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爱之欢:总裁的女人

第7章:不要脸果然是无耻之人的通行证

她怕了,她确实有些怕了蓝啸雨了。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又开始了它璀璨的夜生活。

伊诗语晃悠悠的走在路边,满脸愁苦,她把最大的BOSS打了,准备着明天被开除吧,不过开除了也好,以后不用看艾丽的脸色了。

突然,手机响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是一条信息。

“今晚十点前到蓝氏酒店顶楼,否则明天就去监狱里见伊天成吧。——蓝啸雨”

爸爸?!这个死变、态狂竟然拿爸爸要胁她?真够下流的!不过这条信息至少证明爸爸不是故意抛弃他不管的,也许他是有苦衷的。

伊诗语紧紧的攥着手机,咬了咬下唇,还是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去蓝氏酒店。”

为了爸爸,别说让她去酒店,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她也会走这一趟的,事到如今,唯一能让威胁到她的也就是父母了。

酒店顶楼的房间里,穿着睡衣的蓝啸雨坐在办公桌前敲着笔记本键盘,旁边一杯咖啡早已冰凉,俊秀的眉目间不仅有男性的英气睿智,还有股文雅的书生气。

阿杰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老板,伊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蓝啸雨面无表情的说道,接着便抬起头合上了电脑,脸上还有一丝未消散的怒气。

伊诗语走了进来,忙活了一天连晚饭都没捞着吃便又被这个变、态威胁到这儿来了,此时的她,浑身酸痛,就连走几步路都觉得很累。

蓝啸雨晃了晃咖啡杯里冷掉的咖啡,继尔放下,起身走向酒柜,倒了两杯红杯来到伊诗语面前,递给了伊诗语一杯。

伊诗语接过酒杯,说道:”说你的条件吧。”语气里有几分无奈,亦有几分不情愿。

蓝啸雨静静的抿了一口红酒,道:”我要你。”

伊诗语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好,不过,你答应我,放过我父母。”

蓝啸雨直直的看着她道:”你没资格跟我讲条件。”

伊诗语哽咽了下,说道:”好。”然后将酒杯放回到桌子上,走向了浴室。

一刻钟后,伊诗语裹着浴袍走进了卧室,蓝啸雨随后也走了进去。

没有前戏,没有感情,不温柔,这是一场赤、裸裸的无爱而欢。

蓝啸雨只是纯粹在发泄自己心里的愤怒,对伊诗语没有半点怜惜,而伊诗语忍受的不止是绅、体上的折磨,更是心灵上的凌辱,委屈的眼泪不断从她眼眶里流出。

生来便呼风唤雨的蓝啸雨不想让任何一个女人影响他的情绪,而伊诗语总是能挑起他的兴致,若有似无的影响他的心情,他把这些都归于自己的征服欲,不过是自己没得到不甘心而已,如今,他得到了,却没有一丝的成就感与满足感,看着伊诗语脸上痛苦而又嫌恶的表情,他竟然还有些烦躁。

SHIT!蓝啸雨突然愤愤的起身,冲到浴室里冲了个凉水澡,紧握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他到底在干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值得他花这么大的心思吗?!

片刻之后,蓝啸雨走出了浴室,看到依旧躺在床上的伊诗语,心里顿时又燃起一股无名怒火,尤其是看到她那张哀怨委屈的脸,他就恨不得将这个可恶的女人掐死,无奈却又无力的感觉让他失控,握了握拳头,薄唇狠狠的说道:”滚!滚出去!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伊诗语起身,抹了抹眼泪,淡淡的说道:”放过我的父母。”

“我很忙的,没工夫管你家那点破事!”蓝啸雨狠狠的说道。

“那就好。”伊诗语点了点头说完,仓促的穿好衣服,便踉踉跄跄的便逃也似的出了酒店。

夜风习习,冰凉似水,拍打在伊诗语的脸上,眼泪还在顺着脸颊淌着。繁华的夜市犹如璀璨的夜空,覆盖着每个人的悲欢喜乐。

伊诗语,你真没用!不许哭!她愤愤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咬着牙大步向前走着,她不知道自己在往哪走,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向前走着,这样才能快点走向未来,让过去快点过去。

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她累了,真的走不动了,便在花园边上躺椅上坐着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有一个很幸福的家,没有金钱利益,没有权利相争,生活平淡又幸福……

直到第二天清晨,她被电话声吵醒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公园里睡着了,拿出包里的手机一看,是艾丽打来的,估计不是什么好事儿吧?不过无所谓了,还能有什么事比她现在更的情况更坏?

“喂……”

“喂,诗语啊!今天怎么没来上班?是不是昨天累着了?”艾丽的语气关心的说道,这让伊诗语感到很意外。

“呃,我……我睡过头了。”伊诗语揉了揉眼睛,感觉头痛欲裂,四肢无力。”我不舒服,今天可以请一天假吗?”

