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红杏绕皇城

第9章 她死有余辜

看着跪在自己宫殿外边,一直给自己难堪的慕容烟,宫夜终究还是动了杀心。

就在慕容烟因为身子太弱而晕倒之后,他让自己的属下,也就是跟了慕容烟十几年的宫女小兰对慕容烟动手了。

那天晚上,他一直都站在未央宫外,亲眼看着慕容烟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隐约记得那天,大火不断蔓延,一点一滴的,竟要将整个宫殿摧毁,慕容烟站在宫殿内,冷眼看着宫女太监四散逃窜。

她手中还捏着火把,眼中满是血雨腥风,这场大火,是她亲自放的,他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可是他发现,面对这样的她,他竟然……不敢真的出面跟她对质。

“疯子,大家快逃啊。”当时,未央宫中的宫女太监不断叫嚣着四处逃窜,只有慕容烟一个人全身是血的站在里边。

白色的衣裙被染得通红,她的脸在睡梦中就被小兰给毁掉了,她想让慕容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毁容,然后自行了断。

可是没想到,慕容烟的倔强程度,居然超过了自己的认知。

疯子?听到这个称呼,慕容烟哑然失笑,但是随着她扯唇的动作,整个宫殿的人更是被吓得面色惨白,“鬼啊,大家快逃。”

是了,她是鬼,此刻她一身白衣被鲜血染红,脸上已然没有半点完整的地方,不是鬼,又是什么?

“皇后娘娘,快走,奴婢带您出去。”所有人都在往外边跑,只有小兰走到她面前,看见她时,慕容烟眼里的情绪一闪而过。。

“小兰,刚才你去哪了?”

闻言,名为小兰的宫女面上闪过一丝慌乱,她看着慕容烟,眼睛看到她的脸之后又快速垂下,“奴婢刚才,奴婢刚才被贵妃娘娘叫走了。”

慕容烟猛地上前,一把捏住了小兰的脖颈,“小兰,本宫平日待你不薄吧?”

“娘娘。”小兰面色涨红,压根就说不出话来,“娘娘饶了小兰吧,贵妃娘娘用小兰家人相逼,小兰也是不得已为之。”

“为了你的家人,你就有理由杀掉本宫的孩子么?”

话虽然这么说,可慕容烟还是将小兰丢了出去,终究还是不忍心呢,到底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人。

“娘娘,奴婢……此生奴婢对不起您,若是有来生,定当以死谢罪。”

这么说着,地上的人猛地朝慕容烟袭去,猝不及防的,慕容烟没有躲避,那匕首直直没入心脏。

她嘴角流出鲜血,惨然一笑:“你一直都是皇上的人,十几年前的遇见,也全都是早有预谋的,对吧。”

小兰抿唇默认,豆大的泪珠从眼底滑落,手中的匕首在千慕容烟心口转动了几下,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为……为什么,他……宫夜他宁愿在我身上耗费十几年。”

剧痛袭来,慕容烟却全然不顾,她猛地摇头,“不,定是你骗我的,小兰,本宫与皇上伉俪情深,一身戎马,就连这天下都是本宫与皇上一同打下来的,他怎么……怎么会,不,定是贵妃那个小贱人,定是她指使你的对不对?”

宫夜记得,慕容烟从不说这等粗鲁的话,她有着非常良好的教养,想必……这一次,是真的伤透了她的心了吧?

他知道,慕容烟早就已经猜到了一切,其实一直以来,慕容烟从未改变过,她还是那么的聪明绝顶。

只是她心中还爱着他,所以期待见面的时候他亲自给她一个解释。

可是,有什么用呢,爱的时候,就是真的爱,当不爱的时候,也是真的不爱了的。

而且她的爱太沉重,他……不想要了。

眼下,若是慕容烟不死,他宫夜做的事情就会被天下人知道,只要给慕容烟还活着,她一定会这样做,所以她必须得死。

“对不起娘娘,一直以来,都是皇上他……不要您。”小兰的那些话,并不是自己授意的,本想阻止,可想到慕容烟终究是个将死之人,便也就没有阻拦。

这么说完,小兰飞身而起,一脚踢到慕容烟的胸口,匕首彻底没入心脏,慕容烟倒退几步,终究还是没有挺住直接倒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亲自现身了,一同出现的,还有……他现在喜爱着的女人,安柔。

许是太疼了,慕容烟动弹不得,她抬手,似乎是想要让宫夜救救她,或者,其实她只是想问问他小兰刚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的眼神,冰凉彻骨,他终究还是不敢跟她对视,于是一把扯过太监手中的弓箭,准备亲自送她一程。

他看见,她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的憎恨,本是要射中她心脏的箭,因为这个眼神突然就偏离了原本的方向,直直的,射入慕容烟的眉心。

小兰试了一下,她已经没有呼吸了,可是那双瞪得老大的眼睛以及她满身的鲜血却不断的蔓延,整个宫殿在火光的映衬下,变成一片血红。

“皇上,娘娘她,死了。”

他朝后边退了一步,听到小兰的禀告,居然觉得松了一大口气,可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何当时听到小兰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脚步会变得那么的踉跄。

若不是身后有太监搀扶,只怕当时就倒下了的。

他将弓箭丢掉,恶狠狠的瞪着小兰,“朕并未让你多说一个字,你为何要跟她废那么多的话。”

小兰跪在地上,态度不卑不亢,居然有几分慕容烟的样子。

“虽然从一开始奴婢就是皇上刻意留在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可是如今,十年过去,小兰心中的主子早就换成了皇后娘娘,小兰是奴婢,皇上有吩咐是不得不从,所以,既然知道娘娘终究会死,奴婢只好让娘娘走的清楚一些。”

“是谁给你的胆子,一个贱婢也敢跟皇上这么说话?要不是皇上给了你生命,你能有今天?”

宫夜并未说话,但是安柔此刻说的,也是他心中想要知道的。

是自己给了小兰第二次生命,她凭什么说慕容烟才是她的主子呢?

小兰听到安柔的话,依旧跪在地上,她抬头,满脸都是倔强,“正是因为奴婢一直记得这份恩情,所以才会听从贵妃娘娘的使唤,所以也才会,不惜害了娘娘也要听从皇上的旨意办事,但其实……”

“其实什么?”宫夜皱眉,此刻他已经站直了身子,不怒自威。可小兰似乎一点也不怕她。

她说,“娘娘一直信任皇上,所以不管皇上说什么她都信了,所以就算听到慕容家被满门抄斩的时候,娘娘也只是想跟皇上好好谈谈,甚至还担心,是不是真的是慕容家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可皇上……非但不肯见娘娘最后一面,还拿掉了她的孩子……”

宫夜只觉得全身一怔,大火已经蔓延在整个未央宫,他突然有些着急,他阴沉着脸,“那么,然后呢?”

“其实奴婢觉得,让娘娘这么死掉也挺好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娘娘曾经跟奴婢说过,她的一生都给了皇上您,如果有一天皇上不需要她了,或者是想要亲手毁掉她的话,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刚刚站稳的宫夜听到这话差点再次摔倒。

心甘情愿么……

“皇后娘娘爱皇上爱过了她自己,她其实早就料到自己会有今天,所以当真的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一直很顺从,可是皇上却步步紧逼……所以奴婢觉得与其让娘娘这么苟延残喘的或者,还不如死了来得更加直接一些呢,死了她还会好受点,说不定……”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