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霸爱:霍少的冷情妻

第19章 想要逃离他身边

霍宗霖看着监控里的场景,脸色越来越沉,站在他身后的助理低着头不敢说话,酒店白经理站在一边,额头不断冒出冷汗。

“霍总,人带来了。”

安琪跟着两个黑衣人走进房间,这里是最高层的总统套房,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房间里坐在中间的男人脸色如寒冰,经理站在他旁边冷汗不断。

一旁的视频里是几分钟前她将那女人从娱乐大厅带走的监控。心中立刻有不好的预感,能在这酒店住这唯一一个总统套房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经理一看安琪走进来,立刻上前给她一巴掌。

“快说,你把霍夫人带哪里去了!”

安琪被打的半边脸立刻红了起来,可见动手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霍夫人……看着经理对男人恭敬地态度,安琪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眼前的人是霍宗霖!

她眼里瞬间充满绝望,对于她们来说,魏明是金主,攀得上就衣食无忧,攀不上过多就是继续这样的生活赚钱养自己。可霍宗霖不一样,他代表的不止是金钱权利,还有暗处没人能衡量的势力,现在她把霍夫人送到别人的床上……

“魏明!!!都是魏明!!!经理!是他,是他让我把霍夫人交给他的,经理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安琪立刻跑到经理面前紧紧拉住他的手袖,似乎是拉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经理却听的满头大汗,魏明,魏明是他顶头上司的掌心宝,是这酒店的少东家啊!

霍宗霖知道了房间号以后,没多说半句话,立刻带着人出去,经理急忙跟在他身后,安琪不敢动,霍宗霖离开后她直接软在地上。

经理早就准备好备用房卡,到了地方立刻开门进去,只求那个小祖宗千万别做出什么事情来,不然他老爹也保不住他。

魏明在这些事情上从来不心急,但没想到他才把林白上衣脱了以后,房门就被打开,进来的大群人让他愣在原地,一时间没想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霍宗霖看着魏明手边弱弱声音求救着的林白,眼里几乎能喷出火。

几步上前抱起林白,一旁的助理识趣的让人立刻上去把魏明绑了起来。

“人留着我亲自处理。”

“是。”

魏明被堵住嘴,还没弄明白眼前的情况,只能呜呜呜的喊着看着白经理,可白经理也毫无办法,魏明这次真没救了。

霍宗霖把林白抱回房间,喂了她些水,她渐渐醒了过来。可是眼泪还是一直流个不停。

霍宗霖轻轻拍着她的肩。

“乖,没事了,睡一会儿。”

似乎霍宗霖的话有魔力一般,让她昏迷的药劲也没过,不多时就睡着了。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霍宗霖轻轻为她整理好被角。起身时眼中的温柔不复存在,有的事情要在林白睡醒之前处理掉。

半个小时,霍宗霖处理完所有事情,回到房间的时候,林白没在床上,他立刻心慌起来,门口有人守着,林白不可能出门,找了一圈,最后在阳台找到了她。

林白小小的身影此刻看起来是多么无助,霍宗霖不禁一阵心疼,他多想把她抱在怀里,让她不用再担惊受怕,便快步向林白跑去

一阵晚风吹来,林白冷得发抖,突然弯腰剧烈地咳嗽起来,站起身,有些头晕目眩,霍宗霖从后面抱住了她。

林白此时娇弱无力,神情有些不对,见来人是霍宗霖,便转过身用两只手揽住霍宗霖的腰。

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霍宗霖呆住了,他愣了一会,紧紧的抱住林白纤悉的腰肢,他们拥抱在一起,霍宗霖把脸埋在她的长发间,长发飘飘如同情丝缠绕,两个人的心怦怦直跳,此刻的温情飘荡在层层叠叠的玫瑰花瓣之间,就连晚风都变得香甜。

“有我在,别怕。”

林白闭上眼睛,将头靠在了霍宗霖的肩头。

此刻她不愿想任何事情,在霍宗霖身边她莫名的感觉安心,只想静静地找个人依靠一下。

这一刻,霍宗霖想了很多遍,却不曾料到幸福却来的如此之突然。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渐渐消失,天地间,就剩下他们的拥抱。

许久许久,林白的身体还受不住晚风吹,虽然舍不得,霍宗霖还是放开怀中的林白,牵着她的手回到了酒店房间。

跑了一天,霍宗霖去洗澡,哗啦啦的流水声如轻快的曲子就在林白的耳朵边跳跃,林白衣服也没脱,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耀眼的灯光虚幻了她的视线。

