在把这些钱都还给我。”

“这……这……”楚志杰支支吾吾,忙暗地里扯了把樊立文。

这个动作被晚秋看在眼里,她猛的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得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撞到了墙上,在樊立文想要阻止她的时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把她扒到一边,厌恶的冷脸看向楚志杰道:“那两百万被你用来还赌债跟赌博了是不是?”

楚志杰有点怕此时的晚秋,他靠着墙,仗着有樊立文在场她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强词夺理道:“没有没有,我早就戒赌了。”

“你现在酗酒!”晚秋气急,重重的呼了口气道:“我问你,我妈脸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楚志杰下意识的看向樊立文,几乎本能就想躲到那边去。晚秋瞬间意会过来,抓起墙边的扫把就抽了过去,像是要把自己出狱以后积攒的所有不满、怒气、委屈全部都发泄到这个人的身上。

“别打了,别打了,阿秋,我求求你别打了!”樊立文心疼丈夫的哀嚎,哭着叫着的想要抓住晚秋的手,担她的力气敌不上晚秋,在无法阻止她的时候什么也没想,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揪住她的衣服恳求道:“卖了房子是我的主意我的错,你要怪怪我好了,但他毕竟是你爸爸,你这么打他怎么行……”

晚秋高高举起的手微微颤抖,她忍了忍终究是没再打下去,气愤的将扫把砸了出去,仰头间才发现自己早已泪盈满眶,泪水早打湿了她的脸。

她带着对未来的满心期待跟她的那份骄傲昂着头在坐牢,即使出来后房子、未婚夫、闺蜜、工作、钱,什么都没有了,她也没像现在这么委屈难受过,她这辈子除了爸爸死的时候她撕心裂肺的哭过以外,就再没有流过泪了,今天居然会因为这么点小事流泪。

她自嘲的笑了一声,用手抹干眼泪看向为了个窝囊废而向自己下跪的妈妈,在看到她带着伤衰老了很多的脸时,视线禁不住的再次模糊。她不想为了这么个人跟自己的妈妈闹翻啊,她答应过爸爸要好好孝顺照顾妈妈的。

晚秋把她扶了起来,哑着声音说:“他是你的老公,我在名义上从未承认过他是我爸爸,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我爸早死了!妈,你说他给我,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还卖了我的房子,我替他还赌债,花钱给他解决那些破事,他还打了你,你竟然还会为了他向我求情,你的眼里心里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我这个女儿?”

樊立文嘴唇蠕动,想说点什么最终也没说出口。

晚秋继续道:“你知道我这三年在牢里是怎么过来的吗?你们这三年哪怕有去牢里看过我一眼,我现在也不会这么气,可你们从来都没有来过!妈,我是你的女儿啊,相比于这个男人我难道不应该是你最亲的人吗,你们这么做对得起我吗,你们知道我出狱后发现什么都没有了,过得有多么辛苦吗?”

樊立文呜咽哭出声,她性格懦弱受不得寂寞,楚志杰是她目前来的唯一依靠,她是对不起女儿,但她也不能没有这个丈夫,纵使他现在有多么的不堪,但他曾经给过她好的生活跟无数的美好回忆,那都是她的珍藏。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