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殇

第1章 诡异消失

烈日当空,一处小山丘后,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满头的汗水流进了他的眼睛,他却不为所动,紧紧地盯着前面。

不久,一辆兰博基尼在少年前面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了一个黄发青年,青年面目呈现出一片病态的白色,一看便知他常年过度纵欲。他的身后跟着一大众保镖。青年男子一下车,便急不可待的打开了后车门。车里是一个少女,她虽然被捆绑着,但仍然挡不住她那美丽的面庞,亚麻色的长发垂至腰间,白皙的脸庞,不含一丝杂质。而她此时却颤栗地看着男子。而她这副模样在男子看来却犹如待宰的羔羊。

年轻人也迫不及待地下令,让所有的保镖走开,色迷迷的向女孩走去,忽然只听一声:“陆子轩,你给我去死。”躲在山丘后得的少年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刺向陆子轩,陆子轩看着那靠近的匕首,吓得面如死狗。他拼尽最后一点力气转动身体,匕首**了他的左肩,他大喊一声,痛的死去活来。少年在此时马上跑上车,为女孩**了绳索,女孩压抑了许久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扑向了少年,紧紧的抱住了他,嘶哑的说道:“小浩是你吗,是你吗?”少年也忍不住哭道:“姐姐是我,我来了。”

少年名叫闫浩,女孩名叫闫冰儿,是闫浩的姐姐,闫浩在4岁前在孤儿院长大,后来被闫家收养,闫家原本是一户富裕的人家,不料,却在闫家夫妇死于车祸后,日益破败,只留下了女儿闫冰儿和养子闫浩。闫浩从此之后后,便与姐姐相依为命。闫冰儿从小便面目出众,长大了,追求者更是数不甚数,她却一一拒绝,因为她心中早已有人,只是不便承认罢了。

闫冰儿再在一次外出途中被陆家少爷、陆子轩看到,陆子轩父亲是中央高官,从小便锦衣玉食,长大了便欺男扮霸女,无恶不作,看到闫冰儿之后,立刻派人查了个底朝天,让人将闫冰儿从家中抓出来,闫浩拼命阻止,奈何人小力微,昏了过去,在昏之前却听到黑衣保镖说少爷要把人带到陆家的草场,便早早地拿着匕首,在这里等人。

这是陆子轩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远处的几十位保镖也已经赶来,他面目狰狞,一只手按着流血的左肩,死死地盯着闫浩,道:“小杂种,敢坏本大爷的好事,来人,**他。”几个大汉听言,三下两下便将闫浩给拿下。闫冰儿也被控制。陆子轩拿起的匕首,直直的刺向闫浩的大腿,闫浩双目充血,豆大的汗水从闫浩的额头上留下,他却一声不吭。闫冰儿哭得撕心裂肺:“陆子轩,你快停下,我求,求你了,快停下。”陆子轩充耳不闻,看到闫浩一声不吭,气急败坏又刺向了他的另一只大腿。闫浩再也忍不住,怒骂道:“陆子轩,你个畜生,王八蛋我杀了你,啊…”

陆子轩笑眯眯的道:“谢谢夸奖,我今天不仅让你生不如死,还要给这小贱人好好上一课。”他说着,双手把闫冰儿的外套撕去,这时闫浩仰天怒吼一声,原来正对闫冰儿上下其手的陆子轩心里却一颤,他回头看向严浩,却看见后者双目通红,全身散发着一股可见的黑气。,犹如地府罗刹,他定了定神,骂到:“混蛋,敢吓本少爷,你们,给我上。”说着大汉们冲向了严浩,闫浩却有如风一般转眼到了陆子轩身后边,陆子轩盯着他,喉咙一动,**一软,瘫在了地上。然而,闫浩却未曾理他。道:“姐姐,你没事吧?”然而闫冰儿去一言不发,浑身散发出白光,与她身上的黑气呈明显对立。忽然之间,黑白之光大振,待光芒散去,二人却早已不见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