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戈

第21章 桑林城

梅兮颜原本也打算送吕青野回越国,毕竟作为质子,吕青野不能离开越国。现在明显有一股势力要在暗中置他于死地,总归要把他尽快送回去,枢国才能安全。至于他回到越国会如何,与她无关。

“世子想何时出发?”

“等左侍卫苏醒过来便启程返回。”

“好。”

左寒山伤得极重,梅兮颜为了他能尽快醒过来,让路战下了猛药。作为鬼骑里的鬼医,路战只用了两天,就让左寒山睁开了眼,状况似乎好了很多。

梅兮颜把鬼隐三兄弟,曲仁、曲义、曲礼留在铁壁城辅助申云,虽然只有三个鬼骑,但站到军中,只怕也会吓得越军心胆具颤。

彼时康棣已率朔州军返回朔州,但拨出五千人马入驻铁壁城,申云慷慨地将康棣的将旗也插到了城头上。两位将军驻守铁壁城,越军还敢犯境否!

铁壁城事宜都安排完毕,十日后,左寒山已能起身走动,梅兮颜带着剩余鬼骑返回都城枢钥,顺道护送吕青野,随行的仍旧有伺候吕青野的梁姬。

事实上吕青野回到越国最快的方法是穿过一线河回北定城,再回越国都城乾邑,但梅兮颜担心被屠一骨残部暗中追杀。鬼骑入越国,暴露出去,事情总归糟糕。所以干脆绕远路,先到朔州,再通过姜国,返回乾邑。

朔州西南有座长山山脉,南北绵长一千八百里,是枢国和姜国的界山。在朔州境内设有一个西泰关关口,地处朔州境最西边的桑林城外,是两国通商互市的重要通行关口。

从这里进入姜国,再回越国,路程最短,而且相对安全。

刚进入桑林城东面的扶苏门,重伤的左寒山不堪路途辛劳,再次昏迷过去。梅兮颜见吕青野面露关切,也知道左寒山是吕青野在枢国“行为端正”的见证,便命鬼骑集体收起黑面巾和面甲,只戴黑斗篷的风帽,放缓马蹄慢慢进入城中,给左寒山一个相对平稳的休息时间。

非是鬼骑一定要装扮得如此惹眼,而是在桑林城,经常路过的巨商富贾都会带有这样的护从,以防山中的土匪打劫。

虽然盘踞在长山中的土匪已经被康棣剿灭,但鬼骑还是弄了一身黑斗篷黑面巾,目的是尽量遮盖他们的铠甲以保护他们的身份。枢国人不缺战甲,但白色的铠甲却十分惹眼。

枢国原本人人备有战甲,普通百姓的都是自己制作,所以各种质地都有,五花八门,在几十年前,农闲时各家的爷们女人都坐在门口,一边制甲一边讨论技巧和技艺改善,也算是枢国别致的一景。只是随着重文轻武之风的普及,制甲之风也慢慢没落了。

风气虽然没落,但见识却足够,尤其在桑林城,各种形色的客商都有,百姓早已见怪不怪。

吕青野也推开车门出来,坐到车板另一侧,认真仔细地打量这座闻名已久的互市之城。

程铁鞍选的路线是走桑林城的外大街,也是最繁华热闹的一条商业街——东西通长走向的枢秀街。

整条街上鳞次栉比的二三层建筑随处可见,雕花斗拱架着翘角飞檐,有些檐下坠着惊鸟风铃,风卷来时叮当作响。更多的是檐上蹲着的必不可少的檐角走兽,寄托着商家消灾灭难、逢凶化吉、招财进宝的美好心愿。

站在街上一眼看过去,两侧的酒旗店招上下左右密密麻麻五颜六色,在风中翻飞如彩蝶。慢慢前行中,一忽儿闻得酒香扑鼻欲醉,一忽儿又菜香四溢勾得人食指大动,再一忽儿茶香清雅。街边小摊也不甘示弱,各色贴饼米糕腾腾地冒着热气。

桑林城本地盛产桑树,因此得名,有桑便有蚕,纺织乃是一绝。各种品质上佳的绫罗绸缎不仅供应枢国本国,还是互市的重要商品之一。

因着互市之便利,整个桑林城也逐渐变成一座汇集各国商品的特色之城。从日用纺织、药材食品、玉器棉花,应有尽有。

吕青野从各色店招上便能看出枢秀街从东到西分门别类的布局设置,心中极为向往,这城里的繁华缤纷远超越国都城乾邑。这才是真正提高国力的基础,打打杀杀抢来抢去耗费国帑民力,百姓苦不堪言,哪有这种互市交易来得更加平和和便利。

正有些出神,前面一家丝绸店的门内突然跑出五六个梳着总角的小男孩,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扫帚,嘻嘻哈哈打闹着。

一个俊秀的男孩儿出主意,大家都安静下来:“我们石头剪子布,谁输谁当屠一骨,其他人都当鬼骑!”

没人反对,一群小毛头围成一圈,石头剪刀布喊了好几轮,终于哄然一笑,一个胖胖的男孩成了屠一骨。

“我做大鬼骑!”

“我当二鬼骑!”

