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慧姨和朵朵

我是谁啊?随随便便去医院找工作,还当了个主治医师呢。”

陈锋笑了笑,有些自大的说道。

“少给我贫嘴,既然如此,就等你发工资了再把剩下的钱结给我吧,我这边也不怎么着急。”

翟慧芸拍了拍陈锋的额头,便离开了。

陈锋感受着仍有余温的额头,忍不住想起了自己从未谋面的亲生父母。

他们离开自己时,是否有给过我这样的温暖。

陈锋还没来得及关门,突然听到了楼下翟慧芸的尖叫“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陈锋立刻就冲了下去,却看到翟慧芸抱着个小女孩,望着面前的四五个混混,眼中有着些许的恐惧。

“你们再不离开的话,我就要叫人了啊!”

翟慧芸见这些混混们仍然在缓慢的靠近着,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她只是一介女流,翟慧芸深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用言语逼退这些看上去不怀好意的人。

那些混混忽然停下了脚步,双双退在一边,他们的后面原来还跟着一个人。

“老大,这里就是杰少的仇人住的地方吗?”

一个混混走上前去,问着那站在中间,染着一头红发的青年。

“看地址来对比的话,应该没错。”

那个青年把手中的手机放进了裤子之中,见到面前的翟慧芸,两眼顿时放光。

“这位姐姐认识一个叫陈锋的人吗?”

红毛走到了翟慧芸的身前,眼中满是渴望之色。

“不...不认识。”

翟慧芸虽然知道陈锋的真实姓名,但她知道这些人凶神恶煞的,说不定说不认识就会离开了。

“不认识的话,那你自己愿不愿意给我们认识认识呢?”

红毛听到了翟慧芸的回答,越发逼近了已经后退到墙上了的翟慧芸。

“嘿嘿嘿,老大你先上,给我们点汤水就行了。”

后面的混混听到红毛这番话,瞬间明白了红毛的意思,走到了红毛的身后,手中还不时挥舞着顺手带过来的棒球棒。

翟慧芸见到他们眼中的淫色以及步步逼近的动作,不禁留下了绝望的泪水。

“你们怎么样都好,别伤害朵朵就好。”翟慧芸轻轻地把小女孩放在地上,如同樱桃一般的小嘴喃喃道。

她并不是不想出卖陈锋,以免这场灾祸,但她的经验却告诉她,哪怕翟慧芸告诉了这群混混陈锋就在楼上,红毛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哈哈,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荡妇,朵朵是吧,叔叔们以后也会经常来探望你妈妈哟。”

红毛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有些害怕的朵朵,随后见到花容失色的翟慧芸,那条蚯蚓都快要爆发了。

就在红毛即将脱下裤子,好好发泄一番之时,满腔怒火的陈锋如同闪电一般,出现在了翟慧芸的面前。

“你tm的是...”

红毛还没来得及说,陈锋那硬如钢铁一般的拳头已经狠狠地击中了那条好不容易才站起来的蚯蚓。

“啊啊...好痛啊!”

红毛受此重击,直接仰倒在地,身体蜷缩在一起,如同小龙虾一般,不断地抽搐着。

要知道,红毛从小就不举,就连破处都是靠吃强力伟哥的,这下见到了美如天仙一般的翟慧芸,那东西终于给了一次力,但却又遭此一击,恐怕是连生孩子的能力都失去了。

“你敢打我们老大?”

那些混混总算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一个个便举着棒球棒,朝着陈锋袭来。

陈锋头轻轻一低,躲过一击,一脚便直接踹在了那人的脚踝上。

那人因为剧烈的疼痛半跪在地上,却又被陈锋抢过棒球棒,重重的挥在了那人的头上。

等到他头破血流,陷入昏迷时,陈锋提着那根染着血的棒球棒,朝着下一人击去。

翟慧芸呆呆的看着面前那男人瘦弱,但在她眼中却极为宽阔的肩膀,内心中不禁感到一股强烈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就连她已经离了婚的前夫,都未曾给予过她。

仿佛躲在那肩膀后面,那道肩膀就能为翟慧芸抵挡风雨以及一切的危险。

想着想着,翟慧芸的心中混入了一丝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感。

没过几下,那原先气势汹汹的几个混混就躺在地上,不停地哀嚎着。

而红毛则是最惨的一个,浑身颤抖,留着冷汗不说,嘴里还不停的喃喃着“我废了,我废了。”

翟慧芸看着这些人的惨状,善良的她眼中却没有丝毫的同情之色。

如果陈锋没有及时出现的话,自己的下场......

“喂,谁叫你来找麻烦的?”

陈锋找了一个看上去只是骨折的混混,踢了一脚,问道。

“是...是杰少让我们来废掉一个叫陈锋的人的,不知道您和那个陈锋有啥关系?”

那个混混捂着自己的手臂,满脸痛苦,但为了下场不像红毛一样,只能忍着痛,结结巴巴的说道。

“tm的,我就是你们要废的人,杰少的全名是啥?”

陈锋又踢了一脚那混混,虽然没什么力道,但依然让那混混忍不住嘶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不过听说杰少在大...大医院里工作,家里也有钱的很,我老大都是和他在一起混的。”

陈锋沉吟了一下,他才初来乍到,肯定没有得罪太多人,而名字中有杰,而且还是在医院工作的,那就只有今天当众出丑的张俊杰了。

呵,不是想玩么,就跟你玩盘大的。

“你们想要怎么走?是我亲自把你们一个个送走,还是怎么的?”

陈锋看着那混混,淡淡的说道。

“我...我打电话叫我兄弟来接我们。”

那混混见到陈锋这般淡定的样子,更加惊恐了,连疼痛都顾不上,直接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开始打起了电话。

没过多久,一群纹着纹身的混混便来到了这边。

“青龙哥,就是他把你们打成这样的?”

领头的一个混混见到如同小白脸一般的陈锋,以及现场惨烈的景象,有些不敢置信。

“草泥马的,别bb了,赶紧把我们抬走,然后把老大送医院去!”

那骨折的混混一听手下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连忙骂道。

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总算把现场给清理干净了。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