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妻

第3章 倒枕棺

打火的时候我特别紧张,手都在颤抖,生怕和柳元才一样,觉得打火机不好使,又扔掉打火机,拿起旁边的火柴。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将火柴划了下去,“嗤!”的一声响,火柴上亮起了火苗,看到这里,我松了一口气。

接着我开始从容自若的烧纸钱,纸钱沾火就着,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我不由得自喜。等纸钱在手上燃烧到够充分,我这才按照猫婆子指示,将纸钱扔进锅里。

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燃烧的纸钱刚一扔进锅里,突然就刮起来阴风,扬起一阵灰尘,吹的我眼睛都睁不开。

当阴风吹过之后,眼前的一幕更是让我目瞪口呆,吓的我冷汗直冒。

只见那用来烧纸钱的锅完全被翻了过来,而且锅的位置没有发生任何的移动。更诡异的是,等我将锅重新翻过来,一撮纸钱完好无损的盖在锅下面,根本没有燃烧。

之前猫婆子点的三根香也被燃烧殆尽,呈现出了两短一长的模样。

猫婆子将三根香头捡起,愣住了神,脸色非常难看。大家都很清楚,两短一长是大凶之兆。

此时我恐慌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柳元才,吓的浑身冷汗,大气都不敢喘,看着猫婆子,祈祷她能够有办法解决。

猫婆子愣了一会儿神,一脸凝重的看着插在东南角的灵幡说:“现在已经没别的办法了!灵幡没事,就还有机会。丁娃子,赶紧下山叫人来,必须要赶在子时之前,挖坟烧尸。”

挖坟烧尸?一听这话,我和柳元才都是被吓了一大跳。

我有些担心的说:“这人都已经入土为安了,挖坟烧尸可是大忌,别到时候事情更加严重了。”

猫婆子神情坚定的说:“事已至此,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这女娃的怨气太重,只有毁了尸体,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听到猫婆子说还有一线生机,挖坟烧尸已经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我不再多说,当即转身准备下山。

这时候柳元才像是突然中了邪一样,一把拉住我说:“不能挖坟!我儿子也葬在里面,挖坟会破了我家的祖脉风水的。”

我白了柳元才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你还在乎什么祖脉风水。是你家的祖脉风水重要,还是你自己的小命重要?”

被我这么一说,柳元才哑然了,显然他也更在乎自己的小命。

可没想到柳元才犹豫了一会儿,又一脸坚定的说:“总之不能挖坟,破了祖脉风水,我们家就彻底完了,到时候我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看到柳元才还坚持,我一把抓住他衣领大吼:“你的丫是疯了吧!你想死别拉着我们当垫背的。”

说完我一把将柳元才推开,毅然决然的跑下山去。

一回到村我就开始招募人手,可因为大家伙都知道上午柳元才撞邪的事情,这次一听到挖坟的事情,一个个都不愿意帮忙,生怕摊上事情。

这下可把我急坏了,还好重赏之下有勇夫,在我出高工价的情况下,几个胆大单身汉表示愿意跟我去。

时间紧迫,招募到人手后,我们没有片刻迟疑,带上锄头簸箕等工具往山上赶。另外为了防止柳元才那疯子捣乱,我还准备了绳子。

尽管我尽量赶快,可这一来一回也耗费了不少时间,抵达坟地的时候,夜已经深了,明明是夏天,可这坟地却静的出奇,没有任何的虫鸣声,淡淡的毛月光照的树影斑驳,颇具阴森恐怖。

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猫婆子就吩咐我们赶紧动手。本以为柳元才还会捣乱,没想到他已经被猫婆子说服了,竟然还帮着我们一起挖起来。

好在是新坟,刚堆土不久,土质疏松,挖起来相对比较轻松,约摸一个小时的光景,坟堆就被我们挖开,一块黑色的棺材角露了出来。

奇怪!阴媒合葬不是应该是两具棺材吗?可是现在却只发现了一具,而且是棺材角先露出来,而并不是棺材盖。

难道棺材是竖着葬下去的?我正琢磨着,猫婆子突然大喊:“挖,快接着往下挖!”

