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弊大领主

第46章 灯园节

陈默思考了一会儿道:确实,尽管比弓箭手威力强大很多,但现在并不需要,从性价比来看,还是低了点。”

其实陈默是在心疼他的钱没错吧?

“训练二十名,分批训练,作为底牌,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陈默伸了个懒腰道:“事情好像都忙完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我记得明天好像是那个什么灯园节吧,也给自己放个假。”

“真的吗,陈默大人,那关于洛阳建城的问题你不管了?”

陈默脸上的笑容连同他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不过也难得放松一下呢,看陈默大人一直很勤奋的样子,放松一下也无可厚非。咦?陈默大人你怎么流汗了?”

陈默听的冷汗直冒,勤奋?好像自己偷了不少懒吧?

“那我先去看看军营那边吧,陈默大人再见。”

“唉?安琪拉你不一起去吗?现在洛阳镇的集市可不比青石镇的差,而且灯园节可是这里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你也要放松一下吧。”

自己一个人放松个屁啊,还是要带着妹子才好玩。

“我吗?可是我不会啊,我从来都是待在军营里的,不好吧?”

安琪拉竟然难得的紧张了起来。

“有什么不好,嗯,过节所以的人都放一天假,英雄们在发一下福利,顺便增强一下民众的归属感。也算是一种笼络人心的方法。”

“这样吗?那好吧。”

“对,再叫上灰烬他们,还有小白,唉?小白呢?”

可怜的小白,现在还在青石镇门口叼着烤肉幽怨地看着洛阳镇方向……

灯园节,夏国是传统节日,在这大夏国和奥北帝国的交汇处,也是属于极为重要的节日的,地位相当于陈默故乡的元宵节。

大街上四处张灯结彩,挂满了彩灯,现在还只是傍晚,等到了晚上还会更热闹,灯火通明,还会有游灯会,一直狂欢到深夜。

“啊哈哈哈,陈默快看,是糖葫芦,糖葫芦啊,我要我要!”

灰烬一脸兴奋地扑到了糖葫芦上,把卖糖葫芦的大叔直接吓了一跳。

后面的陈默无奈地摇摇头,开始掏钱。

“喏,安琪拉你也试试吧,夏国特产,很好吃的。”

“谢谢,该死,这身装扮很不舒服啊。”

安琪拉此时是一身节日裙装,嗯,西式的,虽然陈默觉得过灯园节穿西式服装有些奇怪,不过看不少人这么穿,也没说什么。

“别紧张,在战场上你都不紧张,在这里紧张什么?”

看着安琪拉一副小心翼翼,生怕出错的样子,陈默便出言安慰道:“你看看灰烬,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本来就是放松,你再看看小白,好吧,他本来就是一副二逼样。”

“哟,领主大人带着老婆孩子和宠物出来玩啊。”

陈默正在这说着,一个面带微笑的脸凑了过来,特鲁斯,他旁边便是木头,两人身穿一身便装,话说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来这里逛灯园节是什么鬼?

特鲁斯依然是那副嘴脸,而一旁的木头则是露出了歉意外加紧张的神色。

“谁是他孩子?你这个家伙很欠揍啊!”

说着灰烬如同变戏法似得从身后掏出长柄战锤指向特鲁斯。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别当真嘛,那你们三个慢慢玩,我们先走了。”

“领主大人,回头见。”

灰烬见两人要走,赶紧拦住他们道:“等等,我很好奇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这里逛什么?”

两人立马停下步子,尤其是木头冷汗直流,脸都有些扭曲了。

安琪拉也提着裙子走了过来,一副狐疑地打量着两人,所以说女人的直觉都是可怕的,无论是哪种女人。

“看这种样子,我原来在军队里也是见过的,陈默大人,洛阳镇前一阵子好像新开了一家妓院吧?恐怕两位是想去会会自己的老情人。”

木头首先受不了了,直接低头认错。

“大人我错了,我没能抵住特鲁斯的诱惑,他说的实在是太诱人了。”

“喂,混蛋你就把我卖了?”

陈默无奈地看着两人,所以说别惹女人啦。

“哦?陈默大人,法律上规定军官嫖妓的惩罚是怎么样的来着。”

安琪拉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两人,继续咄咄逼人的问道。

这下陈默尴尬了,本来灯园节,也没打算太管他们,只要不太过就行,但现在……

“唉,木头,特鲁斯,要去找姑娘玩也要找正经家里的姑娘啊,这我不干涉,好吧,看在你们只是有这个念头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谢谢大人!”

木头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而特鲁斯还是老样子,无所谓。

见陈默要放他们两走,灰烬不乐意了,直接拦住他们道:“不行,怎么可以就这样放他们走,我……

“好啦好啦,我们在去那边看看,走吧!”

陈默直接拉着还要嚷嚷的灰烬走了,留下木头和特鲁斯两人。

“咱们现在怎么办?继续?”

“不了不了,我还是去看看别的吧。”

说着木头赶紧朝妓院的反方向走去,特鲁斯赶紧追了上去。

“等等啊,不去

陈默这边,把灰烬拉到小吃店旁边,她终于不吵了,而是直径扑到了店铺里。

“老板,来十碗混沌,看什么看,这可是夏国特殊美食,灰堡里根本没有。”

见陈默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灰烬连忙脸红地解释道。

“待会儿还要留点肚子吃灯园糕,那可是灯园节的特色美食。”

“大人,为什么就这么放过特鲁斯?他的性格你知道,不教训教训怎么行?要知道,身为军队的一员,一定要严守纪律的。”

安琪拉也坐了下来,显然,她对刚才的事还是耿耿于怀。

“别说的那么严重,他们只是有这个心而已,不是还没做吗?”

“又是笼络人心?”

陈默眯了眯眼睛道:“并不是,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好啦好啦,今天是灯园节,咱们不谈这个,今天就是要玩啊。”

“你摸在嗖神木?”

正在吃着馄饨的灰烬见见两人仿佛在争执着什么,好奇地凑了上了询问。

“没什么,吃你的馄饨,老板,再来两笼小笼包,唉有点饿啊,话说我晚饭还没吃呢!”

突然,陈默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掏出笔和纸写了些什么,然后让小白叼着。

“去,交给西兰尔,就是上次你抢了他鞋子那个,然后再来找我们。”

看着小白带着幽怨的眼神离开,灰烬不禁好奇地问道:“陈默,你要小白去干了什么?”

“哦?那个啊,我麻烦西兰尔给还在值班的士兵们送去一些食物。”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