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蜜恋,总裁放过我

第14章 (02)

雨滴落在车窗上,被雨刮器轻轻挥落。

小孩哪懂什么利益得失,陆家每次开派对,岳家姐妹是一定要热情参与的。只是随着参与的次数过多,在岳清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在岳清幽身边的人越来越多。

陆少谦也是其中一个。

“吃饭了吗?”

正当岳清扬陷入回忆时,手机忽然想起,熟悉的声音随着耳机直接灌入心里。

“没...你呢?”原本下意识想要拒绝,她忽然对他的生活感兴趣。

“我也没有,不过我中午出去的时间太久,晚上没有时间找你了。”时寒鸷望着电脑邮箱里提醒塞满的各种流程文件,长长地叹了口气。

岳清扬以为对方又要开始夜班,有些不忍:“要不要跟着我学习?有了经验,以后你找工作自己创业,都很方便。”

时寒鸷眯起眼睛,望着桌边杂志上写的“收购之王”,忍俊不禁。

“还没认识几天,已经开始为我一辈子打算了?”

良久,男子语气痒痒的,染红了女孩的脸颊。

岳清扬已经习惯对方在口头上占便宜,不理他:“我挂了。”

“等等——”

“我是提醒你,明天下午三点还是在今天的餐厅见面,我二叔每天下午去那喝茶的。”

“那你呢?”想到一个人要去说服这么大的合作案,岳清扬心中实在是有点怯:“万一我说错话了...”

晏殊从门外进来,冲时寒鸷扬扬手里厚重的文件。

“我的工作又要来了,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时寒鸷可怜巴巴叹了口气:“对了,恭喜你,听说HY的所有主管员工对你提出的新方案非常满意。”

“那当然了。”听到这样的认可,岳清扬笑着望着窗外,语气也亲昵了许多:“好吧,我等你电话,明天见。”

刚刚到家,便看到岳清幽抱着陆少谦送的9999朵玫瑰兴奋让岳夫人拍照片发朋友圈,说明一切又恢复正常。

她轻轻吐吐舌头,无限的同情陆少谦。

“对了,明天陆少谦请我们家人吃饭,你一起吧。”岳清幽看到对方出现,眨眨眼睛一脸得意,刚刚的痛苦难过全部瞬间忘记:“我们明天坐私人飞机去山顶吃饭,你给公司打声招呼,我明天要用楼顶。”

岳清扬转身望着岳夫人和岳清幽:“我明天不在公司。”

“你不在公司你去哪里野?”岳夫人听到她说自己不在公司,立即皱眉质问。

“我明天要见时家人,谈合作案。”

岳夫人没有反驳,只是两只胳膊抱在一起,指尖轻轻敲击着。

等待岳清扬上楼之后,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你好,好久都不联系了。对了,听说你们在做什么企划是吗?”

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

时寒鸷的办公室里灯光依然明亮。

晏殊煮了一杯咖啡送在时寒鸷手边,看到他倒在椅子里皱着眉头盯着屏幕。

“时先生,还是没有签字同意吗?”

时寒鸷起身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自觉的皱眉望着窗外的浓浓夜色。

晏殊眼神落在岳清扬写的HY新的合作企划,又看看时寒鸷。

“不能放弃吗?”

看到时寒鸷没有说话,晏殊叹了口气:“如果答应了时先生,那么以后关于城建发展方面我们就是失去了掌控权,很危险。”

“所以我在想,要不要用股份交换。”时寒鸷点点头也担心一旦权力分散,那么整个时家离崩盘,也不远了。

“时总...”晏殊颤抖着叹了口气:“公司已经有风言风语,您和岳家小姐在一起,对这次合作不看好的人,越来越多。原本董事认为您独断专行,现在,恐怕更难。”

“哦?”时寒鸷意外的笑笑:“这不是风言风语。”

“那么,我再和时先生那边沟通,看能不能有其他的方案。”晏殊一脸震惊,张着嘴巴半晌,最后想到的也是工作。

“对了,给我将明天下午三点的时间空出来,我有约会。”想到要见面,时寒鸷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丝微笑:“二叔那边,我去负责,时间也晚了,你先休息吧。”

夜更深。

风声。饮水机的声音。电脑的声音。还有心脏跳动的声音。

男子的背影在夜里显得格外萧瑟。

他垂下眼望着手里的电话,抿抿嘴按下号码,表示妥协。

岳清扬坐在昨天的餐厅里,望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有些紧张。

她将手里的企划书检查了好几遍,握着文件的边缘已经有些发皱。

果不其然,时针刚刚指向三点,时寒鸷的二叔带着部门人员来这里下午茶。

岳清扬看到时寒鸷没有出现,竟然有些失望。

一时失神,对方竟然坐在了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整个桌子热闹起来。

“他到底在做什么,怎么不接电话?”岳清扬看到时寒鸷还没有出现,有些着急的跺跺脚,继续打电话。

电话终于接通。

“嗯?”

听到男子睡意惺忪的声音,岳清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啊?”

听到对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岳清幽又气又急:“你答应过来陪我说服你二叔的,现在已经三点了,你不要告诉我你放弃了?”

“哦,”时寒鸷从几十人的视频会议中站起来,低着头走到门外轻声道:“我不是放弃了,而是我将你的企划书告诉二叔了,他觉得很不错。”

“他没有什么要求吗?比如说报酬什么的?”岳清扬并不认为自己第一次就能做到完美,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当然有,关于利益分割这里,他当然希望我们更多。不过,你提出的这个数值,董事局可以通过。所以他说的再多,你只要盯着他的眼睛拒绝他就行了。”时寒鸷将于二叔谈判的要点告知岳清扬。

“可我还是很害怕。你不来吗?”岳清扬小声的打电话,一边望着时家二叔意气风发的神采,更加没有底气。

听到女孩小声的求救,时寒鸷顿了顿,心都快要融化了。

只是自己该做的,都做了。

最后一步,必须是她来做,才可以。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等着晚上和你一起吃饭庆功。”

岳清扬放下手机,望着不远处的时经理,思索着如何打招呼。

终于,她还是站起来,拿着厚厚的合作企划案朝对方走去。

旁边着急送餐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两人撞在一起,岳清扬被撞倒在地上,而自己的企划案被溅上汤汁掉在了一边。

“哎呀——”眼看着手里的的企划案飞了出去,岳清扬不由得闭上眼睛迎接自己最惨的一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