霍宗霖出来看到她就这样睡着,怕她受寒,轻轻帮她脱去了外套,盖好了被子转身准备离开她的房间。却不想林白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霍宗霖有些错愕的看着她,她的脸色有些红,想必是喝了酒的缘故。

林白声音还是弱弱的:“你别走。”

霍宗霖叹了口气。轻轻的拉着她的手,慢慢的躺在了她旁边。

“我不走,就在这里,你睡吧。”

只是用双臂轻轻的环住她,好让林白靠着自己的胸口睡觉。

林白被霍宗霖的双臂包裹着,不一会,就沉沉的睡去了,听到匀称的呼吸声,霍宗霖在林白的额头留下轻轻的一吻,慢慢也进入了梦乡。

二人都难得的一夜好眠。

次日,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起前一晚的事情,林白喝了酒,有些头痛,大多数事情都忘了,但还记得霍宗霖把她救回来的事情,而且,阴差阳错记起了一些曾经的事情,对霍宗霖的态度比之前好了很多。

准备好会议材料,林白和霍宗霖一起出席了会议。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到达会议室时已经来了大部分人了,各公司的董事长对于此次霍宗霖参加都很诧异,毕竟这年轻有为的霍宗霖平时可是神龙不见神尾的,做事风格也一贯是雷厉风行,不止出席了会议,身边竟然还多了一个女助理。

和所有人初见林白的印象一样,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个绣花枕头,来了也是站着看的,没想到整个会议上林白侃侃而谈,语序清晰明白,说问题的时候简洁明了,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会议结束之后,霍宗霖便带着林白回到了清安市,这个城市似乎有种魔力,经历了这次事情,两人之间的关系本应缓和一些,但回来之后一切又恢复如常。

林白对他的态度依旧是不咸不淡,交给她的工作她一丝不苟的做好,别的一句都不多说。

但林白开始三番两次的递交辞职书,并不说明原因,每次辞职信一递上去,霍宗霖看也不看直接扔垃圾桶,林白却是出乎意料的执着,霍宗霖扔一次,她就再递交一次。

如此过了一个月,霍宗霖终于决定要和林白好好谈谈了,

霍宗霖看着林白,眼中是林白看不懂的情绪:“林白,你究竟要怎样才满意。”声音不愠而怒,却能听出他的忍耐。

“霍宗霖,放过我吧,想去哪是我的自由。”

霍宗霖像是一记重拳打在的棉花上,林白的回答突然让他感觉到疲倦,那是一种自己所爱之人带给自己的疲倦。

“给我一个非要离开的理由。”

“我不愿待在你身边了,不止公司,我找到了住的地方,我希望能从你的别墅搬出去。”

霍宗霖这下子是真的生气了,他的女人居然想跑,他站起身来,走到林白的跟前,一步步的向前走去,林白之后也一步步的退后,不一会,林白的双手触碰到了光滑的墙壁,她退无可退,也就不再退了。

霍宗霖见她停下,依旧往前走了两步,这下子,两人是贴着站了,林白瞪大了眼睛看着霍宗霖,但是霍宗霖不接她这一招,避开她的眼睛,锁在了她清瘦的锁骨上,她的锁骨分明,身材匀称,非常美丽。

霍宗霖低下头去,轻吻着林白的脖子,再滑至锁骨,林白在不停地挣扎,可霍宗霖的力气特别大,被死死的摁住,动弹不得,只能承受这嗜血般的亲吻。

半响,林白反而异常冷静,一动不动的任由霍宗霖动作,但是霍宗霖却停下来了,他用食指勾起林白的下巴,所看到的是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林白,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别忘想离开我的身边。”

说完便放开了林白,自己走开了。

“我还有工作要忙,没事就出去吧,林白,别再做幼稚的事情,想想你的家人。”

林白看着他,眼中有些愤恨和无奈。

她不愿意继续待在霍宗霖身边了,她害怕继续待在他身边,她会失去打败他的决心。

林白虽然同时在两个公司上班,但是工作却格外的清闲。回国之后林白才知道霍宗霖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霍家别墅,无聊的时候在家里整理旧物。

无意中翻找出了以前的同学录,每一页里稚嫩的笔记和美好的祝福让林白感触良多,不知道往昔的同学现在如何了。

打开电脑登上以前使用的聊天软件,才发现曾经很多的朋友都还会活跃在那上面。当年的同学现如今更多的是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儿女,每日都在柴米油盐中度过。

或者是遇人不淑,婚后生活不怎么如意,林白看着曾经熟悉的人,难得的觉得似乎找出一点曾经的温暖。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