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蜜恋,总裁放过我

第10章 男公关or男助理(01)

高利润带来的高风险高刺激,继而带来的打击,也是巨大的。

岳清扬红着眼睛快步离开时家的办事处,担心一个阻滞,眼泪又会落下来。

车门刚刚关闭,一个黑影便拉开副驾驶的门径直坐了上来:“怎么样?”

“怎么又是你?!”原本心情欠佳,看到讨债鬼,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女孩眼睛一眨,眼泪落泪下来:“每次见到你我就没好事,你是不是传说中的扫把星啊——”

时寒鸷没有反驳,只是乖乖的递上手帕让女孩擦擦眼泪:“你是因为合作的事情去找时寒鸷么?他说你了?”

一说到伤心处,岳清扬哭得更大声,一边擦擦眼泪,临结束还特意擤了擤鼻涕,这才心里舒服了些。

“公司让我目前负责和时家的合作,我来找时寒鸷,他说之前合作中的异议已经告诉公司,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时家不愿意合作的原因。只剩下俩天了,要是这份工作做不好,我担心我以后都找不到工作了。”说到这里,岳清扬望着对方可怜巴巴:“我该怎么还你钱...”

时寒鸷在心里狠狠责骂晏殊,嘴上却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在时家有认识的人,我帮你打听打听。”

“你真好。”岳清扬听到对方这样说,感动不已,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在时家也有客户吗?”

时寒鸷心里顿了下,苦笑着摸摸对方的脑袋:“是朋友。”

“哦。”

时寒鸷望着身边的女孩,长长地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她才会意识到自己不是男公关呢。

“原本谈好的工作突然阻滞,只有两个原因,要不然是钱没有到位,或者是人心没有满足。”时寒鸷坐在副驾驶上,低着头检查岳清扬提供的文件夹。

“是不是我写的很乱?”岳清扬小心翼翼询问道,担心对方看不懂。

对方沉默了十几分钟,抬起头深吸一口气道:“你的策划勉强还说的过去,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你根本没有去过HY电视台,甚至没有看过他们之前的节目。你只是简单的提出了重新开发,但是HY的员工对于冰冷的策划比较反感。第二,就算是和时家合作,你也只是知道时寒鸷是总裁,但是整个时家有董事局在掌控,并非他一人。”

说到这里,男子又接了一句:“其实时寒鸷那个人挺好的,我相信你刚才的委屈肯定是有误会,说不定那个人就不是时寒鸷。”

“是吗?”岳清扬原本混淆的思绪被对方轻轻点拨之后,瞬间觉得清晰许多。以前只想着时寒鸷是敌人,没想到处处是对手。

“说不定时寒鸷长得又老又丑见不得人,所以才会找傀儡。”女孩终于找到出气口,恶狠狠道。

“说不定恰恰相反。”听到自己在对方心中如此不堪,男子靠着副驾驶的门歪着身子冷冷道。

说到这里,岳清扬眼睛一瞥:“下车。”

“什么?”每一次和岳清扬在一起,就像是坐云霄飞车,完全不清楚对方下一句要说什么。

“我现在要去HY,你...马上到工作时间了吧。”想到自己如此干脆的过河拆桥,岳清扬红着脸鄙视自己。

奈何对方已经完全习惯被虐打。

时寒鸷看看手机时间,叹了口气道:“等你直接提着包去HY只靠诚意感动世界吗?刚好我在这两家公司都有朋友,我去时家的公司打听下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半个小时后我找你,我们一起去HY电视台。”

望着对方在短时间内运筹帷幄的自信,岳清扬竟然看呆了。

时寒鸷望着女孩终于不再排斥自己,甚至对自己言行顺从,微微一笑。

岳清扬刚准备说什么,抬起头望着对方的微笑,忽然心脏落在了软软的草地上的感觉。

“你说,要是我帮你完成了这么大的企划案,你回报我什么?”

“你会赢吗?”岳清扬摇摇头,自己都无法确定自己可以完成,更何况是他。

“要是我帮你赢了,你和我结婚。”时寒鸷跳下车,走到岳清扬车窗边,弯下腰一只手撑着车窗,眼眸里全是她。

“我才不形婚。”岳清扬一口否决。

对方别过脸微微一笑,重新凑近她的脸颊,呼吸温柔的落在她的脸颊:“这么说你想和我睡?”

岳清扬看出对方是故意在逗自己玩,咬着下唇愤恨的将油门踩到底,歪着脑袋望着对方,用轰隆的发动机声音代替自己的回答:“流氓!”

时寒鸷双手举起投降:“我可什么都没做。不过我现在要去做点什么了,等我。”

眼看着对方潇洒着朝马路对面的时家公司走去,岳清扬默默地吞了吞口水。

天生一副好皮囊。

“时总?”时寒鸷从门外气势汹汹进来,望着晏殊不说话。

“岳清扬已经走了。”晏殊看出老板脸色有异,战战兢兢道。

“嗯。”

“那我先退下了。”晏殊只觉得老板脸上的表情怪怪的,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下意识尽快撤离。

“对了,你把这份文件送到城北星天地的商场。”时寒鸷从抽屉里取出一叠白色的A4纸,分塞在两信封里封好,交给晏殊道:“然后再把另外一份文件送到城南美美国际。”

“好。”晏殊接过文件看到信封上面什么都没有写,拿出手机道:“有电话或者名字吗?”

男子纤细的手指敲敲桌面:“我请你来是解决问题,不是提出问题。”

“是。”晏殊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时总,办事处负责人将本年度的财务报表已经整理好,交给您签字。”

说着,递来一个粉色的文件夹。

文件夹中散发着迪奥花漾甜心的香味。

望着时寒鸷冰凉的眼神,晏殊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是位美女。”

“你告诉她,公司提供了正常的文件夹和A4纸,不需要员工破费。如果她真的希望多为公司出钱出力,把公司工会主席的电话给她。我非常感谢她对公司的热爱。”

晏殊不再解释和反驳,疯狂点头顺从,期待自己快点离开今天莫名暴躁的老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