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这件小事

第三十一章 爱了,伤了(2)

轻轻地推开门,杨子轩正要走进去,却迎面飞过来几个苹果,有一个正好砸在他的额头上,随之而来的是黎昕沙哑而疲惫的声音,歇斯底里:“你们走!我不想见任何人,你们走,快给我出去!”可是看到来人的时候,却突然地安静下来,愣愣地看着杨子轩,连哭都忘记了。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她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不顾地上被摔碎的玻璃碎片,赤着脚跑到墙根,蹲坐下去,双手抱着腿,头藏在双臂之间,像一只遇到危险的刺猬,颤抖着蜷缩身体,背上的刺发出冷冷的光,随时都准备刺伤走近它的人。

杨子轩心里狠狠地抽痛,他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糟蹋黎昕的混蛋给杀了。可是,伤害她的又仅仅只是那个人吗?自己同样是他妈的混蛋,是自己亲手摧毁了这个骄傲坚强的女生,是自己把她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自己真他妈的该死。

墙角颤抖着的女生在昨天晚上还那么神气活现地跟自己宣布说,她喜欢了自己十多年,比夏陌颜喜欢林梓宸还要久,可现在,她却像一个摔碎的瓷娃娃,悲伤地散落了一地,还能拼凑起来吗?不能了吧,就算拼凑起来了,也还有裂痕。

他低头看了看地面,到处是水果和摔破的玻璃碎片,如果这样能改变现在的这一切,那么黎昕,我也可以让你摔几巴掌,只要你好好的。轻轻地走过去,在黎昕面前蹲下来,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说对不起吗?还是说我会杀了那个混蛋?又或者是,我会陪在你身边?或许最后一句话可以吧,他犹豫着,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会陪着你的。”是的,我会陪着你,就算你是一个有了裂痕的瓷娃娃,我也会陪着你,守着你,不再让你受到伤害,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

黎昕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杨子轩说的话。她把头埋得很深,眼睛却睁得很大,光线被手臂遮掩,现在的她,正迷失在一个漆黑的夜里,没有路人,没有灯塔,她想叫,却叫不出来,想跑,却找不到方向,无力反抗,她只能一点一点沉沦,任由黑暗把她吞噬。

杨子轩静静地看着黎昕,心痛苦地扭曲,他究竟能做什么?只要黎昕能好起来,要他做什么,他都愿意,即便是要放弃陌颜。“黎昕,你抬头看看我,我是子轩啊,我在你身边。”

黎昕仍然没有反应。杨子轩颓然地坐在地上,却看到黎昕的脚被玻璃刺伤了,红色的液体流出,然后慢慢凝固,结成一个个暗红的疤痕,刺痛着杨子轩的眼睛,他伸出手,想摸一摸那些伤疤,可是,当他的手触及她皮肤的那一刻,黎昕的身体像触电般地一震,猛地伸出手,用力推杨子轩,惊恐地大喊:“你不要碰我!”

杨子轩没有防备,一时没站稳跌坐在在地上,出于惯性反应,他的手往后撑住地面,以免全身往后倒,手上却传来一阵刺痛。他皱了皱眉,抬起手看了看,一片玻璃刺进了手掌,鲜血正安静地往外流。黎昕呆呆地看着杨子轩流血的手,眼神空洞。杨子轩并不在意他的手,扶着黎昕的双肩,沙哑着声音说:“别怕,黎昕,是我,别怕,我会在你身边,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的。黎昕,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我他妈是个混蛋,我该死,黎昕,你骂我吧,你打我也行,你就是不要这样不说话。”说着轻轻地把黎昕抱在了怀里。黎昕任由他抱着,像一个没有生命力的布娃娃,可是身体却控制不住地颤抖,嘴里喃喃自语:“不要碰我,求求你不要碰我,我求求你了。”

杨子轩拍着她的背,想要平息怀中女生的颤抖,“哭出来吧,不要这么憋着,哭出来会好点。”

黎昕抬起头惊恐地看着杨子轩,突然又把他推开,跑到床前爬了上去,拉开被子钻进去,嘴里仍然说着那句话:“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我的身体好脏,好脏。”或许躲在被窝里才能感觉到一点点安全,至少还有一点覆盖物为自己遮掩一下那些丑陋。黎昕颤抖着双手,抓着被子使劲地擦自己的手臂,好像要把被那个混蛋摸过的所有部位都擦干净,每擦一个地方,就说:“这里脏,这里很脏。”她使劲地擦,完全不顾轻重,只一会,手臂上就出现了一条一条的红痕,触目惊心。

杨子轩被她这一动作吓到了,想抓住她,却没抓到,跟着来到床前,扯开被子,使劲地抓着她的双手,低吼:“黎昕,你给我停下,你非要这么折磨自己吗?”

