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新故事

五十二、意外失身(一)

虽然张海青求助于顾姐,在顾姐那里碰到了软钉子,让她忽然感觉到人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不过这并不能让她放弃这份工作,因为这份工作是她现在最主要的赚钱渠道。

张海青毕竟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人,遭人拒绝,自然还会表现出对对方的疏远,可是顾姐不同,当张海青再一次来到家里的时候,顾姐还是像往常一样热情的招待她,好像两个人之间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什么不愉快。

这次张海青来到顾姐家的时候,王德浩仍旧在,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几次,这个男人总是会呆在顾姐家,虽然他从不主动和张海青打招呼,甚至不会多看她一眼。

不过,人都是会变的,从不熟悉到熟悉,从友好到仇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即便不是按照顺序来的,只要是发生了,就有它发生的道理和逻辑。

张海青在房间里给欢欢讲课的时候,王德浩没有呆在顾姐的房间里,反而是悠闲的坐在客厅里,抽着烟,看着电视。顾姐有时候会坐到他的身边,有时候又会走到欢欢的房间,看张海青给欢欢讲课。

于是就在顾姐的来回循环中,张海青的余光总会撇到那个男人,心想,这男人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呢。张海青不是反感王德浩,是她这个年龄不太适应和一个陌生男人长久的呆在同一个空间,她觉得有点压抑。

时光就在张海青的讲课和思索中流失掉了,转眼就是中午了,张海青走到客厅想和顾姐告辞,去外面吃午饭,可是刚张开嘴,一直把视线锁定在电视屏幕上的王德浩忽然开了口,他的声音有点故作的威严:海青,你中午就在这里吃吧,我已经在饭店要过菜了。

张海青一愣,听见自己的名字在一个陌生男人嘴里倾吐出来,感到很别扭。虽然一个名字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代号,不能代表什么,但是一个陌生人可以那么熟稔的说出你的名字,至少可以说明,这个人对你是留意的。

张海青茫然的看了旁边的顾姐一眼,顾姐连忙笑的脸上生花,说:是啊,海青,就留在这里吃吧,不用客气。

张海青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点点头,坐到了远一点的沙发上,欢欢见她没走,就兴高采烈地过来缠着她说话。

一会功夫,饭店就派人送来了不少饭菜,顾姐麻利的把这些菜放到桌子上,王德浩第一是把目光射向张海青,和蔼的笑笑,过去吧,大家一起吃吧。

张海青觉得王德浩的笑容很温暖很真诚,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沉稳和度量,开始对自己的防备和猜忌之心觉得汗颜,于是张海青也很及时的回给这个男人礼貌的一笑。

王德浩看着张海青的笑容,心湖里掀起一片波澜,这个女孩子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天真和纯洁。

在四方形的饭桌上,王德浩和顾姐坐在一起,而张海青和欢欢坐在他们对面,如此贴近的距离,让张海青有点紧张。

王德浩这个善于察言观色的男人早就感觉除了张海青的局促,于是很少把眼光投过来,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顾姐闲聊。

张海青能看出王德浩的心不在焉,可是顾姐却感觉的很兴奋。

张海青忽然觉得女人怎么都这么傻呢,总是认为自己的男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喜欢自己的,却从来不会觉察到这个男人其实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走了。

王德浩问张海青话的时候,显得很突然,所以一时间张海青和顾姐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王德浩说完话就直直的看着张海青,才让她感觉到原来这个男人是在和自己说话。

王德浩说道:海青,我从你顾姐那里知道你最近家里发生了事情,很棘手。

张海青就像被当众揭了伤疤,所有的丑陋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心里有点生气,就埋怨的看了顾姐一眼。

王德浩留意到了张海青的神情变化,马上换成一副很了然的样子,说:海青,你不要怪你顾姐,她说的都是实话,她没有能力帮助你。

张海青心想,这两个人怎么这么怪啊,把一个简单的问题非得搞得越来越复杂,自己求助于顾姐,顾姐婉言谢绝,虽然伤了自己的面子,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啊,现在又让王德浩出面解释这件事,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张海青说道:没事的,其实我只是那么随便说说,我能理解顾姐的难处的。

王德浩点点头:我看出来你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了,所以我才想接近你,帮助你,不管怎么说,你和你顾姐交情很好,而我们,也可以算作朋友吧。

张海青一愣,又认真的端详了一面王德浩,发现这个男人此时的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要多豪爽有多豪爽。

也许有些有钱人的爱好就是不同吧,光是用钱来享受生活已经不能让他们内心感到充足和快乐吗?所以他们开始寻求另一种解脱,去帮助一些值得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付出才是真正的快乐,这个道理大部分人都懂,却没有人愿意做无谓的付出,但这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敢付出,就比如,眼前的王德浩。

