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四嫁皇妃

第19章 幕后宫之争

“回皇上,凝妃……”萧然皇后丝毫不漏的将方才殿中的话说给了卿帝,包括清妃口中所说的亲密举止,也正是那所谓的苟且之事。

当卿帝听完事情的经过后,凝眉看向眼前的白衣女子,凌厉的眸光里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光泽,信步走到沈凝烟的面前,沉声道:“凝妃,起来回话。”

“谢皇上。”得到恩准后,沈凝烟倒是毫不客气的站起身来,放眼观去,她一个被告竟站着,一群原告竟都唯唯诺诺的跪在地上,这场面还真是滑稽的很。

“皇后所言是否属实?”卿帝高大的身子站在她的面前,眼前的人儿只到他的肩膀而已,娇俏的出奇,可是她全身散发的气势却丝毫不逊色于他的萧然皇后。

“回皇上,臣妾昨夜宴席散后确实与宇文将军在凉亭内交谈到很晚,但是绝非像皇后娘娘所说的那般不堪,臣妾与宇文将军只是非常投缘的朋友而已,并没有做什么所谓的苟且之事,亦是没有私会这一说。”沈凝烟理直气壮的模样俨然不是装出来的。

其实卿帝询问也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即使她并非是他的女人,可名义上毕竟也是他的嫔妃,既然有这等事情,他必须要问个清楚,这样对谁也好。

“皇上,这不是臣妾信口雌黄,而是清妃昨夜亲眼所见他们两人私会,而且还抱在一起,这种不堪入目的……”萧然皇后连忙接道。

不等萧然皇后讲完,卿帝已抬手打断了她的话,侧眸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清妃,沉声道:“清妃,你可是亲眼见到他们两人抱在一起?”即使平日里他很少与沈凝烟接触,却也了解她的品性。

“回皇上,妾身确实亲眼所见。”清妃低垂着脑袋答道。

“凝妃,你该如何让朕信你?清妃说亲眼目睹你与宇文将军私会苟且,这该如何解释?到底你们两人是谁在欺瞒朕?”卿帝的声调陡然冷了许多,里面的威严不容人忽视,这让一直未抬头的清妃心中紧张起来。

反观沈凝烟,她依旧是那副淡然模样,只不过脸上又多了份认真。

“皇上,既然清妃娘娘说亲眼所见,那不如宣宇文将军前来与臣妾对峙,那样的话,相信很快就能够真相大白,臣妾与宇文将军也不用遭人诽谤,被这种莫须有的骂名。”沈凝烟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卿帝的眼神,字字掷地有声。

“好,即刻宣宇文将军前来觐见,朕今日就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撒慌!”卿帝似乎真的生气了,后宫之中向来不少事端,可是今日俨然已不是嫔妃之间的斗争,竟牵扯到了前朝官员的身上,那他就不能视若无睹,必要将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宇文帆前来的路上就已听公公告知了事情的原委,未曾想到昨夜的担忧竟成真的了,不过他们两人之间清白的很,又有何畏惧?

“回禀皇上,事实正如凝妃娘娘所言,昨夜臣与宁妃娘娘只是在凉亭中畅谈而已,并无其他,还望皇上明察,臣愿对天发誓。”宇文帆为人耿直,性格豪爽,素来不耻那些偷鸡摸狗之事,被人误会亦是让他觉得是一种侮辱。

一国之君素来对人多有怀疑之心,可是在这多数人之中也有个别是值得他信任的,而宇文帆便是其中之一。

“清妃,朕在问你最后一遍,是否真的见到了一切?倘若有半句谎言,朕定不轻饶!”厉声的询问早已把心虚的清妃吓到了。

“皇上,许是夜里太黑,臣妾看走了眼。”知道大势已去,清妃哪里还敢胡言乱语。

“既然是清妃看走了眼,而宇文将军与凝妃也澄清了事实,那这件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起了,无中生有的事莫再让朕听到。”他素来都厌烦后宫之中嫔妃间的斗争,这一次正好能趁机警告一下她们。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