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少独宠小娇妻

第1章 最烈的酒

顾暖坐到吧台边,吧台后的调酒师立刻殷勤的问道。

“我要喝酒,给我来一杯最烈的。”

顾暖的声音有些发颤,一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老练一些,另一边,她又小心地观察着四周,多年循规蹈矩的生活让她相当不适应这种环境。

“最烈的?”

调酒师的声音透出一丝疑问,他见过太多在酒吧里卖醉的女人,但是像顾暖这么清纯的女孩来这里卖醉,倒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的,我要最烈的。”

顾暖双手攥得紧紧的,以此来掩饰着自己的不安。

调酒师望了她一眼,没再多嘴。

很快,一杯酒递到她的面前,透过酒吧的灯光,顾暖甚至看不出这杯酒原本到底是什么颜色。

顾暖执起酒杯,一仰脖子,呛人的液体灌入喉咙,强烈的不适感让她差点把酒吐回杯子里,她忍耐着,咽下了口中的酒。当她喝完这口酒后,她已经有些微醺的感觉,白皙面颊上立刻升起了两团醉人的酡红。

一杯酒入了腹,在酒精的作用下,顾暖的胆气立刻壮了不少,有张男人的脸在灯光下一闪而逝,随着灯光的消失,那张男人的脸又再次隐没在阴影之中。

那确实是一张质量很过硬的脸,顾暖默默地打了个分,大概有八九十分的样子,满分十分。

像这种帅气的男人,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吧?

顾暖醉醺醺的走到阴影处,很自来熟的拉开座椅坐下,眯起眼睛斜睨着她身边的男人,全然没有她原本应有的矜持。

更可疑的是,男人竟然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随后又握起酒杯,仰起脖子一口饮尽,再轻轻放酒杯放下。

整个过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顾暖望着男人,愈发觉得自己没找错人,这种男人简直是万中无一,太有气质了。

他整个人坐在这里,就好像把他的空间和酒吧的空间完全彼此独立开来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好像他自己就变成了一个世界。

男人的脸在灯光下忽明忽暗,顾暖痴痴地望着他的脸。毫无疑问,这是一张异常英俊的脸,光线从他的额头下流淌下去,经过那双英挺的剑眉,幽暗深邃的眸子,挺拔的鼻梁,两瓣锋利的薄唇。

他的面容,无可挑剔。

如果第一次交给这个男人,也算是没太多遗憾了吧?

“小哥?”

顾暖挪了挪座椅,紧贴着那个男人,伸手去摸那男人的胸。男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顾暖的手吓得往回缩了缩,一双大眼睛惊疑不定地在男人脸上转悠着。

半晌,确定男人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危险举动后,顾暖的胆气又壮了起来,她的手再度伸过去,终于落在男人的胸膛上。

男人的胸膛暖暖的,肌肉很坚实,并不是硬硬的硌手的那种,相反,按在他胸膛上,莫名的就让人感到比较舒服。

外表看不出来,想不到这一摸,还挺有料的嘛。

顾暖邪魅地笑了,对着男人吹了声口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