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幸运司机

第十六章: 你到底是谁

“呵呵,我是你们上官氏集团老总上官大刚的死党,今天特意过来找他的,你让开一下别挡路,我认识路,我自己去找。”司马云枫一脸平静地说道,直接推开保安。

司马云枫抬腿就想要往里走,可突然发现自己压根就前进不了。

因为,他的双手手臂已经直接给人按住动弹不得。所以,即使他想要进去,那只能说是徒劳无功的了。

“嘿嘿,小子,看来你是耳朵有问题呢?还是故意在装疯扮傻呢?”刀疤保安脸上那个刀疤随即抖了几下,接着一脸嘲讽地看着司马云枫讥笑道。

在刀疤保安看来,像司马云枫这种冒充上官总亲戚或者朋友的骗子,一年中还是会有不少的。高峰期的时候,甚至一天十几二十个都有。所以,他在听了司马云枫的话后,很自然地将对方给归类为那种人,自然也不会拿好脸色对待司马云枫了。

司马云枫也有点火了,我来找你们老板上官大刚,管你这几个小保安屁事?你没事给老子一边玩去就好了,干嘛非要掺合进来呢?岂有此理,看来我司马云枫不给点颜色给你们看看,你们还真的以为我是纸糊的?

“哦,你叫刘三是吧?嗯,好,我记得你了,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哦,今晚下班前可要找好工作哦,不然的话明天你可就要失业了哦。”司马云枫将头靠近刀疤保安的胸前仔细地看了一下,看清楚对方胸卡上的名字后,他才冷冷地说道。

刀疤刘三的心咯噔了一下,不由得后脊背一凉,暗忖你丫的吓谁呢?不过又转念一想,不对啊,若司马云枫这货说的是真的话,那自己岂不是亏死了。

不能以貌取人呐!看来自己启蒙教练的话还是说的没错啊,现在不少的有权或者有钱人,都有一种喜欢装穷装逼的习惯,放着豪华的法拉利不开,走去踩单车。而且这类人很多时候,都很寂寞和空虚,最喜欢体会那什么扮猪吃老虎的感觉。

看来,自己的思想觉悟还真的是OUT了,嗯,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就只有一辈子都是做保安的命了。

现在这个社会,察言观色是最重要的。看来,眼前这个衣衫不整的男人,还真的认识上官总也说不定。而自己作为区区一名小保安,更是没有权力去打电话询问上官总,因为这样做的风险,他可冒不起,分分钟会直接丢了这份工资高福利好的工作。

刀疤保安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总算是做了决定。

“呵呵,这位尊贵的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啊,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在这里向好的先生您赔礼道歉。您要找上官总的话,请您跟我来。”刀疤保安突然360度大变脸,一口气卑躬屈膝地对司马云枫说完后,直接就带着司马云枫朝大厦内部的电梯走去。

留下另一个目瞪口呆的保安……

“先生,您请进去。”

“先生,您慢走,再会!”

司马云枫听着这一声声从刀疤保安嘴里发出的讨好话语时,心里简直都乐开了花。不错啊,这小刀疤保安很会做人嘛,不错,不错!

感慨了一番后,司马云枫已经搭乘电梯来到了整栋大厦的顶层,也就是上官大刚一个人的办公大楼。

按照常理说,一般人想要见上官大刚,都要先过了其他中层领导的视线,然后再向他报告求见人的具体情况,最后在获得他点头后,求见的人才能获准自行坐电梯上来见他。

不过,平日里,上官大刚也特意叮嘱了一些非常尊贵的客人若是急着求见的话,可由保安检查无误后直接放行。所以,只要大厦的保安,断定了来人是“非常尊贵”后,便可以直接放行。

司马云枫歪打正着,很荣幸成为了刀疤保安眼中“非常尊贵”的客人,接着便很幸运地到达了大厦的顶层。

不得不说,顶层的装修不是一般的豪华,甚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风格完全跟足欧美风,爱而且还能结合华夏风格,两者达到了一个共存共荣和谐相处的境界。

刚走出电梯,司马云枫先是被眼前这充满现代化的室内设计给吓了一跳,接着便见到不远处那张灰色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地中海男子,只不过此时的他双目紧闭,似乎对司马云枫的进来毫无知觉。

直到司马云枫都已经走到其身边,他才突然慵懒地问了句,“你是谁?”语气中那侧漏的霸气,让算是见惯大场面的司马云枫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好大的气场!果然不愧为一个集团的老总。”司马云枫暗自惊叹了一下后,笑道,“呵呵,想必你就是传说中的上官总了吧?”

上官大刚有点疑惑,自己貌似不认识眼前这小伙吧,还有,他到底是怎么上来的?这些保安是干什么吃的?想到这里,上官大刚也不由得有点不高兴了,暗想着等下一定好好问问,这丫的到底是那个吃干饭的保安,若是真的存在渎职的话,那就唯有开除了事了。

不过,除了疑惑外,上官大刚更多的是生气。

“你到底是谁?我好像不认识你吧,给你一分钟时间,给我说明来意。若是说不清楚的话,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上官大刚冷冷地说道,试图给司马云枫首先来个下马威。

司马云枫接下来的表现,却很是出乎上官大刚的意料之外。他并没有出现上官大刚意料之中的惊慌失措或者其他什么不良的反应。不但没有,反而是一脸的淡定自若,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呵呵,上官总,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知道你是谁就可以了。其他的真的一点都不重要。”司马云枫笑呵呵地说道,只是这些满脸笑容的话,在上官大刚听来,却尽是讥讽嘲笑的意思了。

上官大刚的眼皮跳了好几下,心中总有一股不祥的感觉,而司马云枫此时的模样在他看来,几乎是和流氓直接打上了等号了。

“岂有此理,你当我这里是酒店吗?想来就来的吗?”上官大刚终于爆发了。眼前这个家伙实在太可恶了,居然敢用这种语气来跟自己说话,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吗?

“嗯嗯,上官总啊,你刚才的话说的没错,你这里不做酒店简直就浪费了。我的天呐,上官总,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未卜先知的强人呐,佩服佩服啊!”司马云枫满脸戏谑地笑道。

“你……”上官大刚被气得脖子都泛起青筋了,而嘴巴干脆就结起巴来了。不过,他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丝毫的含糊。直接拿起座机,就拨了几个号码。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