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元九天

第十三章 不简单的父女

星明之所以要他接一拳,就是让他们知道,招惹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不相信一个有如此能力的老人,不知道他的用意。

所以他放心走了,此时已经是中午了,星明肚子饿了,来到一家门店,足足吃了二十大碗面,自己的肚子才不抗议。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老板付账。

好嘞,老板出来:先生,一共400元。

拿去,星明拿出银行卡说。

老板干笑,先生,这里只收现金。

星明听到这句话,脸色都不好了,现金自己没有啊。

看见他店里还有伙计:老板,我没有现金,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去银行,我取钱还你。

老板犹豫了,那个被星明叫伙计看这边好像有什么事,走过来,看见熟人:星明,怎么是你?

一个女孩头戴草帽,身穿褪色短裤,面容甜美,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的。

星明,疑惑了,你认识我?

老板疑惑看了自己女儿,认错人了?

看了看桌上满满的碗,又自己爸爸说他没现金,想到学校里星明吃饭,从不点多的情况。

你走吧,不用还了。

星明听到这句话是高兴的,可看到女孩眼中的怜悯,就不答应了,凭什么可怜我啊,我什么地方让你可怜了?

不行,这钱必须还,星明肯定说道。

女孩听见:那好,给钱,一共400。

我没有现金,去……!

被打断了:没钱你还什么?其实没什么的,我们同学一场,就当我请你吃饭了,只是遇见同学别说不认识。

我,星明有苦说不出。

好了,小伙子,没钱人家姑娘请你吃饭了,你还想咋滴?

走吧!别影响这里老板做生意。

行,我走,星明跑了。

看着离开的星明叹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当初那个生活困难,但自强的男孩,也有一天出来“招摇撞骗”。

女儿,他是?这个老板问。

老板叫沈文锋,女孩叫沈雨晴。

同学,生活困难,只是没想到也有出来骗人的一天,沈雨晴话里满是惋惜。

哦,沈文锋淡淡一句,没准有人问,一个老板,开个小店,怎么这么大度。

他们是隐形富二代啊,沈文锋可是很疼女儿的,而且四百块对他们根本不是事。

过了一小会,店里来了几个虎背熊腰的人,老板来几碗牛肉面。

好的,请问要几碗?

你瞎啊,没看见我们五人啊,凶气腾腾说。

老板他们明显来坏事的,一名顾客说。

小子,就你嘴多,五人走过去,这名顾客瞬间不说话了。

来了,五碗牛肉面,老板幺喝的声音响起。

其中一人,手向后面扫去,狠狠打在沈文锋身上,不过沈文锋本人没事,那个原本想让沈文锋吃亏的,倒捂着手,满脸痛苦,大叫。

其余四人,以为这是装的,为的就是让他们有借口发挥。

小老头,你什么意思啊,有你这么对客人的吗?大叫。

是,是,是我不对,这样吧!给你们五百,你们带他去医院看看。

几人感觉有戏,老板你说你开这么大一个店,赚的肯定不少,我兄弟都这样了,你说是不是给个一万二万的,一人打了打手指,做出一个谁都懂的手势。

哦,哦,我知道,兄弟这样肯定不轻,给一万,你看……?沈文锋贱贱笑说。

哈哈哈,还是老板懂事,几人大笑。

突然在桌子上痛苦的肌肉男,发出听不清的声音。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但都认为坑这个老板可以再坑多一点。

人啊,都是得寸进尺的。

老板啊,你看我们兄弟不同意,是不是给个三四万的?

哭了,他们那位躺在桌子上的兄弟哭了,这老板惹不起啊,给他们暗示,他们坑的更厉害了,真是遇上猪队友啊,刚才打在沈文锋身上,简直打在铁上,疼的自己都说不出话了。

哼,爸交给我,沈雨晴走过来说。

看着生气的沈雨晴,几个人笑了。

我的女儿这么说了,你们走吧!钱反正你们也拿不走。

几人笑脸阴沉下来:老板别不识抬举,哥几个,让小老板知道动我们兄弟的下场。

做出让骨头噼啪响的动作,想吓谁呢?装逼的动作让沈雨晴无情的话语戳穿了。

妈的,老子就先弄死你这个小姑娘,冲上去了。

沈雨晴一个侧身,成功闪避,接着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飞了出去,几人看呆了,这特么是电影?一个重二百多斤的一脚飞了。

其他人想跑,可速度太慢,被沈雨晴踢飞了,接着在门口上演一场“激情戏”,周围的瞬间就被人占满了,大家都说,好。

沈雨晴一只小手,抓起一人,还敢不敢?

不敢了,不敢了,都是皮青脸肿的。

滚,几人风风火火的跑了,突然一人跑回来。

还想挨揍是不是?沈雨晴气凶凶说。

没有,没有,大姐,还有一个兄弟没走,我是回来带他走的。

那人麻溜的抱起一人跑了。

沈雨晴大声向周围说:各位乡亲散了吧!散了吧!

人都散了,只有一个没走,是星明,眼神火辣辣盯着她的腿,星明的眼神让她手忙脚乱的捂住自己的腿,可一想,腿被看了也没什么,穿短裤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星明,你干嘛?朝他吼道。

星明立马上前,蹲下看起她的腿,接着摸起来:真是天生神力啊。

原本沈雨晴被摸想一脚踢过去的,可听到星明这么说,骄傲了,我可是炼过的,心里想到。

冰肌玉肤的美腿,让人如想菲菲。

突然感觉腿上一阵疼痛,沈雨晴大气,用脚踢了过去,被星明避开了,连忙跑进店里,躲在沈文锋后面。

爸,你让开,沈雨晴大叫。

伯父,你可得救救我,她一脚下去,我还不得送太平间。星明可怜兮兮说。

女儿有事,好说,好歹是你同学,别动粗,沈文锋尴尬笑道,因为星明抱着他,想用他做挡箭牌。

经过他父亲的一番劝阻,“脚”老实了。

可恶,自己的脚不仅被摸,还被捏了,想想就生气。

星明原本刚走出来,看见她心情不平定,又跑了回去。

让沈文锋一阵摇头。

沈雨晴脸红着,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竟然让腿被他摸,想想就不可理喻。

你来干什么?沈雨晴没好气说。

我?星明指着自己说。

不是你,是谁?沈雨晴又爆发了。

星明,从口袋中拿出两叠红纸。

我来还钱的,傻笑的星明。

你,你,怎么有这么多钱?你去抢了?沈雨晴大叫道。

什么抢,这是我自己的钱。

你怎么可能有这笔钱?绝对是抢的,沈雨晴坚定说,如果他有这笔钱,用得着在学校省吃俭用?精打细算?

星明扔下两叠红纸,走了,自己还了钱就好,理那么多干嘛?

沈雨晴拿起钱,立马追出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