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婚:娇妻请上位

第2章 见一次打一次

靳墨上车正准备回靳氏集团的时候,她接到了董事长秘书打来的电话,说董事长心脏病犯了,已经被送往医院了。

接完电话,靳墨调头,直接往医院驶去。

去医院的路上,靳墨接到她姑姑靳蔷的电话,说是随后就赶到。

医院急救室的门口。

靳墨心里不安,来回走动着。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靳墨的心很慌,她知道爸爸有心脏病,不过一直有服药,怎么突然间就犯病了?

听到脚步声,靳墨以为是她姑姑来了,没有想到,扭头,她看到一个高傲的女人,挎着一款鳄鱼皮包,踩着高跟鞋。

“阿姨,你……”怎么会来?

靳墨刚一开口,白锦绣就走到她面前,手一扬,朝着她脸上挥过去,顿时,她的脸偏向一旁。

“靳墨,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别再缠着我们家亦时了?你怎么一点脸面都不要,还敢跟我们家亦时打电话,看来,不让你长点记性是不行,现在,记住了吗?”白锦绣微昂着下巴,模样不可一世。

“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想要跟我们家亦时在一起,你配吗?”

靳墨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庞,模样冷静的看着她,“阿姨,我和亦时之间的事情,我们可以自己……”

“自己什么?”白锦绣冷嗤一声,“你别以为我们家亦时脾气好,你就可以缠着他,我告诉你,以后我要是敢看到你和我们家亦时在一起,我到时候见一次,打一次。”

如果靳家还是以前的靳家,如果靳墨还是以前靳家的靳墨,顾亦时和靳墨之间的事情,她不会插手。

如今……今非昔比。

“靳墨,听懂我话里的意思了吗?”

靳墨直直盯着面前的女人,“阿姨,我爸爸现在还在抢救,我和亦时之间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以后什么以后,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撂这儿了,你们之间没以后。”

蓦然间,急救室的门被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出来。

靳墨急步的迎上前,“医生,我爸怎么样?”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靳墨脚步一个踉跄,如果不是扶着走廊上面的长椅,她会直接摔倒在地,爸爸……死了?

早上上班的时候,爸爸还叮嘱她记得吃早餐,凡事尽力而为,别太累,这才过了多久,爸爸就走了?

爸爸是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了,靳墨觉的自己的世界瞬间黑暗了,她以后一个人怎么办?

爸爸……

靳墨推开面前的医生,正准备往急救室里跑去的时候,身后的白锦绣拉着她的手臂,“靳墨,你天生就是一个不详之人,从小你妈妈不要你,你爸爸现在又被你给克死了,你们家公司之所以会是现在这样,全部原因都在你身上。”

“起开……”靳墨把拉着她手的白锦绣轻轻一推,白锦绣穿着的高跟鞋脚一崴,往后摔去。

正好在这个时候,顾亦时到来,小跑过来,扶着差点摔倒的白锦绣。

“墨墨,你在干什么?她是我妈,是我们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么对她。”顾亦时失望的说道。

她轻轻一推,白锦绣就会摔倒?

靳墨看着他们母子两个丑陋的嘴脸,转身,小跑进急救室里面。

……

而就在刚刚顾亦时到达的同时,有一辆急救车也一并的到达,护士动作利索的把病人从救护车上推下来。

一辆劳斯莱斯银魅停在医院的大门口,车上下来的男人随着护士一起把病人送进急救室,刚一转身,就看到一出好戏。

他身姿修长的站在那里,单手插在裤兜的口袋,漆黑深邃的眼眸看着这一出算是‘戏’,也算是‘闹剧’。

“亦时,我们走。”

顾亦时还想要再继续跟靳墨说些什么的时候,白锦绣直接拉过顾亦时,刚一转身,没走几步就碰到不远处站着的顾亦珩。

“亦珩,你怎么在这边?”白锦绣慈爱的一笑,“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大哥。”顾亦时也礼貌的打招呼。

顾亦珩越过他们没有说话。

白锦绣眼底闪过愤怒的光芒,一闪而逝,她拉着一脸不情愿的顾亦时离开了。

“墨墨,大哥。”靳蔷赶来的时候,唤着他们两个的名字。

看到靳国远的时候,靳蔷扑过去,抱着靳国远的遗体,号啕大哭,“大哥,你起来啊,你起来看看我啊,大哥。”

靳墨站在那里,看着躺在那里的男人,这一刻,她突然间有一种感觉,有的时候,悲伤难过到极点,是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