我回头看了猫婆子一眼,只见她神情凝重,死死的盯着棺材,眼神都不带移动的。

看来是有情况,我们不敢多问,只能加快速度继续的往下挖。

随着簸箕将泥土往外面运出,棺材终于全部露出来了,棺材果然是竖着葬下去的,但是只有一具,我猜想应该是合葬在一起了。

看到这情况,我挖的更加迅速了,想要快把整个棺材挖出来,突然,我的锄头发出了一声“咚!”的声音,好像是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我放下锄头,连忙用簸箕将坑里残余的土全部运出来。眼前的景象让我的后脊梁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是合葬!在这竖葬的棺材下还有一具横葬着的棺材,棺材两头倚靠在一起,呈现出“L”的形状,十分诡异,我压根没有见过这样的下葬方式。

这个时候我看向猫婆子,猫婆子已经彻底的按捺不住了,她脸色苍白,额头上都开始冒冷汗了,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怎么了?是不是这棺材有问题。”我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问猫婆子。

猫婆子深吸一口气,紧张的说:“丁娃子,快,赶紧把棺材抬出来,打开看看,希望还来得及。”

我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跳进坟坑,用绳子将那竖着的棺材捆起来,又用抬杠架好,然后招呼人往上抬。

可没想到棺材竟然出奇的重,四个大汉一起用力抬,竟然还纹丝不动。看到这情况在场的人都过去帮忙,这才将棺材抬起。

一抬起这竖着的棺材,下面横葬的棺材竟然也跟着被抬了上来,难怪会这么重,原来是两具棺材的重量。

我连忙过去检查,只见棺材上面都洒满了鸡血,在两具棺材倚靠的地方用铆钉死死的钉在了一起,中间用了一块红布隔开。

这个时候,猫婆子也凑了过来,一看到这情况,猫婆子吓的腿一软,身子一颤就摔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说:“红枕巾,尸枕阴;阴棺倒,柳丁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猫婆,你没事吧!”我赶紧过去将猫婆子扶起来。

猫婆子颤抖的说:“柳元才!是谁叫你叫你这么下葬的?你真是蠢啊!这女娃子的八字出了问题也就算了,你还用‘倒枕棺’这样的大煞压着她,这下不光是你,整个村子都要跟着完蛋。”

我从没见过猫婆子这般模样,心里恐慌的不行,吞了口口水说:“应该没那么严重吧,您刚才说不是烧了尸体就没事的吗?”

猫婆子看了看插在东南角的灵幡,然后说:“本来是烧了尸体就没事,可现在遇到‘倒枕棺’这样的大煞就难说了。”

坟是柳元才葬下的,我不相信柳元才对这些一无所知,于是气愤的冲过去,一把抓起柳元才:“说,谁叫你这么下葬的?”

柳元才本来就吓的不轻,现在更是浑身打哆嗦:“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莫名其妙的摊上这事,我一肚子火,一手摸起旁边的抬杠,指着柳元才大吼:“坟是你葬的,你不知道谁知道,你说不说,不说我现在就送你一程。”

柳元才吓的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真不关我的事,当时起棺下葬的时候我拉肚子了,根本不在现场。”

尽管我对柳元才的话将信将疑,可是他现在这副模样,我实在是不好在逼问教训他,只得将目光看向猫婆子,看猫婆子怎么安排。

猫婆子叹了口气并没有多问,转而说:“现在先别管那么多了,先开棺焚了尸体再说吧!”

我点头答应了一声,找来事先准备好的钢钎,和几个大汉一起合力将铆钉撬开,然后准备先开横葬着的棺材。

棺材板一被撬开,几个大汉吓得惊叫一声,纷纷后退了几步。

我走近往棺材里一看,即使提前有了心里准备,但也被吓的不轻。

棺材里装的是柳元才儿子的尸体,因为是矿难死的,虽然下葬前清洗过,可身上还残留着煤渣子,好几处还有淤青。

如果只是这样倒没什么,主要是他的肚子胀的老圆了,连寿衣都撑破了,铁青色的肚皮还在跳动,似乎里面有东西在里面蠕动。

更诡异的是,他的嘴巴大张,表情狰狞,身上爬满了蛇虫鼠蚁,一只癞蛤蟆正从他的口鼻出往里面钻,看的我头皮发麻。

这模样,跟中了邪的柳元才非常相似,由此看来,柳元才中邪不是偶然,八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们看到这景象觉得挺怵的,可是猫婆子似乎早知道了这一切,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死盯着另一具棺材。

很显然,这口被“枕”起来的棺材,才是真正恐怖的危机。

见到猫婆子这神情,几个大汉自然也知道了这具“枕”棺不简单,纷纷退避三舍,不敢去开棺,最后还是我用工钱的胁迫,他们这才战战兢兢的去开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