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第13章 本殿下娶你

凤慕涟塞下嘴里的鸡翅,十分感动的向秦和钰露出一个感动的笑容,顺便送了对面的人一个白眼,这人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今天竟一直明里暗里的挤兑她。

裴弘焕瞧着对面两人的互动不由越发觉得心头郁气难平,不由皮笑肉不笑道:“这可不是什么谣言,而是我亲眼所见。当初她跟在我那二弟身后可是没少在我面前出现,甚至还……还为了搭上本殿下不惜在外头胡言乱语,秦相如今能毫不介意,倒也当真是好修养。”

秦和钰不禁皱了皱眉,瞧了裴弘焕一眼,平日间太子殿下不说惜字如金却也不喜多言,今日却对着凤家小姐的名声一事穷追不舍委实有点失常,无奈道:“在下说过此事在下自会考量,不劳殿下费心。”

裴弘焕说了一堆,见对面的人仍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不由越发恼怒,冷冷道:“如凤小姐这般朝三暮四水性杨花之辈,本殿下奉劝你还是小心些为好。”

而还在与饭菜搏斗的凤慕涟听闻此话却终于忍不住了,她将手中的鸡腿扔在桌上,冷冷斜睨着裴弘焕,若不是还顾忌着些形象只恨不得去揪着他的领子提起来:“我原先倒是未曾发觉,太子殿下竟如此好说人口舌,比之巷口的三姑六婆都不遑多让了。”

埋头在饭桌之上的骆邢颢听闻此言险些将口中的饭菜喷出来,缓缓抬头递给凤慕涟一个崇拜的眼神,敢说当朝太子殿下像长舌妇的女人凤家小姐想必是头一个了。

只是他原先也见过这凤家小姐几面,那时她确然是跟在二皇子身后,还帮着二皇子对付太子殿下与五殿下,性情颇为骄纵,倒没看出来,这凤家小姐竟还有如此一面。

说来,从前自家殿下说起这凤家小姐无不面带厌烦,这才几日不见,竟就一副对凤家小姐十分不同的模样,十分可疑啊。

骆邢颢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瞧了瞧边上的两人,只是瞧两人剑拔弩张的模样终是默默又低下了脑袋,未免被误伤,他还是接着吃瓜吧。

裴弘焕冷眼瞧着凤慕涟终于爆发的模样,同样不遗余力地嘲讽道:“凤小姐前些日子还对我那好二弟痴心不改的模样还历历在目,想不到今日就搭上了秦相,手段如此过人还不许本殿下说上一二?”

凤慕涟欲辩解那个爱慕他二弟的不是自己,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索性破罐子破摔梗着脖子道:“无论我曾思慕于谁,反正不是太子殿下,与你何干?”

裴弘焕闻言也有了些火气,冷冷地争锋相对道:“我这是替我的好二弟与秦相担心,毕竟凤小姐先痴心于我那好二弟,转头又欲与秦相议亲,如此朝秦暮楚之人实在难以取信于人。”

凤慕涟却怒极反笑,拍案而起俯下身形凑到裴弘焕眼前,与他鼻尖相对咬牙道:“若是我随便说喜欢于谁都要嫁谁,那我最应当嫁的岂不是被我毁了清白的太子殿下你?”

裴弘焕看着蓦然凑到面前的小脸一时微微有些失神,眼前之人这副瞳中映着小火苗,光芒灼人的模样他竟是头一回见,虽不十分符合大家闺秀的举止,却是意外的生机勃勃。

凤慕涟见眼前之人莫名出神不言不语的模样,以为自己终于将他怼的无言以对,扬眉嘲讽道:“太子殿下莫非要娶我么?所以我说,既然我所嫁之人并非是太子殿下,殿下还是少操这份闲心……”

凤慕涟话还未说完,便听到裴弘焕重新斜倚回椅凳之上,好整以暇地道了句:“好。”

……???

她刚刚说了什么?凤慕涟一脸茫然瞧着裴弘焕,满脸不明所以的模样,裴弘焕见此微微挑了挑眉再次气定神闲道:“方才凤小姐不是问本殿下要不要娶你吗?本殿下说‘好’。”

凤慕涟身为凤侯的嫡女受宠程度可见一斑,凤侯身为三军之中的老人,纵使早已卸甲威望却仍旧不减,若他娶了凤慕涟,即便得不到军中的支持却也能保证不被其余人拉拢过去,尤其是他那个好二弟。

想到此,裴弘焕越发觉得娶凤慕涟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凤慕涟将自己说的话在脑中倒带回放了一下,瞬间恨不得以头抢地,一口老血梗在胸口,刚想直接说自己方才说的都是气话,并不作数,却见裴弘焕又似笑非笑地望向她道了句:“莫非凤小姐想出尔反尔,食言而肥不成?”

