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美女护士痛经

“老爷子,气色不错啊。”

陈锋走到了坐着的徐德金面前,脸上带着笑容,而蒋欣则是紧跟在他的身后,时不时露出一丝恨得牙痒痒的神色。

“哈哈,这还得多亏了小友你啊。”

徐德金站了起来,拍了拍陈锋的肩膀。

“治病不能耽搁,咱们就先去药房配药,然后再细谈。”

陈锋便让蒋欣在前面带路,他刚来一两天,对医院的设施什么的完全都不清楚。

没过多久,众人就来到了医院的药房门口。

“是来取药的吗?清单给我。”

药房里站着一位年过半百的中年人。

“没有清单,我是自己来配药的。”

陈锋淡淡的说道,见那中年人有些疑惑,便将昨天主任给他的身份牌给拿了出来。

“主任医师?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中年人半信半疑的对比着身份牌和陈锋的样子。

“行了,周伯,让他自己配吧,陈锋是这两天才进来的主任医师。”

蒋欣撒娇道。

“好吧好吧,小欣,下次他还要配药的话就得跟上面申请了,不然除了医疗事故...”

蒋欣似乎和这个周姓中年人的关系很好,蒋欣一撒娇,那中年人就败下阵来。

“哎呀!好...好痛!”就当陈锋从那周姓中年人手上拿过这边的中药单的时候,蒋欣突然蹲了下来,捂着肚子,脸色苍白。

“小欣?你没事吧?”

周姓中年人见到蒋欣如此痛苦的模样,连忙从里面跑了出来,关切的问道。

“疼!好疼!我受不了了!”

蒋欣的俏脸上不停地流着冷汗,面色扭曲。

陈锋抓住了蒋欣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开始把起脉来。

“肾气亏损,气血虚弱,痛经?”

陈锋很快就检查除了病因。

蒋欣感受着自己的手被陈锋紧紧地握住,尽管在剧烈的疼痛之下,但脸上还是有些红晕。

蒋欣痛经的症状已经出现了一小段日子了,虽然是护士,但也有一点医药知识,平时吃药还是能缓解的,可不知为何,早上吃了药,却更加刺激了疼痛。

“你...你能治疗?”

周姓中年人急得团团转,连忙问陈锋。

“能!快给我拿月生,莲华还有捣碎了的叶芝!”

陈锋抬起头来,吩咐着那中年人,随后看向蒋欣。

“蒋欣,可能你会有些不情愿,不过我只有这么做,才能最大程度的减缓你的疼痛。”

蒋欣还没反应过来,陈锋又继续说道:“我可能要用手在你的小腹处按摩,以此缓和病情。”

蒋欣一听到这话,原本就极其惨白的小脸更加失去血色,内心被怒气给占据。

这什么人啊!都三番两次的来占我便宜了,这种关键时刻还要来吃豆腐!

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蒋欣原本还以为医术如神的陈锋能有些不同之处,没想到还是和其他人那般一样龌龊。

“对不起,但老头还没教我隔着衣服来把控穴位,你愿意吗?”

陈锋看着蒋欣的脸色,明白她是生气了,但也没什么办法,毕竟治疗要摸小腹这种事情,说出去根本不会有人信。

徐老爷子几人站在一旁,看着陈锋与蒋欣。

正当蒋欣羞愤交加,想吼出不治疗时,那股剧烈的疼痛卷土而来,甚至还加重了几分。

“不行,现在不管你同不同意,都必须这么干了!”

陈锋见到蒋欣这幅样子,只好颤颤巍巍的把右手伸进了护士裙里。

周姓中年人刚抓好药,急急忙忙的回来,却刚好碰见这一幕。

他的眼中瞬间被怒火所充满,准备好好教训这吃他外甥女豆腐的小子。

“别乱来,我在治疗,快点给蒋欣吃了那些中药!”

陈锋一边摸索着小腹上的穴位,一边对着周姓中年人说道。

“如果你敢占我外甥女的便宜,我就杀了你!”

周姓中年人稍微冷静了下来,便坐到了蒋欣的头旁边,开始喂药。

蒋欣只感觉一只粗糙的大手正在自己的小腹处横行霸道,没过一小会,那只大手就停留在了自己小内内的上方,随后开始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按压着。

“嘤咛”

蒋欣感觉小腹处传来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这种感觉差点让她尖叫出声,将口中的中药吐出。

“小欣?你怎么样了?”

周姓中年人看着蒋欣的脸色,不禁有些疑惑。

见到蒋欣传来一个放心的眼神时,他才安心下来,继续喂药。

陈锋一边按摩着,一边想着彻底根除痛经的办法。

想要将蒋欣体内的阴气全部祛除,必须要大量的阳气来调和,最后达成阴阳和谐,共生共存的局面。

现在经过按摩以及一些内含阳气的中药进入体内之后,蒋欣的身体状况暂时稳定了下来。

突然,陈锋心中想到了一个办法。

没过多久,蒋欣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血色,看得出来,病情已经缓和了下来。

正当陈锋准备松开手时,蒋欣忽然轻声喊道:“不要停!”

蒋欣看着陈锋的异样目光,脸颊两侧多了两朵火烧云。

这也不怪她,陈锋按摩的穴位虽然能够缓解痛经,但同时也是在刺激着那粒潜藏着的小核桃,一旦刺激久了,就会出现一些生理反应。

而刚好,蒋欣已经处在了即将那惊涛骇浪的时刻,陈锋却就此停手,自然会感到极强的不满足感。

可她那小薄脸皮,又怎么可能去求陈锋继续按摩呢?

蒋欣只好将那不满足压到了心底,缓慢的站起来的同时,还在责怪着陈锋是如此的不解风情。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死不愿意让陈锋来按摩。

陈锋见到蒋欣那奇怪的模样,心里也没多想,毕竟跟老头子学医术的时候,针灸,按摩什么的都是在人偶身上的,他又怎么会知道这种现象呢。

周姓中年人见到刚刚还疼得死去活来的蒋欣,突然如同一个正常人一般,不禁对陈锋的医术是敬佩至极,他走到了陈锋身旁,低声问道,“小兄弟,师从谁啊?”

陈锋也不知道老头子的真实身份,只好摇了摇头,没有跟他说。

周姓中年人虽然有些遗憾,但对陈锋更加好奇了。

“我叫周于波,蒋欣是我的外甥女。”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