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伏九天

第310章 两只狐狸

“好,那就让你光明正大的败在我的手下!”司马皓空大喝一声,双掌轰出,然后骤然再合一。

刚才分裂开来的水流倒转几下,然后将北月束缚在一起。北月只觉得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勒着自己的腰部,面色潮红,血液倒灌。

“破!”北月娇喝一声,北天神剑被剑灵控制,一剑将束缚一圈的水流划开。北月手持北天神剑,重新冲向司马皓空。

司马皓空脸色阴沉地仿佛滴出水来,那道水流其实是一个地级下品的拂尘,但可以幻化成水流的样子。防御力十分高超,连北天神剑也破坏不了丝毫,可若是北天神剑想要划开一道口子,还是易如反掌的。

“在接我一招北天七剑!”北月再次刺出七剑,但比起之前,更多了几分凌厉和霸道,若是说司马皓空刚才还是从容,可现在已经拿出自己十二分实力对待了。

本来就相差不多的北月,激发了天赋血脉体质,修为暴涨一倍,已经能跟司马皓空一争高低,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司马皓空一掌拍出,浩浩荡荡的岚水真气爆发,宛如潮汐一般冲刷,用了五息时间,才将一颗星湮灭。

“再来!”司马皓空卯足了劲,连续拍出多掌,耗空了司马皓空三成的真气,才将北斗七星完全冲刷暗淡。

北月冷哼一声,北天神剑纵斩出一道剑气。随后娇躯一闪,柔弱的身躯骤然爆发出不一样的力量,剑锋纵横,竟然将司马皓空压着打。

“太暴力一些了吧。”刚刚恢复好的萧潭睁开眼帘看到这一幕,差点儿又没吓昏过去。刚刚被第五名的任封教训一顿,就算他赢了,能挡得住如此巾帼须眉的北月吗?

答案是否定的,能让司马皓空正色抵抗,且还是落入下风的,萧潭自认做不到。哪怕这下风,只是短暂的。

司马皓空怒喝一声,说道:“泥人也是有三分火气,我就拿出真正实力来对待你!”

北月倒是不以为意,还是如冰山一般,冷声说道:“说那么多屁话有何用,难道你刚才就没拿出真正实力吗?不是依然还是如此狼狈。”

“好!”司马皓空也被北月激怒了,手掌向前一拍,带着凝重的威压,明明是岚水真气,却仿佛是泰山压顶一般。

“熠熠生辉!”北月罗裙飞扬,一点点星光围绕着北月旋转,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锐气内敛,只待露出光芒的那一刻。

“崩云流水!”

司马皓空一掌轰击而去,一副朦胧的画卷展开,上面有着流水浮云。

北月也不甘示弱,娇弱身躯展示出的力量让人不容小觑,无数颗星星萦绕,然后骤然冲击像那副美轮美奂的画卷。

无数星辰和浮云流水撞击在一起,让人忍不住瞪大眼睛,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轰隆隆的声音不绝耳畔,一阵阵气浪爆发。

终于,星辰被这画卷磨灭,而浮云流水也开始崩析瓦解。北月的脸上骤然变红,随后吐出一口血来,脸色又变得苍白如纸。

反倒是司马皓空,神色依旧,只是略显疲态。他看着北月黯淡下来的星光,招呼了一下水流拂尘。

水流拂尘在空中蜿蜒流淌,然后如紧箍咒一般,将北月的身躯绑在一起。

“认输吧!”司马皓空缓步走到北月的面前,看着北月精致的容颜,说道。

“不!”

“那对不住了。”司马皓空脸色铁青,水流拂尘骤然一紧,北月顿时昏了过去。

司马皓空再次挥了挥手,水流拂尘不断缩小,然后回到司马皓空的袖袍之中。他不愿意再看这个女人,转头走出了昊天台。

……

随着这一场战斗结束,任封和慕容雪歌也放弃了这一轮的挑战资格。休息了半个时辰后,第二轮排位战重新开始。

依然是从第二十五名开始,但是排名更迭没有第一次大了,毕竟定局差不多已经成了,也就是一小部分人藏着底牌,此刻摆到了台面上。

到了五大神王的时候,北月已经虚弱的没有战斗力,恢复了半个时辰,也依然只恢复到了五成。萧潭想要挑战北月,但又不愿意趁人之危,便也放弃了挑战。

众人的目光来到了任封身上,不过也没什么意思。现在唯一的悬念,就是慕容雪歌是不是不甘在这第二窝着,从而挑战司马皓空。

但令人讶异的是,任封起身了。

“师哥,咱来玩玩吧。”任封笑的眯着眼睛,咧咧嘴,说道:“都说了,只是玩玩、切磋一下,希望师哥不要拒绝啊!哈哈!”

慕容雪歌嘴角动了动,恨不得把眼前这位白衣青年的屁股抽上几巴掌,这小子,真的被自己猜中了!

“自然,不会拒绝了。”慕容雪歌勉强做了一个强颜欢笑的表情,空间扭曲,然后出现到了昊天台。

任封也是融入虚界,跟慕容雪歌一起出现在昊天台上。

“师弟的瞬移技巧非常高明,既然是切磋,岂能没有多少彩头。假如师弟输了,教给师哥咋样。”慕容雪歌摩拳擦掌着,眼中有着不怀好意,既然他真的找上门,就收拾一顿,顺便打劫一番!

任封心底暗自诽谤一声,这娘炮师哥果然打自己虚界的主意,不过,任封也不是软柿子!

“自然可以。不过既然是彩头,师哥是不是也要拿出点什么来啊?”任封笑眯眯地看着慕容雪歌。

众人看着两人,实在是哭笑不得,这两人果真是一个学院里出来的,简直就是两只狐狸!铸神之战何时变成了赌局了。

“那是自然的了,只是不知这玄玉药鼎,可不可以当做彩头呢?”慕容雪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绿色小鼎,笑着说道。

哗!

玄玉药鼎,可能一般人不知道是什么。但只要是常年混迹江湖上的人,都略有耳闻,这药鼎其实是一个空间宝物,唯独不同的是。玄玉药鼎曾经是一位至尊炼丹师的炼丹炉鼎,常年受神级药物熏陶,早已有着药力散发,是不可多得的疗伤神器。

有这样一个宝物在,哪怕是伤及根基,恢复几日也依然可以活蹦乱跳。

任封大喜,连连说道:“如此珍贵的宝物,师哥果然出手阔绰,再次谢谢师哥了!”

慕容雪歌眉毛抖了一抖,这师弟脸皮怎么那么厚啊!这话外的意思,不就是说自己已经赢了吗?

“师弟的秘籍也是十分高明,师哥我就再次谢谢了。”

两只狐狸勾心斗角过后,气氛陡然开始凝重。

要知道,这可是昊天台之上,实力最为相近的两大神王,身负天地规则都十分不凡,可有一番好戏看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