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第9章老牛吃嫩草

我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端起酒杯,一步三摇地移到钢琴前,压低身体,敛着意义莫名的笑容,几乎贴着他的脸,柔声问:“这么处心积虑,难道,你想追我?”

林丹青的脸霎时红了,目光更是不知道往哪里放好。最后,他垂头死死地看着琴键,喉咙里出来的,还是小心而坚定的声音,“嗯。”

我哂然:这算是哪一出戏?

老牛吃嫩草?追忆初恋时的似水年华?

“你为什么要追我啊?”我后退一步,叹息着问:“总不会是什么狗血的一见钟情吧?”

他终于抬起了头,憋红了脸,手指扣着琴键,低声道:“算是命中注定吧……我觉得,我这辈子只会爱上你。”

我愕然,很想伸手去试一试他的额头,看看这个孩子有没有发烧。

虽然我接近他的目的不纯,刚刚看他弹钢琴的时候,也不是没有那么一点心动过,可真被林丹青这样正儿八经地告白,我却怯场了。

悱恻是一回事,那只是九分好奇加上一分别有目的。可是,如果谈到了“爱”,就全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只知道我叫锦夜,有一间酒吧,见过几面,吃了一顿中途被打断的饭,便说,这辈子只会爱上我?”这一番话,让我自己都觉得哭笑不得,“喂,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是二十一岁,而不是十二岁吧?”

他抿嘴,脸色更是通红,可目光反而坚定了,笔直地看着我。

渐渐的,我也不笑了,因为他的神情告诉我,他并没有开玩笑。

面前这个玻璃一样漂亮纯洁的小男生,在一起朋友聚会中,对正在喝白开水发呆的我,一见钟情了?

而他刚好是林家的,据他的语气,既然称呼林家现任的董事长为爷爷,只怕是林氏宗亲,搞不好,还是###第几名顺位继承人。

呵呵,生活可比电视剧有趣得多。

将杯中剩下的酒一口饮尽,我也正经起来,放下酒杯,整个人都趴在钢琴上,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问:“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他静静地看着我,没有回答。

我勾着唇角,声音沉了下去,如暗夜的幽思,“爱,便是你把自己的心从安全的胸腔里挖出来,赤果裸地放在对方手中。从此以后,对方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无意的表情,或者一句漫不经心的话,都可以轻而易举地伤了你,让你疼痛,可你甚至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看着你的心在暴露的空气里慢慢腐蚀,变得千疮百孔,直到它痛死的那一天。现在,林丹青,你回答我,你还觉得自己会爱上我么?”

对付这种纯情的小男生,如果扯上感情问题,还是快刀斩乱麻比较利落一些。

“……我现在已经觉得痛了。”他微微蹙眉,深深地看着我。

我闻言一愕,眨眨眼,顿时挫败得无以复加。

敢情我是对牛弹琴了。

林丹青仍然看着我,黑白分明的眼眸很深很纯,没有一点杂质。

他的眼睛有点偏女性化,但与小爱的妖媚并不一样,双眼皮,长睫毛,一直水润润,像未经人事的大家闺秀,也因此,更加容易把人秒杀。

我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沙发的靠背上,顺手摸起扶手上一包开封的烟,甩开打火机,点燃。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