电话那头的艾丽犹豫了下,说道:”好吧,那你好好休息下,明天记得来上班,昨天啊,我太忙了,没有照顾到你,你不要放在心里,好了,你休息吧,我挂了。”不要脸果然是无耻之人的通行证!

伊诗语将手机装进包里,背起包便向前走去,清晨的公园里空气很新鲜,还有很多老人在晨练,花草树木都从一夜沉睡中渐渐苏醒,昨夜发生的一切虽犹如梦境,却历历在目,似乎还他那句愤怒的”滚”都还回荡在耳边。

回到自己的小窝里,伊诗语找了面包和牛奶填饱了肚子,刚吃了几口,便又吃不下,去简单的洗了个澡以后,便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昏昏欲睡。

伊诗语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梦到了小时候只见过几次面的外婆,笑容依旧很慈祥,还有小时候在外婆家认识的玩伴,还梦到自己摔倒了,爸爸妈妈就站在不远处对着她笑,却没有人来扶她,不论她怎么努力都爬不起来,而爸爸妈妈的身影却惭惭走远,渐渐模糊,而她却无能为力……

迷迷糊糊中,自己好像掉进了火堆中,四周都是熊熊大火,烤得她的绅、体灼热,很难受,偏偏自己没有一点力气,连站起来的力气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妈……妈……别丢下我……别丢下我……妈!”

床上躺着的伊诗语满头大汗,脸庞通红,双手紧紧的揪着被子,表情痛苦,眉头紧锁,终于,她从那个梦魇中醒了过来,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浑身滚烫,头痛,连骨头都是酸的。

伊诗语啊伊诗语,你真没用,竟然生病了。嘴巴很干,她想爬起来喝杯水,却发现自己完全没力气,甚至连呼吸都觉得很吃力,难道她伊诗语今天要病死在这儿吗?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不能放弃!她用手去摸包包里的手机,胡乱一按,便按了拨通键,手机页面还停留在昨晚上蓝啸雨给他发的那个信息上,所以此刻伊诗语拨通的刚好是蓝啸雨的电话。

电话突然震动了两下,正在开会的蓝啸雨扫了一眼电话,并未打算接听,仔细一看,这不是那个女人的电话吗?为什么会主动打给他?不是叫她永远消失吗?

电话嘟嘟的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就在伊诗语准备扔掉手机的时候,嘟声停了,电话通了。

“救……命……我……生病……了”虚弱的说完,伊诗语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她好累,好累……手机掉在了地上,还在通话中。

“喂,伊诗语!说话!伊诗语!”蓝啸雨没有听清楚伊诗语刚才的呓语电话那头便没了声音。

挂了电话,他急忙冲进会议室,抓起西装外套,说道:”会议改天!”说完,便急匆匆的冲了出去。

黑色的凯迪拉克在公路上狂飚上,甚至可以听到空气被生生撕裂的声音,蓝啸雨皱着眉头,神情凝重,将油门踩到底,不断有车被他抛在了后面,蓝牙耳机里传出嘟嘟的声音,他一直在回拨伊诗语的电话,可是再也没有人接听了。

这个笨女人,为什么找了个这么偏僻的地方住!打了电话也不把事情说清楚,竟然还敢不接他的电话,见了面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下!蓝啸雨气呼呼的想着,脸上除了愤怒以外,还有一丝担忧。

半个小时后,蓝啸雨来到了伊诗语住的楼下,本来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被蓝啸雨缩短到半小时,该死!这明明是座危楼!怎么能住这种地方?!竟然还是住在顶楼,而且十层高的楼房连电梯都没有!

蓝啸雨低咒了一句,便大步向楼梯口奔去,一步便跨了三阶楼梯。终于,蓝啸雨跑到了十楼,用力拍了拍门,叫道:”伊诗语!伊诗语!开门!”

等了几秒钟没有反应,蓝啸雨又转了转门锁,竟然没有反锁!SHIT!伊诗语你还能再笨一点吗?!

“伊诗语,你不开门我进去了!”

蓝啸雨打开门便走了进去,屋内摆设很简单,除了必须的几件家具,几乎没有多余的摆设。

“伊诗语!”难道没有人在吗?那她是在哪儿给她打电话的?莫非是出什么意外了?

卧室的门虚掩着,蓝啸雨忙打开门一看,伊诗语就躺在床上,静静的睡着,脸颊通红。

“伊诗语!”他拍了拍她的脸颊,发现滚烫,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真的是发烧了,蓝啸雨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去医院!”说完,便一把将伊诗语打横抱了起来。

蓝啸雨抱着伊诗语十楼跑下来,累得气喘吁吁,将伊诗语塞进车里,忙坐进驾驶位上发动车子,这一次,他简直把汽车当飞机开了,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都顾不及擦。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