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待归人

第四章 好心

下毒?何时有过这桩事?

略微晃神,便听秋娘子继续说:“秋儿当时被秦尚书打的去了半条命,好不容易才活过来,却因着姐姐好心送来的药差点丧命。这事,姐姐可是想当不曾发生过?”

秋娘子在说到好心两个字的时候,刻意加重了音量,听着不觉得可怜,反倒阴阳怪气。

秋娘子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秦妙雪要还不懂她想做什么,那这须臾数年算是白活了。

这秋娘子怎么看她,她从不曾放在心上过,倒是陆远风,不晓得他可是信了?

抬眼对上陆远风的眸子,那双眸子深似浩渺的星空,同时也漆黑如星空,谁也猜不透。

“秦姐姐不说话,可是承认了?”秋娘子脸上荡出得意。

秦妙雪把视线从陆远风脸上收回,然后转向了别处。

她的模样高傲至极,毫不掩饰对秋娘子的不屑。

秋娘子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掐入了手心,恨的牙痒痒,终也只能扯出一个良善的笑,看向陆远风,“陆大哥可想休妻?”

休妻?秦妙雪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

“此事臣自有打算,便不劳烦萧淑妃了。”陆远风说的不卑不亢。

秋娘子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既然秦姐姐是陆大哥的妻子,秋儿自然也不会与她计较许多。”略微停顿,话锋一转,“不过今日秋儿来别苑看秋姐姐,二皇子也是晓得的,若是今日我回去他问起往事,秋儿也不好交代。”

几乎不曾停顿,陆远风是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钻进了秦妙雪的耳朵里,“那就打一顿板子,以作惩戒如何?”

“姑爷!万万不可啊!小姐好不容易才养足些精神,再打会死的!”冬儿急得不行,下意识的就想冲过来护着秦妙雪,奈何被人强压着,不能动弹半分。

“好一个忠心护主的丫头。”秋娘子走到冬儿面前,笑意盈盈。

她眼底的笑意没有半分到达眼底,那双寒凉的眼睛恨不得直接弄死秦妙雪。

“娘娘,这丫头竟敢冲撞您,理应杖毙。”秋娘子身后的一个侍女出声。

因陆远风在秋娘子身后,秋娘子也不屑在演什么善人。脸上得意的笑着,声音却还带着几分迟疑,“她是秋姐姐的贴身婢女,若是杖毙,谁来伺候秋姐姐?”

“日后再挑几个机灵的便是,娘娘不用忧心。娘娘心善,不愿同人计较,可娘娘是二皇子的人,这丫头既是冲撞了您,自然也等同于冲撞了二皇子,若事事不同人计较,长此以往,世人怕会觉得我们二皇子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放肆!”秋娘子低喝了一声,脸色却并不难看。

这主仆两一唱一和的,无非就是想让秦妙雪挨板子而已,冬儿也不过是逼秦妙雪就范的由头。

秦妙雪慢慢的伏下身去,“妙雪领罚。”

“小姐!”冬儿大惊。

秦妙雪转头看了一眼冬儿,甚至都不曾开口,冬儿便乖乖的闭上了嘴。

这一顿板子下来,秦妙雪好不容易开始结痂的伤口又崩裂开。

秦妙雪被打的时候,陆远风就那么远远的站着看着,甚至连表情都不曾变过。

在秦妙雪快没意识的前夕,似乎看到陆远风朝她走来。

可她知晓,陆远风绝不会心疼她,那不过是她疼极了的幻觉而已。

那一身的伤,躺了三月有余才能动弹。那三个月里,听说陆远风成了皇帝面前的红人,又听说一向不喜朝堂的二皇子突然在众皇子里脱颖而出,似有和太子一争高下之意。

又养了两个月,终于可以下床走动。

这才下床活动了三日,秋娘子便来了。

她身后跟着一行人,手上皆是绫罗绸缎、珍珠珊瑚之类的稀罕物。

见到秋娘子,秦妙雪便跪在地上按照规矩,恭恭敬敬的给秋娘子行了大礼,让人挑不出半分毛病来。

“都是自家姐妹,姐姐何必行此大礼?”秋娘子说着扶起秦妙雪,“过年时姐姐还在闺中养病,秋儿便想着寻个时日给姐姐送些喜庆的物件,让姐姐把年重新给过上一次。”

“多谢娘娘。”秦妙雪恭敬的回礼。

原本想着秋娘子此番前来,定然要好好的为难秦妙雪,全然没想到她竟真像是来送礼的,不过坐了一盏茶的功夫便走了。

冬儿看着那些稀罕物,转而看向秦妙雪,“小姐,这秋娘子想做什么?”

秦妙雪摇摇头,“不管她想做什么,先把这些东西收起来,仔细的看好了,不能出半分差池。”

见秦妙雪面色凝重,冬儿自然不敢大意,连忙把那些物件仔细的锁进了库房里。

这秋娘子不是善茬,既是给秦妙雪送了东西来,自是埋下了祸患的。

当日夜深时分,秦妙雪似醒非醒中竟是看到了陆远风。

他身着一身水蓝色长衫,像极了初见那日。

那日秦妙雪带着冬儿出门,本想去买胭脂水粉,在去的路上见到了一群恶霸欺负一个卖菜维护生计的老妇。

虽是尚书家的女儿,可不好抛头露面,回家叫人来帮忙又来不及,秦妙雪只得站在一旁干着急。

就在那恶霸要抢夺老妇手里仅有的几枚铜板时,有人高呼捕快来了。

那群恶霸全都吓跑之后,看热闹的众人这才发现,哪有什么捕快,只有一个身穿水蓝色长衫的年轻人。

他径直走过去扶起老妇,声称自己是进京赶考的考生,名叫陆远风,说完后又掏出了几枚碎银子递给老妇。

京都就那么点大,街上随便抓个人都和皇亲贵胄扯得上几分关系,偏偏那些人此前都在看热闹,不曾有半个人站出来阻了那群恶霸。

陆远风,一个外乡人,甚至科考还不曾开始,就敢站出来阻了这一切。

他一个读书人,若是冲上去与人斗殴,自是处于下风,不过高呼两声捕快来了,便轻松的解决了眼前的困境。

那份胆识和智慧,瞬间就让秦妙雪心动了。

她默默的记下了陆远风的名字,回家与秦仲说了一通,却不曾想后来两人之间的交集竟这么多。

看着他,秦妙雪有些恍惚。

怔怔的张口:“陆远风,我真后悔自己那日上街认识了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