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召唤系统我怕谁

第9章 教练!我想学太极!教练滚

“妈的。”何时刚没跑两步,也就才跑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前,就呆滞的停下了脚步。

“卧槽,怎么又是这样。”何时无力的依靠在座椅上。

明明......明明我不想事情发展成这样的啊?

压力太大了?

嗯,不怪我!

都是世界的错!!

都是时辰的错!!

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

尽管何时一直这样给自己安慰道,可是愧疚感实在挥之不去。

回去吧?

何时站了起来。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回去肯定要挨骂!!!

还要接受各种恐怖的教育。

不不不不我不想回去......回去就是噩梦!

回去就是地狱!!!

何时瑟瑟发抖的抱着斜挎包,双眼无神的看着路上来往的车子。

感觉......那车子喷出的尾气,都是在嘲笑自己的懦弱。

他妈的!

不回去又怎么了!

何时咬了咬牙,狠了狠心。

妈的,今晚我要在外面过夜!

我讨厌这个家庭!

还是回去吧......刚刚的豪言壮志没说一分钟,何时又开始打退堂鼓了。

不行啊......回去的话,我的心理素质绝对接受不了啊......一想到那个场景,何时整个人都是处于颤抖状态。

能......能拖一会就一会吧。

反正时间一久,罪恶感就消失不见了。

嗯!对!多拖一会!

就这么想着。

“吱呀~~~”一辆公交车在何时面前停下。

算了,坐公交车散散心吧。

何时叹了口气,上车。

对了,你问何时为什么要专门带上那本本子?

咳咳,里面夹了何时所有的私房钱,还有一部私房手机。

对了,还有银行卡,自己偷偷办的。

反正高三了,都十八岁了,得有自己的银行卡吧?

可是何建国非不允许,只好自己办咯。

诶,说多了都是泪啊。

何时选择了车里最后最角落的座位,坐了下来,单手托腮,看着玻璃外的风景。

都是平时看厌了的风景,但是此时此刻......树影摇曳,麻雀惊飞,车水马龙,破旧房屋,高楼大厦,青春学校......看哭了。

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缓缓的滴落下来。

我......以后也会变成这城市里喧嚣的一份子,忙碌生活,碌碌无为,默默无闻吗?

像......行尸走肉。

不行!

我不愿意沉寂!

我要成为有血有肉的人!

我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何时狠狠的握起了拳头。

......“你.妈唷!!!我靠欧洲人啊啊啊!!!”何时怪叫道,手机qq上赫然显示着陈卓发过来的一张图片。

那是一张基佬的图片。

嗯。

别想歪,不是比利海灵顿。

是茨木童子啊啊啊啊!!!

何时双眼燃烧着怒火,双手飞速的敲着字。

“你等着!非久必欧!我肯定也能出ssr的!!”

“哈哈哈你丫就是非酋,别妄想了。”

“靠!”

嗯?

主角刚刚的年少轻狂呢?豪言壮志呢?

咳咳,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叮~赭山公园,到了。赭山公园,到了。请需要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嗯?

公园?

YY小说经典桥段——有个传说级别的老爷爷在逛公园!!!

何时眼睛一亮,拍拍屁股就下了车。

大自然的清香,扑鼻而来。

虽然现在才刚刚早晨,但是已经有一大堆老爷爷老奶奶在晨练。

“一定能够找到师傅的!”何时不知从哪里找到的自信,握手道。

来到一棵老枫树下。

这里已经成为了老爷爷打太极拳的固定场合了。

“嗯......嗯......”何时仔细的看着老爷爷们打着太极拳。

......嗯,他们打得很慢。

很有回旋感。

很有......摔!!就这么看着有卵用啊!!!

何时又不懂太极拳!

准确来说,是连武术都不懂!

鬼知道哪个打得好哪个打得烂?

看来找师傅这种事情强求不可。

何时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

“小伙,你气血不稳啊。”

就在此时,一个手掌拍了拍何时的肩头。

“哈?什么气血不稳?”何时一脸疑惑的扭头,看见了一个老年人笑眯眯的看着他。

哇靠?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何时顿时兴奋了。

“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心理上的压力?”老爷子笑道。

“是是是是!!”何时慌忙点头。

我去,真的看出来了啊?

“老王中医铺!包治百病!我给你调制几味中药,肯定能稳住你的气血的。不要九九八,只要九八点八!错了这村,就没有下店了哦!”

老爷子竖起大拇指露出发黄的牙齿。

“......不用了谢谢。”何时扯了扯嘴角,慌忙走远。

屁个绝世高手!

白高兴一场!

不就是江湖老骗子吗!

何时失望的朝着公园深处走去。

当年的娱乐设施已经换了这么多了啊?

何时路过以前小时候喜欢玩的娱乐场所,不由感叹道。

“小伙!”肩膀又被拍了一下。

“嗯?卧槽怎么又是你!”何时扭头一看,顿时无语了。

这老头怎么跟上来了?

“你得听我的!我刚刚意识到,你不是气血不稳,是气血分离啊!我虽然不知道你是遭遇了什么,但是如果放任气血分离,到最后会导致死亡的!”

老头气喘吁吁道。

“......”何时抽搐着嘴角。

这老头也太会扯了吧?

气血分离?

卧槽,那是什么鬼?

随便扯个专有名词好糊弄我是吧?

何时翻了翻白眼,转身就欲走。

“诶!小伙别走啊!如果放任一条人命眼睁睁的就这么死了,我内心过不去啊!”老头认真道。

“债见。”何时好笑的摇了摇头,不顾老头的劝阻,转身就走。

“诶!小伙!你真的不在乎自己生命吗!”老头在后面喊着。

“不在乎,谢谢。”何时摆了摆手。

“救个人命怎么这么麻烦!”老头低声嘟囔着,朝着何时大喊道,“你应该知道,你自己身体里出现了什么状况吧?”

“......”何时的脚步停滞了下来。

什么意思?

我身体里......最近是有状况。

多了一个萤草。

“是不是多了些什么东西?”

卧槽?!

何时猛的回头,双手狠狠的搭在老头肩上。

“呼,终于信了。果然我没猜错。”

老头舒了口气,抬起头看向何时。

“教练!我想学太极!!!”

“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