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雨夜的温柔

宋离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模样,双手插入兜内,我似乎能够从他的眼角中看到一丝近乎笑容的神情,再次细致看时,早已不见了踪影,仿佛刚才也是我的错觉一般。

他款款向我走来,我眨着眼睛,一脸笑意地看着宋离,开口说道:“宋大夫今天好雅兴,怎么会想来我这里了?”

“我来看看你需不需要继续休假,看情形,你确实很累,需要继续休假。”宋离不咸不淡开口,这一次我真的看到了他的笑容。

他的牙齿异常洁白,在灯光的折射下,仿佛还闪着点点亮光,他的笑容像是阳春三月的春风一般柔软,与他一贯的冰冷面容有些格格不入,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笑起来的模样,并不像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我身体很好,不需要宋大夫给我额外休假,谢谢宋大夫好意。”我可不希望再次回到医院中,每天被监视的感觉让我简直如坐针毡,一分一秒都能够让我窒息而亡。

况且现在冷氏的根基依旧不稳,我无法让自己从这潭浑水中离开,但至少不是现在。

我渴望过着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无拘无束漂浮在无垠的世界中,随遇而安,也许一切不过是个梦罢了。

宋离看着我半响,才将手中的口袋给我,“这是维生素和缓解疲劳的保健品,每天按时吃,不然就去医院给我休假。”

我点着头接过他手中的袋子,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怎么也有五六样,我蹙着眉头,小心地问道:“我都要喝?”

宋离斜睨了我一眼,目光渐渐暗了下来,“怎么不遵医嘱?”

我急忙将药瓶都护在胸前,“保证每天都喝,只要你不让我去医院度假,我都听你的。”

宋离满意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临走时他淡淡开口说道:“你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冷老爷子应该也会泉下有知,放心离开的。”

难道宋离是受了爷爷的托付?我想要再次询问时,宋离已经大步离开了,就像他来时一般,没有踪迹可循。

看着那些大小不一的瓶罐,我心中生出一丝暖意,嘴角也不由地上扬着。

夜色慢慢吞噬着大地,似一层纱一般笼罩着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人类发明了电灯,仿佛要把无尽的黑暗照亮成白昼,各色各样的灯蜂拥而至,灯火通明地照耀着黑暗中的每一个角落,却忘记了黑暗永远都是黑暗,犹如人的内心一般,如果没有阳光照射进来,永远都是暗无天日。

我站在楼下,看着冷氏集团四个大字耀眼的在市中心的位置高傲林立,甚至有些孤芳自赏的韵味。

一阵风吹来,头发遮挡住了眼前的视线,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我迎着风头发被吹在身后,眼前的视线又宽广了许多。

我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冷氏做后盾,还有什么好怕的?还有什么是自己无法逾越的?

这个晚上,我回到了父母曾经一起带我居住的地方,尽管已经好多年没有居住,我还是会让人每天都来打扫,在我想父母的时候,能够经常回来,就仿佛他们还在我身边一样。

我将自己整个人都扔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上耀眼的灯光,我眼睛被刺痛流下了泪水。

从耳际滑落消失不见,我的记忆仿佛漂浮在十岁之前,一家三口温馨的画面,父母仿佛从来没有红过脸,总是恩爱如初,我以为生活就会如此下去,没有想到一场变故,让幸福的家庭从此支离破碎。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极度没有安全感,甚至一个人身处黑暗的房间中,都会没有来的害怕和窒息,也就是这个时候连城律出现了,他一点一点渗透我的内心,我将所有的信任和一切都交给了他,我最后不过是他用来挽救连氏的一颗棋子而已。

我依旧记得他曾经对我说的话:“冷月,我永远不会爱你,你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奢侈的东西,就像鸦片一般,让人无法放手,只有远离,才会让自己更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今年的雨夜仿佛特别多,每到夜深人静之际,都会爆发出划破天际的雷声。

我在睡梦中被惊醒,冷汗顺着额头快速滑落,我快速将自己蜷在一起,用力地捂着耳朵。

一道雷声仿佛从头顶爆炸一般,我不由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闪电迅速地划过夜空,紧接着雷声骤响,尽管我捂着耳朵,依旧无法阻挡雷声的侵袭而入。

“啊!”我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声吼叫着。

“冷月,我在这里!”门快速被打开,我顿时落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中。

他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不要怕,我来了,不要怕。”

我知道是阎逸清来了,我的泪水从紧闭的眼眶中滑落,消失在他的衣服中。

直到雷声慢慢变小,窗外的雨水也没有那么急迫,我那颗慌乱的心才算是慢慢平复下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而且知道这里的人也不多,阎逸清又是如何有这里的钥匙。

阎逸清轻轻擦干我脸上的泪痕,一脸宠溺地看着我,“我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你曾经的过往,我看着天色有变就去你的家里,家里空无一人,我给你打手机也没有接,冷氏你的办公室中也没有亮灯,我大胆猜测你应该就在这里。”

“谢谢你。”这一次我是真的感谢他,否则我无法想象自己如何渡过这个漫长而又恐怖的夜晚。

阎逸清温柔地笑着,他的牙齿也很好看,却没有宋离的那般闪着光芒,我顿时一惊,我怎么会突然想到宋离?

“怎么了?”阎逸清再次用力将我抱紧,想必是我刚才身体微微地颤抖被他发现了。

我摇摇头,听着阎逸清的心跳声,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安心,这是我重生以后,很少有的感觉。

“傻女人。”阎逸清的话带着十足的宠意,他的多种面孔让我时而分不清楚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夜我被阎逸清圈在臂弯中,沉沉睡去,再也没有噩梦纠缠,这是我睡的最踏实的一个夜晚。

清晨阎逸清依旧没有在,床头有他留下的字条:晚上见。

我只是一笑置之,伸展着身体准备迎接新一天的挑战。

果然刚刚到公司,小应就快步跑来,话语带着急切:“冷总,签约的艺人突然临时改变,我们的代言她要涨价。”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