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婚难撩:五少,别来无恙

第3章 房子没了

即便是这样,他也是混得风生水起,他自己开了家公司叫亚峰,跟梁氏企业的昊盛属于同一行业,到最后已经是规模很大,在本市的影响力几乎是仅次于梁氏。它跟昊盛处处作对抢生意,对昊盛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外界都传他是在报复梁老爷子。

晚秋毕业之后就跟着梁启生进了昊盛当会计,四年时间一步一步做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三年前梁老爷子病重,梁氏内部争权,把安于现状的大姐除去,就只有梁越跟他的侄子梁启生明争暗斗。

晚秋自然是站在梁启生这边,在生意上,她还是很多次打压下亚峰的,也跟梁越有很多次的交锋,但即便如此也还是敌不上老谋深算的梁越。梁启生被诬陷,财务上出了重大纰漏,惊动了老爷子跟安检部门,昊盛名誉受损,为了保全梁启生的地位,晚秋主动担了责,被判了三年刑。

在牢里的时候晚秋也反思过,最终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手段、想法还是为人处世上,也才比他们大五六岁的梁越更有能力。他更有梁老爷子当年的风范,果断、狠绝、独特的眼力,如果昊盛归他的话,将又会是另外一番天地。

能力归能力但他人品不行,晚秋是一直厌恶他,梁启生是一方面原因,工作上的对手是另外一方面,因此不管什么时候见面,她从来都是对他冷眼相待从不客气。

“不是说不要我送的么,怎么又改主意了?”梁越跟着上车,司机启动了车子。

“你那么不要脸的求着我,我怎么能不给你梁五少面子。”晚秋损人也不看他,径自拧了拧湿透的头发。

只是一会儿,原本干净的车上就满是带着泥沙的水渍,就连她坐的地方都是水,还有一小股的水沿着人坐下去的凹槽流到了梁越那边打湿了他的裤子。

梁越也不在意,倾身拿了条毛巾扔给她。晚秋拿起来胡乱的擦了擦脸跟手,她很久没理发了,现在也没什么发型,反正丑样都被他看到了,也在乎这一两点,索性扎起来挽了个结。

报了自己要去的地址,坐了一会儿之后晚秋打了个喷嚏,刚才还不觉得冷,这一静下来湿衣服贴着皮肤就有些冷了。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了后面一眼,得到指示般的把暖气打开了。晚秋被这热风一吹,鼻子受了刺激就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梁越不声不响的把外套脱了递给她,晚秋看了眼犹豫了下也没推辞,接过来直接穿上,捂严实了才觉得暖和了一点。

“看什么?”晚秋被他看得不自在,没好气的问他。她是从未想过,她会有接受他施舍帮助的一天,她也会有被梁启生抛弃的一天。

梁越收回目光,翘起了二郎腿说:“你进去后不久,老爷子的病又有了好转,冉倩协助启生谈了笔大生意,老爷子一个高兴就给他升了职。他这三年做得很不错,可谓是步步高升,老爷子挂着老总的头衔但也不管事,昊盛现在算是他的了。”

晚秋端坐了身子看着外面,仿佛是没听到他的话。梁启生进昊盛的时候是从底层做起,她坐牢的时候也才是个经理,如今是老总了,要不是她的顶罪哪儿来的他的今天。她牺牲的三年居然白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她不说话,梁越也不再说了,闭了眼睛小憩。

二十分钟后,司机踩了刹车,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晚秋拿起地上的雨伞就下了车。

梁越看着人渐渐走远消失,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他没开口司机也不敢动,犹豫了下问道:“五少,不回去了?”

“等着。她一会儿还会回来。”梁越露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容。

司机不明白,一直看着窗外,似乎是真的在看人是不是会回来。

晚秋站在门前理了理衣服才摁了门铃,没人来开门她便直接输密码,竟然是错的。她不信他们会换密码,以为自己记错了,又试了下其他密码,一直到连续输了好几次电子锁自动被锁了,响起了警报声她才停下来。气愤中正要拍门,门开了,露出个中年女人胖胖的脸,担心是坏人她还把安全锁上上了。

“你谁啊?”女人警惕的上下扫视她。

晚秋怔了下,反问:“你是谁?”

女人二话不说就要关门,晚秋忙把脚伸在缝隙处抵挡住,“我找樊立文,我是她女儿,时晚秋。”

“没这个人!”女人说着就去踢她的脚,“你赶紧让开,不然我报警了。”

“怎么会没这个人,这是我的房子,我妈就住在这里!”晚秋推着门不让,大喊道:“妈,我是晚秋,我回来了,妈!”

女人推了几下没把人赶走,转身就进去了,不一会儿就来了几个拿着东西的保安。

晚秋试图向他们说明自己是业主,但是无人相信,好在晚秋认出其中一个,她立刻就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小保安呆了下,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让大家都散了,说是误会,笑道:“晚秋姐啊,好久没见到你了,差点没认出来,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来找我妈。”晚秋松了口气,“这是怎么回事,我家怎么会有个外人,你知道我妈去哪里了吗?”

“你才是外人,谁说这是你家了,这明明是我家,我前年就买了的!”女人见无危险就打开了门,听她这么说立刻反驳,“我在这儿都住了一年多了。”

“你家?”晚秋错愕,以为自己找错了房门号,特意抬头看了看,确认绝对没记错。

“晚秋姐,你难道不知道你妈已经把这房子卖了吗?”小保安疑惑,“他们早搬走了。”

“什么?”晚秋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年多前,他们说是卖了重新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