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峰上的爱恋

第九章 被灭门

傅青阳似乎被感动了,握着陆青儿的手说:“和我回家吧,我要娶你为妻,只有你能给我温暖的感觉了。”

一夜恩泽,陆青儿对傅青阳有了一种莫名的依恋感。点点头说:但是我还没有禀告爹爹。”

傅青阳轻抚陆青儿的发丝,道:“那你先和我回家,我们收拾好东西再去你家提亲,可好?”

说罢拉起陆青儿的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还未到山庄,远远的,二人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气,疾步走进庄内,只见处处尸体横陈。

傅青阳的手一抖,手中的笛子掉在地上。

一路走来都是庄上人的尸体,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外来人的尸首。

进了中厅,傅青阳一下扑在一位中年美妇的身上,哭喊道:“娘!”

妇人早已气绝,任凭傅青阳哭号。

陆青儿四处查看,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个人的胸膛还在微微地起伏,她立马对傅青阳说:“这里还有一个活口!”

傅青阳急忙跑过来,一见竟是自己的爹爹,已经奄奄一息。不禁悲从中来,俯下身来说:“爹爹,这一切是谁干的?”

傅青阳的爹爹见是儿子,双泪长流,拼尽力气道:“是魔教的人,他们把啸天剑夺走了。为了灭口杀光了庄上的人。孩儿,你一定要为爹爹报仇啊。”

言罢,头一歪,与世长辞。

傅青阳悲愤交加,将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仰天长啸:“我傅青阳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陆青儿陪着傅青阳将庄上的人一一安葬,陆青儿看过庄上人的伤口,伤口很小,并且发黑,似乎是中了镖毒。

魔教中人果然心狠手辣。

陆青儿对傅青阳说:“先前我师父的老朋友鸿远大师也是与入了魔教的鸿一结了仇怨,那个魔头才将我掳到醉香楼的。你们家又是为了什么呢?”

傅青阳跪在父母的坟前,痛声道:“我们家传有一把啸天剑,是剑宗的紫阳真人送与先祖的。相传练成此剑,可以执掌天下,笑傲江湖,于是武林中人无不觊觎此剑。我爹爹勤练此剑,无奈天资所限,始终无法掌握剑谱精要。由于我身上的煞气,爹爹怕我学成此剑后为祸人间,于是就没有将此剑传给我。不想我家拥有此剑的事情被魔教中人得知,惹来了杀身之祸。”

陆青儿奇道:“这个魔教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愿意为其效劳?”

傅青阳叹了口气说道:”魔教的前身为摩尼教,起源于波斯,信仰“二宗和三际”,崇拜光明之神“明尊”。魔教弟子行事特立独行,江湖规矩和道义在他们眼中如粪土一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武林正道所不容,魔教弟子纪律严明,勇猛无畏,加上武功高强,平时神出鬼没,行s事狠辣,杀人如麻,正派人士虽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魔教弟子自称圣教,他们认为这个世界充满黑暗,唯有魔教才能改变一切,挽救世人,救助众生。所有阻止他们的人他们都将视为敌人,对敌人心狠手辣又如何?魔教弟子的一生就是征战杀戮的一生。他们个个都是嗜血的魔头。”

陆青儿不禁忿忿:“魔教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真是人人诛之而后快。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傅青阳眼中迸射出怒火,“我自是寻到魔教,夺回啸天剑,将魔教中人一一诛杀,以报今日灭门之仇。”然后语气转缓,“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陆青儿微微低下头来,有些羞涩地说:“既然已是你的人了,哪有并不追随的道理。只是,你知道魔教的所处之地吗?”

傅青阳道:“我与魔教并不生疏,说起来还有一段渊源。”

陆青儿一听,知道此中必有一番独特的故事,便问道:“不妨说来听听。好不好?”

傅青阳道:“原来在我小时候,也就是七八岁的时候,魔教中有个叫墨渊的人,知道我们山庄中有把啸天剑,于是就向我的父亲下了求战书。”

“这求战书被钉在大门上,上面插着一支玉簪。这玉簪虽是玲珑易碎之物,却硬是扎进木头大门之内。庄上的小厮是第一个发现此求战书的人,奈何拔不下那枚玉簪。这才禀告我父亲。”

“我父亲听说有此事。随着小厮来到大门外。果然看见那枚玉簪深入大门之中,只露出一小截簪头。我父亲见此,心中也是一惊。这个人的内力修为之高,可以想见。”

“我父亲用了九成力,才将玉簪拔下,拿起了那封求战书。这才知道这个墨渊,也是为了啸天剑而来。战书上面写着,要我父亲务必参加这场比试,他会邀请到武林中顶顶有名的玉箫子来做裁判。如果我父亲不按时赴约的话,他便一日杀我庄中一人,直到我父亲愿意比试为止。”

“我父亲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作江湖之中的登徒子玩的把戏。于是到了日子,也没有去赴约。谁知,这可惹恼了这个墨渊。我们山庄上,真的开始莫名其妙地死人。并且不多不少,就是每天一个。我父亲这才重视起来。在大门上贴上了应战书。庄里这才开始不再死人。”

“到了父亲约定的日子。墨渊应约而至。而我呢,那时年纪小,觉得好奇,于是就尾随着我父亲来到了他们比试的地方。两个人中间,还站着一位白眉白须,头戴白冠的老者。想必就是那位玉箫子。玉箫子说,此次比试点到为止。绝不能伤人性命。我父亲和墨渊都同声称‘是。’然后比试就开始了。两个人你来我往,连续过了几百招,还是没有分出胜负来。我躲在一边,觉得心急,就为父亲呐喊起来。\"\"那墨渊见打不过我父亲,就将我掳上了魔教。我当时只隐隐约约记得他挟持着我,翻山越岭的,到了一处都是亭台楼阁的美丽地方。我被囚禁了几天。最后还是玉箫子出面。将我救了出来。”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