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红杏绕皇城

第21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千梨按照原主的记忆去还是可以找到杨员外家的。

距离自己进大牢到现在,半个多月过去了,杨家门外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哦,不,应该说在白色的雪花的映衬下,那些白色的灯笼依旧十分的耀眼。

千梨勾唇,一个月还未曾出殡,是等着让尸体腐烂么?

大老远的,她就已经听到了里边惊天动地的哭声,那种感觉,不像是真的伤心,倒像是花钱雇人来专门哭丧的一样。

千梨勾唇,并未直接走了进去,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随便便转身朝后院去了。

记忆中,原主就是在这个地方被抓走的,当时,她正在漫无目的的随便瞎逛,然后就突然从里边冲出了一大堆的人,不由分说的就把她押去了县衙。

而当时的千梨居然还傻呵呵的觉得好玩,任由他们将她押了过去。

之后压根就没有当庭对质等一系列的程序,她被直接押进了大牢,紧接着,便是不由分说的一阵鞭打。

想到这里,千梨忍不住微微勾唇,不过那个笑容中带着一丝嘲讽,真是够了啊……

这个原主的智商,真的让她觉得十分的心疼呢。

“带去审讯”这种话她居然也会信,也是够单纯的。

想到这里,千梨便找了隐蔽的位置靠在一侧的大树上开始沉思。

记忆中,原主刚刚进去大牢的时候还是很横的,可是接连被打了几次之后便稍微老实了一些,虽然并未像一开始的时候那样飞扬跋扈,可性格倒是安稳了许多,不过就是十分的倔,所以无论狗头怎么说,她也始终保持着那一份倔,所以挨打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但她始终没有认罪。

之后不知道是谁实在看不下去想让她早点脱离苦海,还是那本身就是狗头他们的一份暗中算计,千梨吃了一个有毒的馒头之后便已经十分的虚弱了。

而就在那个时候,她被拉上了铁笼子,据说是要进行一场特殊的表演。

里边的哭声有些像是鬼哭狼嚎,千梨回神,这么看来的话,这一切的事情其实都是早有预谋。

这个杨财主的儿子当时明明是突然死在原主面前的,在这之前,她们之间压根没有一点交集。

不对,千梨沉思,当时原主隐约看到了他儿子倒下去的时候嘴角突然冒出来的一丝黑色的血液的,但是被前来搀扶的管家快速擦掉了,他以为没有人看见,擦掉之后便开始指着千梨说她是杀人凶手,紧接着,一个,两个,三个,那些所有的谴责声便接连响了起来,又因为千梨本身就是一个小混混,众人便也将这些事情都归结为她做的,于是顺理成章的,她就成了杀人凶手。

黑色的血液,还有管家但是擦掉之后快速塞进袖子中的丝帕……

一个大男人用粉色的丝帕显然不符合规矩,所以……

这中间一定另有隐情。

这么想着,千梨转身朝外边走去,按照记忆中的位置,她在郊外的大树下找到了原主埋在这里的一些碎银子,不多,但也够一个平民老百姓过一年的了。

拿着手中的银子,千梨努力思考,记忆中,就这么点钱,还是原主省吃俭用攒下来的,只是到底攒下来是要做什么的,千梨一时半会的还想不起来。

她到各个地方买了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又花了一点银子买了一根细到不能在细的银针,之后又接连跑了好几个地方,终于……

她凑齐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却也将身上的银子花的所剩无几。

她微微勾唇,一点也不觉得心疼。

用一年的钱财换一份清白,怎么算都是值得的。

此刻,夜幕降临,千梨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又回到杨员外家门外的大树上开始自己的潜伏工作。

午夜过后,员外府的人已经陆续睡了,杨员外在众人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院子,千梨注意到院子中的灯笼一夜未熄,而杨员外所住的院子,里边的夜明珠也从未被合上。

嗯,倒是个可怜的爹呢,就是愚蠢了一点儿。

千梨拍了一下手,将自己满身的瓜子壳拍掉,随即轻手轻脚的跳下了树。

她的武功并未完全恢复,身体也并没有完全好转,可是面对员外府的这些家丁,便一点压力都没有,几经翻转之后,她沿着自己白天看好的路线十分顺利的就进了大堂。

守夜的人已经睡着了,想必是接连熬了那么久,他们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了。

千梨拿出怀中的管子,对着里边吹了几口,迷烟进到屋子里边之后,几个守夜人就彻底晕了。

千梨微微一笑,用布条将嘴巴鼻子蒙住之后转身就进了屋子,她将门关上,再次试探了一下几人,确定真的没有反应了之后才大摇大摆的朝棺材靠近。

她没有着急打开棺材,而是对着棺材仔细的看了一阵,随即便掏出背包中的小锤子,对着棺材撬了一阵,上边的钉子其实并没有很稳固,因为要等下葬的时候才彻底封棺,因此,她弄开的时候并没有废了多大力气。

嗯,跟记忆中的一样,杨员外的儿子就是个小胖子,约莫二十来岁的年纪,不过坊间传言这个小胖子是个十分励志的人,虽然自己有个有钱有势的老爹,可一点而不坑爹,他从十几岁的时候就自己在外打拼了,到现在为止,他名下有三个店铺,五个酒楼,生意一直不错,可是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会突然死了呢。

千梨想,这大抵是天妒英才,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自己太傻了、错信了一些,不该相信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的缘故,他的尸体保存的十分完好,虽然已经变得十分僵硬而且已经布满了尸斑,可是味道并不算难闻。

千梨拿出银针,对着他太阳穴的位置插了下去,片刻之后取出,之后发现,银针变成黑色的了。

千梨小心翼翼的将银针收好,然后伸手拍了他的脸一下,嘴里居然十分难得的说了一句,“放心吧,冤有头,债有主,你算是运气好遇到了我,所以你的冤,我帮你了了。以后要是阴间遇见,记得报答我哦。”

千梨当然不会收到任何的回答,可是她一点也不介意,她将棺材还原,之后打开门,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夜色中。

不过她并未就此离开,而是绕着员外府转了起来。

管家住在哪里呢?

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员外府的管家待遇还是很好的,虽然没有自己独立的院子,可到底有独立的房间,而且下边的那些人住哪儿都是他亲自安排的,所以他的那个地方就显得空旷多了。

绕了几圈之后,千梨终于找到了管家所住的院子,下人们似乎都已经睡了,偶尔有几个巡夜的人路过,不过都是一些十分普通的下人,从踩得很重的脚步声就可以判断他们并没有武功,所以千梨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发现、

粉色的丝帕,用这种丝帕的人,要么是自己本身是个伪娘,要么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然,千梨偏向后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