“谁出尔反尔了……”凤慕涟本能的一口顶了回去,却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心里的小人越发欲哭无泪。

“那好。”裴弘焕闻言满意一笑,缓缓起身勾唇道:“即是如此,那三日之后,本殿下会亲自上门提亲,到时还希望凤小姐不要临阵脱逃才是。”

凤慕涟看着裴弘焕脸上的笑意,只觉得手上蠢蠢欲动,恨不得直接一拳轰上去,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一番才努力做好了心理建设,反正在古代嫁谁都要嫁,这个人虽然性格恶劣了些,好歹皮相不错,嫁了也并不十分吃亏……

只是她还在努力在心中说服自己嫁给这个人的时候,却听对面之人又开口道:“既然凤小姐即将成为太子妃,便希望能谨言慎行些,莫要再招惹些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说到“不三不四”之时声音更是加重了几分,其中之意昭然若揭。

凤慕涟咬牙狠狠瞪了他一眼,只是出口的话却不好再收回,只好咬牙扭头走人她怕自己再不走会直接用拳头招呼上去。

裴弘焕目送凤慕涟走出了酒楼,方才不紧不慢地同样转身离去。原先还缩在一旁的骆邢颢同情地看了眼还是一脸懵逼模样的秦和钰,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

于是原先还坐满人的雅间瞬间就成了空荡荡的模样,徒留下秦和钰仍旧一脸茫然,百思不得其解,他分明是同凤家小姐出来赏景游街交流感情的,为何最后却成了这副模样?

……

凤慕涟离开酒楼以后就直奔回家的路,待走到家门口时,她又想起了方才酒楼里发生的一切,抬眸瞧了瞧家门口,她从没觉得自己像今天这样怂过。

她回去以后要怎么跟自家老爹解释?对不起啊,父亲,您想要的丞相女婿,女儿没有撩到,但是女儿给你撩了个太子女婿回来。

怎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站在家门口拧眉思量了半晌,凤慕涟挠了挠脸自言自语道:“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要怕,谁知道裴弘焕那个家伙是不是在消遣你!”

给自己鼓了鼓劲,凤慕涟这才踏进了家里的门。

凤慕涟刚一进来,一个门房就快步冲了进去,嘴里还高声喊着:“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凤慕涟略一思忖便知道了这必定是她父亲的安排,可总不见得让她学那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吧,她只得暗自吸了一口走了进去。

前厅里凤益承端端正正地坐着,瞧见凤慕涟过来也只是微微颔首,但眼底却难掩热切:“今日与秦丞相相处的如何?”

凤慕涟就知道父亲要问到这一茬,她摸了摸鼻子,一派天真说道:“什么怎么样?”

“自然是秦丞相此人如何?你……可中意?”

“父亲,这同中意不中意有何关系?您不是让女儿跟秦丞相出去,好让他指点一二吗?论学识,秦丞相三元及第,当真是无人能及。”

虽说是一个现代人,但是被问及这种事情,凤慕涟还是难免有些羞赧,更重要的是她还未曾想好用什么借口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

凤益承闻言皱了皱眉头,沉声说道:“你呀你,平时看着挺机灵,怎的这种事情就是不开窍?”

恰逢这个时候苏惜月带着凤卿晚走了过来。

苏惜月看了凤慕涟一眼,眼底是厌恶,但脸上却扬起欣喜的神情道:“涟姐儿回来了!”

凤慕涟冷眼瞧着看似热情,实则不喜她的苏惜月,暗自摇了摇头。明明不喜欢她,却要装出一副我很疼爱你的样子。凤慕涟看着都替她觉得累。

这时,凤卿晚缓步凤慕涟面前,捏着帕子柔柔弱弱地笑了笑道:“听说今日姐姐同秦丞相出去了,真是恭喜姐姐了。”

“恭喜我?恭喜我什么?”凤慕涟斜眼看了一眼凤卿晚,眉目间皆是温婉的笑意,半分也没有以前的阴冷。

凤益承见此暗自点了点头,自家闺女果真是长大了。

“自然是同秦丞相……”凤卿晚掩帕娇羞一笑,随即抬眸看了一眼凤慕涟,眼底尽是讥笑:“难道姐姐尚未如愿?也是,秦丞相三元及第,年纪轻轻又官拜丞相,想来眼光应当是比较高的。不过无事,妹妹相信,往后姐姐多见见就好了。”

凤慕涟怎么听这话都觉着难听,这凤卿晚分明就是在明里暗里地挤兑她。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