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独宠:展先生请克制

第19章 重新拍

周子栀完全愣在原地,心里逐渐明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第一天进组,就会被这样针对。

还是她太天真,本以为唐莎莎她们无非是让她多等一会儿,没想到……这才是目的。

她勾起冷笑,缓缓的攥紧了拳,胸口憋闷的厉害。

总不能把白灵牵扯进来,会不会帮她证明还难说,万一被报复,岂不是害了人家?

这口气,只能咽下去。

于湉啧啧小声,“你还笑,大家等你也就罢了,耽误剧组进度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什么人呢。”

芳菲急忙圆场,“好了好了,子栀你快和导演道个歉,也就算了。”

众人的千夫指,让周子栀很难受,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压抑的喘不过气。如果真的是她的错也算了……她紧紧的攥着裙摆,委屈的几乎就要将红裙扯破了。

王导也着实气了够呛,这展正勋莫深都在场,周子栀这不是存心让他下不来台嘛,就算她仗着自己是莫深的朋友,也确实是过分了。

王导黑着一张脸,并不打算给周子栀好脸色。

展正勋深邃的眸光望着瘦削的小女人,气不打一处来,平时和他不是很张牙舞爪耀武扬威的吗,在外面被人欺负成这样还一声不吭,出息。

周子栀强压下眼眶的酸涩,缓缓鞠躬,“导演实在是对不……”

“王导。”展正勋清冷的嗓音打断,侧眼过去,“我看这天也不早了,还不拍吗?”

“拍拍拍,这就拍!”王安急忙笑着,拍了拍手,“各部门注意,准备开拍。”

说着,看了一眼周子栀,“你也别杵着了,快点调整情绪,第一场就是你的戏。”

周子栀急忙点头,“好,我知道了。”

刘琦忍不住在心里给他老大点了个大大的赞,就知道老大才舍不得小嫂子被外人欺负呢。

导演场记板砸下,第一场第一镜,action!

今天拍摄的戏份,主要是芳菲饰演的梅妃将周子栀饰演的清儿进献给皇帝的一场戏,清儿一舞让皇帝神魂颠倒,唐莎莎饰演的皇后听到消息,急忙赶来从而牵扯而出的一系列恩怨……

御书房内,演皇帝的是当红的小生方宇山,童星出道年纪轻轻就是老戏骨了,更是有着庞大的女友粉阿姨粉,当之无愧的流量担当。

方宇山坐在檀木雕龙的桌案前,正在批阅奏折,他抬手端起茶碗,已经空了。

茶碗重重落下,拧着眉,“来人。”

一阵佩玲声响起,镂空朱门后飘进来粉嫩花瓣,旋转飞舞着落在了方宇山的手边。

他放下奏折,拿起花朵,佩玲声越来越近。

周子栀不着鞋履、双足粉嫩,纤细的脚踝处印着娇艳的花朵,腰肢纤细舞步轻盈,红袖甩动,袖上坠着的小铜铃,叮当作响。

方宇山抬眼过去,周子栀浅淡回眸媚眼如丝,笑容似有还无,纯净妩媚。

方宇山蓦地愣了,他是真的愣住了,知道今天饰演清儿的女演员要进组,他不喜欢应酬那些投资人,之前一直躲在了保姆车上,开拍了才回来,这个清儿,回眸一笑百媚生也不过如此了吧……

展正勋脸色越发的阴鸷,尤其四周那些盯着周子栀如狼似虎的眼神儿,让他周身的气场更冷了几分。

这个女人!这么赤裸裸的勾引男人,当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唐莎莎冷哼着翻了个白眼,周子栀的出彩让她很是嫉妒,回眸间发现展正勋的目光也牢牢的盯着周子栀,她更加不痛快了!

她才是展正勋旗下的艺人,展正勋带了资金过来捧她,总不能让人抢了风头!

唐莎莎愤愤的咬着牙,这个周子栀,等会儿有她好看的!

方宇山痴迷的从龙椅上站起来,走下台阶的时候一个踉跄,这个动作并不是设计好的,而是方宇山真的太过于痴迷,没有注意,眼看人就要栽下来,周子栀急中生智,变换着步伐舞步,长袖甩在方宇山的腰间,佩玲声下,将人猛地卷了过来……

花瓣自门外飞舞而来,方宇山旋转着靠在雕龙柱上,周子栀巧笑嫣然,柔美的高抬腿轻缓的搭在他的肩膀上,将方宇山瞬间腿咚在柱上。

柔顺的舞裤落下,露出修长紧致的小腿,花瓣飘落在脚上,脚踝处的印花栩栩如生。

方宇山眸中满是情切,抬手就要落在周子栀的小腿上……

展正勋再也坐不住了,脸色黑的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砸下。

“王导,你拍的这是什么东西!”

王导本来看的正兴奋,这场戏简直比他预想的还要好,听到展正勋的声音,才猛地脊背一僵,“卡!”

方宇山的手指在距离周子栀小腿还有一厘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俊痞眉眼中,透着几分惋惜。

周子栀急忙收回腿,不好意思的对着方宇山道歉,“抱歉啊,刚刚看你要摔倒,临时改了动作……”

说着急忙抬手拍了拍方宇山的肩膀,她没有穿鞋,片场的地面并不干净,生怕将他的戏服弄脏。

展正勋沉着脸,周身冷的不成样子,这个女人果然是水性杨花,竟然在他眼前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动手动脚!

刘琦冷的打了个哆嗦,糟心的看着展正勋,老大这是醋了吧?

作为一个合格的特助,务必要急老大之所急,想老大之所想……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王导,这部电视剧,是要几家平台上播出的。你也知道现在广电查的严,这么有失风化的戏份,你觉得真的好吗?”

展正勋周遭的气温,略显回升。

刘琦再接再厉,“还有你看看,那穿的都是什么,都没有几块布,知道的是舞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ji女……”

展正勋一个冷眼过来,气温又降了回去,刘琦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这老大也真是的,他说错个话,又没有骂小嫂子的意思,至于吗。

王导点头哈腰,“是是是,刘助说的对。”

刘琦笑着摆手,“这样吧,给她多穿两层,跳舞可以,尽量少有肢体接触,古人嘛,应该要矜持点才对。”

展正勋周身的冷寒气场,这才收了回去,刘琦暗自呼了口气,特助不好当啊。

王导答应着,招呼着周子栀,“造型师呢,准备妆发,等下重拍。”

周子栀提着裙子走向化妆室,半路突然被人抓住,大掌迅速封住她的口鼻,绝对力量的将她按在了墙壁上。

展正勋俊颜冷寒,眸光深不见底,咬牙切齿,“舞跳得不错啊。”

说着猛地抬起她的腿,粗粝的指尖从大腿划过,抚摸着她脚踝处的花朵,凑近过去,“真放荡。”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