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真正的神医

陈锋走到了老爷子的身边,指着老爷子脸上的潮红色说:“虽然胃炎也会出现潮红色,但是食物中毒时,患者脸上的潮红会逐渐的被铁青色所覆盖。”

只见老爷子脸上的潮红已经渗透进了一丝丝青色,看起来诡异至极。

“再看老爷子的小腿上。”陈锋把老爷子唐装的裤脚提了上来,继续说:“老爷子的小腿上青筋暴露,哪怕昏迷着也在轻微抖动中,这正是慢性食物中毒爆发时的症状。”

张俊杰听后,腿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要知道,胃炎只是他不敢确定病情,一咬牙,瞎编的而已,没想到陈锋说的还有理有据,在场的不少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正当张俊杰想要找个借口,离开这个烂摊子的时候,陈锋突然转过身子来,正对着张俊杰,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样?我的大医生?我的判断有什么错误么?”

张俊杰连忙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没有错,没有错,是我自己判断错误了......”

在场的众人瞬间哗然,原本还牛逼哄哄,诊断出疑难杂症的神医,居然被一个没有学历的毛头小子给轻易戳穿,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你判断错误,可能就是一条人命!你当时大可以说我诊断不出来,不就没这么多事情了?”

陈锋叹了一口气,似乎还在惋惜着。

而张俊杰感受到人们投过来的目光,内心中羞愧难当,却又对关键时刻出来搅场的陈锋恨意滔天,只好撂下一句狠话,然后灰溜溜的走了。

“神医!求你救救我舅舅吧!”

原先还对张俊杰满是信任,甚至还讨好的中年妇女连忙跑了过来,死死地抓住了陈锋的衣角,差点就跪下了。

“不敢当,我会救老爷子的。”

中年妇女只觉得手中一滑,陈锋便已经走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谁有银针?要多一点的。”

陈锋给老爷子把了下脉,随后大声喊道。

原本被这反转的一幕吓呆掉了的蒋欣,连忙跑到了药房,拿过来了一套银针。

“这些就差不多了。”

陈锋接过了装着银针的盒子,却碰到了蒋欣那白嫩而又顺滑的小手,见陈锋要看过来,蒋欣连忙抽开了手,躲到了人群之中。

“这小丫头...”

陈锋哭笑不得,不过很快投入了救治老爷子的过程中。

没过多久,随着最后一根银针落入老爷子的额头,老爷子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快!快拿个桶还有一些纸过来!”

陈锋一边喝道,一边开始取出插进老爷子身体里的一根根银针。

蒋欣等人七手八脚的,总算拿过来了一个铁桶和一些餐巾纸。

陈锋见此,加快了拔针的速度,没过几秒钟,陈锋便将开始咳嗽的老爷子扶了起来,然后将那个铁桶接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陈锋轻轻地拍了拍老爷子的后背。

只见老爷子仿佛被刺激了一般,直接就开始朝着桶内吐了起来。

一会之后,老爷子才放下了散发着恶臭的铁桶,然后拿了几张纸擦拭了一下嘴巴。

“小友,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我虽然表面上昏迷了,但意识却一直都在,自然也能听到你们之间的对话。”

老爷子还在咳着嗽,显然身子已经虚弱到了一定的程度。

“没事的,救人乃医者本分。”

陈锋说完之后,还补充了一句:“我看老爷子的中的毒不浅,应该是有一段日子了,还望老爷子多加注意一下,恐怕是有心人为之。”

老爷子听后沉吟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如果有时间的话,这个星期之内还需要再来用一次药,虽然我的银针已经逼出了大部分的毒素,但体内剩下的那些都需要我特意调配的中药才行。”

陈锋指了指铁桶内的赃物,说道。

“还不知小友叫什么名字呢?”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递过来了一张卡片。

“小子陈锋。”

陈锋看向那张卡片,顿时有些奇怪。

这张卡片通体漆黑,只有正面有一个烫金的手机号码,连姓名都没有。

“我叫徐德金,叫我徐老爷子就行了。”

徐老爷子刚说完,一行人便火急火燎朝着老爷子这边赶了过来。

“对不起啊,许校长,我们刚刚在另一个楼开会,咦?您的气色怎么这么好啊?”

走在最前面,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对老爷子的模样很是惊讶。

“不用说了,不管是你们的服务,还是你们的医生,我都很失望,我回去会跟小叶打个电话的。”

见到这老人,徐老爷子的脸上顿时有些气愤,要是没有陈锋在场的话,他的性命可就危在旦夕了。

那个看上去是院长的老人一听到小叶这个名字,脸色瞬间就变了,但又不敢惹老爷子,只好铁青着脸,站在一旁。

“陈小友,我刚刚似乎听到那个庸医说你要来这家医院应聘?”

那院长听到这话,眼睛都亮了,满脸期待的看向站在徐老爷子身边的陈锋。

陈锋微微点了点头。

“不用说了,陈小友是吧,我这边还有个主任医师的职位,工资高,也闲,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院长怕老爷子真的跟那小叶说,便直接咬了咬牙,给出了一个极其诱惑的条件。

这个职位一直都空缺着,本来是给院长的亲戚准备的,没想到这个关头却不得不拿出来。

“行,你倒是挺识相的,那既然陈小友已经救了我,我就不追究什么了,陈小友,你的答案?”

徐老爷子试探性的看向陈锋。

“我可以当这个什么主任医师,但是刚刚那个庸医,必须要开除。”

陈锋说道,他可忘记不了张俊杰那番丑陋的嘴脸。

“是了,这次确实是他的失误,不如把他贬为医院的清洁工如何?”

院长叹了一口气,张俊杰和他也有一定的关系,要不是张俊杰实在是没什么真才实学,他如今至少也是个主任什么的了。

陈锋想了一下,赞同了院长的意见。

毕竟以那智障高傲的性格,要真让他做在他眼中肮脏的工作的话,肯定会生不如死吧。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