“我很脏!”黎昕完全失去了理智,使劲挣脱双手,左手狠狠地往右手臂上抓,长长的指甲陷进肌肤,手臂上瞬间出现了五个血痕。

“啪!”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病房,接着是杨子轩疲惫的吼声:“沈黎昕,你够了没有?”

黎昕看着杨子轩,像做梦一样,神情恍惚,她多么希望这真的只是一个梦,梦醒了,她还是原来那个黎昕,那个干干净净的黎昕,那个默默喜欢着杨子轩的黎昕。抬起手摸了摸脸,其实感觉不到痛,因为早已经麻木。

杨子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握紧拳头,他真想甩自己一个巴掌。轻轻地抱着黎昕,他的决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坚定,“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

这个怀抱,我渴望了那么久那么久,现在终于能容纳我了。杨子轩,你知道我多么感激吗?可是,你又知道我有多么遗憾吗?黎昕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恐惧,所有的疲惫,都和眼泪一起倾泻而出,原来哭,是这么一件美好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黎昕的情绪慢慢有所稳定,只是一直不说话,每天躺在床上一声不吭,眼睛盯着天花板,眼神空洞,表情平和,让人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杨子轩每天都会陪在她身边,给她喂饭,削水果,带着她去散步,可是黎昕只是呆滞地任由杨子轩牵着走,不哭不闹,也不笑,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提线木偶,别人拉一下,它动一下,没人拉,它就安安分分地呆着。

陌颜没有课的时候也会来看她,给她梳头发,跟她说话,说她们以前的趣事,说到林梓宸的时候,陌颜都会顿一下,可还是不动声色地继续讲下去,好像只是在讲一个很平常的朋友。“你还记得那一次吗?上体育课的时候,老师让我们测试400米跑步,你知道的,我跑步每次都是跑最后,体育老师都对我特无语的。那一次林梓宸看不过去,就说要陪跑给我加油。跑到一半的时候,他只顾着跟我讲话给我加油,却没有看到脚底下一块石头,结果他一个跟头摔了下去,连门牙都摔掉了,可他好像还没发现,抬起头继续对着我喊:师父,快点,就快到了。可是因为门牙掉了,说话漏气,我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呵呵,门牙掉了,他居然感觉不到痛,最后还是我提醒他的,他一摸嘴巴,才哇哇大叫起来,你说他傻不傻?”有些事情,以前想了四年都没有想清楚,可现在,只几个晚上,就想清楚了。自从黎昕出事以来,她想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还在爱着林梓宸,以为四年的时光很长恨长,可与黎昕相比,原来是这么的不足一提。其实,说出来的,不代表全是爱,没说出来,也不代表不爱。对林梓宸,或许更多的是不甘心吧,不甘心自己不顾一切喜欢的人就这么不声不响地从自己的世界消失,不甘心自己奋不顾身想要坚守的东西一夜间变得面目全非。四年的时光,足够消磨掉自己所有的喜欢,剩下的,只是自己想要维持的骄傲,和不想承认的不甘心。现在,该放下了。“还有一次,我们两个闲着没事,就模仿电影里面吵架的戏份,我记得那个电影是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可能是我们演得太逼真了,后来林梓宸进来,看到我们在吵架脸都吓紫了,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当时的表情,特别搞笑,估计他是第一次看女生吵架呢。”

在陌颜说到林梓宸的时候,黎昕看了一下陌颜,她并不是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有时候她会笑一下,有时候会失神,跟着回忆走回过去,有时候又会点一下头嗯一声。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安静乖巧过。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