……

五个鬼骑少年按顺序给自己临时起了个名。

分派完毕,胖“屠一骨”被孤立在一旁,另外五个站在他对面。

“弟兄们,保住铁壁城!冲!”俊秀的男孩儿是大鬼骑,右手高举起扫帚,气势磅礴地大喊一句,大家扫帚齐上,朝着胖男孩就打过去。

被指名的胖“屠一骨”倒也真是厉害,以一敌五,竟然还支撑了几扫帚,之后便被分开的五人前后左右地围打。

胖“屠一骨”被打得涨红了脸,憋着气不说话,左支右挡地招架不住,便有些急了。扔了扫帚,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匕首,便要刺向“大鬼骑”。

“他有刀!耍赖!”三鬼骑看到了,大叫道。

“鬼骑不怕阴招,看我的!”大鬼骑竟然举着扫帚就冲向胖“屠一骨”。

丝绸店里的掌柜听到孩子们突然喊着“有刀”,三步并作两步跑出来,比大鬼骑速度还快,一把抓住胖男孩握匕首的手腕,抢下匕首,却温言安慰道:“以一敌众输了不丢人,但破坏游戏规则就丢人了!匕首我先收着,等你明白爹这话的意思,再给你。”

随后摸着男孩的小脑袋,神情严肃地说道:“老祖宗的话要记住——初五之前动刀剪,一年是非全难免!今日不宜动这些东西,会招惹晦气。”

男孩儿显然气难平,但却很尊重父亲的话,涨红的小脸垂得低低的,不说话。

“你们几个也是,做事都得守规矩,记得别给咱枢国丢人!”男人环视了剩余的孩子,很是郑重地教育着。随后一拍儿子屁股,笑道:“去玩吧!”

少年心性,本就气的快,忘的也快,哄笑着跑远了。

男人喊道:“都别跑远了,今天迎财神,谁也不能离家太远,可别错过财神爷给的财气。”

街角拐弯处传来孩子们的开心的应和声:“知道啦。”

吕青野也感染了这喜庆、调皮的气氛,不由自主地跟着笑起来。

他所向往的,便是这样和平的场景、繁盛的城池、富庶的百姓、和乐的生活……

梅兮颜转头,看到的就是吕青野满脸渴望地神情。

相比吕青野的渴望,梅兮颜则是满心的自豪。这是她的国家,祥和安定的百姓和居所,为了保护眼前这繁荣盛景,她甘愿耗尽她的生命。

比起第一次来桑林城的梅兮颜、吕青野等人,桑林城的百姓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商旅大队或是骡车小户,见到鬼骑这排场,相熟的人也不觉就凑到一起小声猜测,这是哪里来的商贾,好强大的气势。

十个鬼骑露出真面目,虽被风帽遮住了一些视角,但看上去仍是各个英伟、秀美。骑着高头大马,黑色斗篷整齐地披在身上,落在马背上,更显威武壮穆。队中还有一架双马马车,赶车人亦是面容俊雅,可知这一队人马定然都是大有来头。

有热心的桑林人提醒他们:“今天是大年初五,新年的互市首日定在每年正月二十一。贵客们来得有些早,城西有各种客栈可供歇息,若是想找宅子独立居住,从前面街口向南拐,走不多远就能看到“赁务馆”的牌匾,那里可以租赁宅子,价格很公道。”

“多谢。”程铁鞍礼貌地回了一句,破天荒地笑了一下,但他后面所有人都没有看到。

一行人到了城西,眼前是一块单独辟出来的巨大方形场地,占地大约五十亩,建有一排一排的、大小样式都相同的平房,一条内河自城西蜿蜒流入,围绕住这块场地,河上架着十余座石桥,作为通行之用。

这里便是互市的专用区域,有进出桑林城的专用城门,开市后还有桑林城的驻军巡防,十分规范。

目前场地上正有几人在清理积雪,为半个月后的开市做准备。

“若是我们也能互市多好。”吕青野看着空荡荡的互市区,淡淡地说了一句。

“那你要多努力。”梅兮颜也淡淡地回了一句。

“好。”吕青野应了一个字,眼底闪过一抹晶亮的神采。

这两人目前境地都相当不自由,却仍在心中展望着美好的未来。

其他人没有说话,静静地从城西的广茂门出去,吕青野钻回车中,继续隐蔽行藏。鬼骑也重新戴好面巾,恢复一群黑煞神的模样。

站在官道已能遥遥看到前面一条黑线,便是巍峨的西泰关。

此时路上的积雪已被军民齐力清除,很是通畅。平日里这条官道上各国平民、商贾等来往频繁,极其热闹,此时正值新年,反倒是一年里最冷清的时段。

快马行了一段路,桑林城已要消失在视线中。

旁边山道上下来几个猎户,扛着的猎叉上倒挂着野鸡、兔子等小野物,一脸满足地讨论着如何过年。

梅兮颜一群人经过他们身边,他们还热情地打招呼。对浑身罩着黑斗篷、穿戴盔甲和黑面巾的他们也是见怪不怪。

梅兮颜抬头,日头偏西,差不多申时了。再转头看到猎户们继续谈笑着朝桑林城门的方向走去,略微皱眉。

“来这么远的地方打猎,总要两天一夜才能打到一些猎物,他们就一身棉衣,不像在山里过夜的。”程铁鞍看着那些猎户转出来的山路口,没什么感情地陈述。

“何止!迎财神的日子不在家里老老实实呆着,跑出来杀生也很古怪。”顾晓道。

“猎叉,像缩小的厚背刀。”作为哨探,被程铁鞍和顾晓抢了风头,让苗风有些小失落,立即补充一个重要细节。

“打起精神,留意——”

梅兮颜话音未落,前面左右两旁的山坡上突然滚下无数落石堵住前路,同时右侧山中箭矢如蝗,朝着他们猛射过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