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四嫁皇妃

第5章 幕只是一个例外而已

一阵天旋地转,她已然躺在了那柔软的榻上,而她的身体上方正是那个犹如夜一样的男人,原本昏死在榻上的七皇子焰逸寂不知何时已被踹下了榻,被一棉被被所盖住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真的不后悔?你甚至都不曾知道我是谁,长什么样子。”居上而下凝望着那一双泛着蓝光的眸子,他无法否认,这个女人美得近乎可怕。

“就因为我们彼此不认识,所以才更不会后悔,过了今夜,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我们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她的声音极其的冷静,仿佛这真的只是一场交易那么简单。

过了今夜,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我们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这句话当真是冷漠无情到了极致,可是这正是他所想的不是吗?他根本不想和这宫中的女人牵扯上什么关系,今夜也真的只是一个例外而已。

“希望你真的别后悔。”他的话音刚落,殿内的烛光便被熄灭,黑暗中冰凉的吻便在她的脸颊上落了下来。

他的吻是冰冷的,是冷漠的,全然不同逸政吻她的感觉,在逸政的吻下她很快就会沉醉,就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可是在这个男人的吻中,她只觉得自己好冷。他的吻很明显给她一种是在例行公事的感觉,没有什么感情在里面,只是单纯的吻她,而她亦是没有任何想法的承受着他的吻。

窗外的秋雨更加肆意,殿内的红纱帐不断的飘动着,鬼魅如灵。

这是她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如此..,而且还是和一个连样貌和姓名都不曾知道的男人,她从未想象过这样的场面,但此时却真实的发生着。

原本就瘦弱的身躯,在他的怀中愈发显得娇小,指尖是她柔软细腻的肌肤,耳边是她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声。即使是在黑暗里,可是他依旧能够看清楚她精致的面容和一双紧闭的眸子。

他的吻轻轻掠过她的唇,好想春风拂柳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她知道,亲吻是爱人之间才会有的亲昵动作,她和他指尖没有爱,没有情,又怎么会有真正的亲吻呢?

不盈一握的纤腰被他的大掌揽着,如此美得动人心魄的女子,他又怎么会不产生欲?如夜色一般的眸子乍然一深,少了往常的凌厉,取而代之的是浓得散不开的欲。他的狼性已被勾起,所以这一刻就算她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白色肚兜儿瞬间于他的掌下化为碎片,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沈凝烟猛然一惊,双臂紧紧的护住了胸前,可此时的状况早已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未见他如何用力,便将她的双手拨到了一旁,他的脸深深的埋在了她的颈间,灵活的舌尖勾勒着她微微凸起的锁骨,他清楚的察觉到身下人儿变得僵硬。

或许这一刻她真的后悔了,可是晚了。

他的吻一路向下,滑过她身体的每一处,所到之处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被唤作的情愫,于他身下战栗不止的人儿殊不知此时的自己多么的诱人,在已化身为狼的他的面前,只能任他宰割。

就在他的大掌欲要褪掉她最后的一道屏障时,一只止不住颤抖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腕,他的头自她的胸前抬起,接着殿内仅剩的一点幽光,看着她睁大的双眼,蓦地低声笑了起来:“怎么?后悔了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