虽然当初对顾姐出手相救的时候,很不光彩的要了顾姐的身体做回报,但是这也不能抹杀了这个男人愿意施舍的美好情怀,再说,男女之间发生点故事,未必是因为经济的纠葛,也许真的有感情的成分在里面,张海青不能用自己偏执的头脑去猜测,顾姐不也是说过吗,她很爱王德浩。

张海青心里一暖,但还是说:我自己的困难还是我自己解决吧,不想连累太多人。

王德浩笑了,显然不太享用张海青的客套,用坚定地语气说:这么大的事情,你自己怎么可能解决呢?你不去求助别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的家人受苦受罪。

王德浩说到了张海青的痛处,想到家里亲人的困境,她顿时没有底气在争辩什么。

王德浩继续说:我是真心想帮助你,因为我看出来,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谁没有父母呢,我能体谅你的心情。再说你是个大学生,有美好的未来,如果因为这件事,耽误你的学业,对你是损失,对社会也是损失。

张海青觉得王德浩说话有点过于夸大了,自己这么渺小的人物会对社会产生什么影响呢,但是又觉得话虽夸大,但是也不是没有任何道理,张海青心里也很忧虑,如果这件事不解决,家里就真的四分五裂了,老爹蹲了监狱不说,老娘下辈子也得生活在逃避中,自己的学业就很难完成,自己的这一生就要重新写,虽然卢成鑫说过,会负担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可是张海青真的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吗?一段感情如果参杂了太多的经济利益和施舍成分,就会变的不纯粹了,这不是高傲的张海青能接受的。

王德浩一直注视着张海青的微妙变化,知道自己的说辞让这个单纯的女孩子稍微有了一点信任,于是马上又接上说道:当然,我说我帮你没有任何企图,就显得自己太虚伪了,我对你有要求,要求也很高,我可以借给你钱,虽然不能把这件事完全摆平,但是至少也可以缓一缓情势,我对你的要求就是,希望你能继续给欢欢当家教,让她成为一个和你一样有知识的人。

王德浩说完,目瞪口呆的不仅仅是张海青了,还有一只在一边满脸疑惑的顾姐。

王德浩看了看顾姐一眼,递给她一个关爱的眼神,又转头过继续用真诚的语气说:虽然欢欢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我觉得我这个做父亲的有义务给自己的孩子创造更好的未来。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

张海青懵懂的点点头,她完全不能一下子领会到,王德浩到底对欢欢倾注了多少心血。

经历过世事的顾姐更是诧异,王德浩从来也没有正眼看过欢欢这个孩子啊,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摆设,一个玩具,怎么可能忽然间就变成了欢欢的慈父了?

顾姐想了想,终于明白了一点点,原来好色虚伪的王德浩是看中漂亮清纯的张海青了,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把这个女大学生弄到手。难怪,只要是张海青过来讲课的日子,王德浩就一定会频繁的过来,这种现象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顾姐责怪自己,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顾姐顿时怒火中烧,心里又嫉妒又气恼,这个王德浩太过分了,自己在外面沾花野草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对欢欢的家教下手,可是气愤归气愤,顾姐没有勇气也没有证据直接拆穿这个卑鄙男人的诡计,只能冷笑着看着他的表演。

而此时的张海青,面对这个有实力男人的承诺,竟然丧失了判断能力,以为真的就是命运对自己的厚爱,天无绝人之路,在自己走到悬崖的时候忽然有人拉了自己一把,终于让自己可以逃离险境。

张海青虽然很兴奋,可是语气里还是保持着一种高贵的矜持,阅人无数的王德浩总能在张海青产生疑问的时候用承诺和真诚化解了。

张海青已经有点如沐春风了,看着王德浩的脸,就觉得如阳光般灿烂。

一顿饭的功夫,表演技能高超的王德浩已经让张海青对自己的善良深信不疑了。

可是王德浩望着眼前这张青春的笑脸,心里却藏着一颗狼的眼睛,他怎么可能是真的同情张海青的遭遇呢,他只不过是太想霸占这个纯洁的女孩子了,而且可以不惜一切手段。

王德浩喜欢张海青,也深知这种女孩子是很难束手就擒的,如果没有这次危机,王德浩甚至连接触张海青的机会都没有。

只要是有了机会,王德浩按捺许久的心就不可能在罢手了。四十多岁的男人已经在人情和世故中找不到什么高尚的东西来填补自己的内心,只能一味的追求快感的刺激,才能让自己感觉到真实的存在。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