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危情:总裁夺妻入怀

第4章 婊子孽种

话还没有说完,顾温泽抢先打断道:“爷爷,小川就是脚滑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而已,她才刚从医院出来,医生吩咐过要她多休息。”

紧接着他站起身将她的手握住便往楼上走:“爷爷,我先带她去楼上给她涂点消除疤痕的药。”

他的手像一支钳子,狠狠的将她扣在了手中,楚川被他拉着,逃一般的往楼上走去。

“爸爸,阿楚好像有些不开心。”

小包子将头附在顾毓琛的耳边,轻轻的说道,顾毓琛随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眼角的余光落在那个仓皇离去的背影上,一个字也没有说。

“你干什么?”

门刚被关上,楚川便用力的从他的禁锢当中挣扎出来,手腕已经被他掐得发红,楚川揉着手腕,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变得陌生的男人。

她的人生如今已经一片混乱,原以为幸福恩爱的婚姻生活根本就只是一场假象,甚至从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居然不是她的孩子。

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没了生活下去的意义,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要怎么做。

难道和顾温泽离婚,成全姚伊伊和他,可是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当初顾温泽又何必大费周章的娶了她。

楚川扬唇讥讽了的笑了笑,顾温泽眼底的怒意已经一触即发,他按住她的肩膀,奋力一推,楚川便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头已经像是一块木头,砸在墙上也不觉得疼痛,她咬唇看着他:“温泽,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们离婚吧。”

“呵,离婚?”

顾温泽一手按住她的肩膀,一手将外套往地上一扔:“看样子,如果不是我把你拉上来,你刚刚是真打算当着老爷子的面,把所有的事情都揭穿?”

他手中的力度越来越大,楚川不由得皱了皱眉,肩膀上的骨头像是要被他掐碎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怎么,你敢做还怕我说吗?”

顾温泽邪魅一笑,将脖子上的领带拉松了一些,恶狠狠的道:“怕?我会怕你。要不是因为老爷子的遗嘱写着死后将手中百分之15的股份给你,你以为我会娶你吗?”

原来如此!

楚川的心里寒凉一片,看着顾温泽猩红的眼神,心里只剩下绝望。

“我会告诉爷爷,那些股份和遗产,我一分钱都不会要。”

“你敢!”他咬牙吼道。

楚川再承受不住怒吼出声:“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会是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顾温泽冷笑一声:“怎么样?你不是一直想当顾太太吗?我今天就让你当一回真正的顾太太!”

他边说着边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蕾丝的短裙在他暴力的拉扯下,哗啦一声就破开了一道大口子,雪白的肌肤瞬间裸露在外,顾温泽看着那一大片暴露在外的春光,眼睛里的欲望,烧得更加的强烈起来。

“你混蛋!”

楚川哭喊着扬手甩了他一个耳光,清脆的一声巨响,证明这个耳光她确实没有心软。

顾温泽低吼一声,俯身吻在了她娇艳欲滴的唇上。

“别碰我!脏!”她将双手握成拳,不断的捶打在他的胸口,雨点一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却半点也没能阻止他的恶行,楚唇一狠心,奋力咬住他的嘴唇,顾温泽吃痛,松开嘴,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

“砰!”

又是一声巨响,顾温泽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墙上,他咬牙看着她:“你他妈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我脏,你以为你就干净吗?”

身后是冰冷的墙壁,她的身子被他死死按在墙上,就像是一条脱离了水的鱼,被人一次又一次狠狠的甩向干燥的满是砂砾的地上,浑身都是火热的刺痛感。

她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如同发怒的魔鬼的男人,连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

“你可以讨厌我,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话来侮辱我?从我进入顾家到现在,我就只有过你一个男人!”

她的话像是最为可笑的笑话,顾温泽眼底渗透出来的寒意,只将人冰冻三尺。

“你可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我可从来没有碰过你,你是怎么怀上那个孽种的你应该心知肚明。既然你想要孩子,我就让你替我养和别人的孩子,怎么样,被背叛的感觉你还满意吗?”

婊.子?孽种?背叛?

顾温泽的声音不断的在她脑海里横冲直撞,她的思绪一片混乱,在彻底失去理智之前,她含着泪水拽住了他的袖子。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什么,我的孩子就是你的!”

手被用力的甩开,猝不及防,楚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温泽:“你是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

“你要当骗你就是我骗你吧。”顾温泽邪恶一笑,弯腰拽住她的手便往床上拖,她不断的挣扎,却丝毫无法撼动半分他的禁锢。

曾经这个最能让她安心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她最为恐惧和不堪的噩梦,她像一只破败的布偶,被他粗暴的撕碎衣裳,狠狠的摔在床榻上。

“你不是一直渴望被我上吗?如今我满足你,你又开始和我玩起欲擒故纵的把戏了?”

语罢,他的头直接压了下来,楚川的眼里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虚晃的人影在她的面前不断逼近,不断逼近,直到快要将她吞噬。

“顾温泽,你混蛋!”

“你不就是喜欢我混蛋吗?”

楚川不断地躲闪,一想到他和姚伊伊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她就恶心得作呕。

脑袋里昏昏沉沉,她几乎听不到什么,只凭着本能的反应抗拒那温热的唇瓣。

“不要!不要碰我!”

顾温泽一边在她的唇上肆虐,一边撕碎了她身上最后一丝遮挡,薄凉刻骨的嗓音仿佛如同一个得逞的报复者:“你不是想离婚吗?那我就做到你不想离为止!”

第一次那么清晰的感觉到男人的滚烫,楚川害怕的不断颤抖,可是却无济于事。

“温泽,求求你,不要……”

她的求饶非但没有换来顾温泽的心软,反而越发的刺激了他的神经,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都在沸腾!

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对楚川有这样强烈的欲望,原来以为恨透了她的装腔作势,即便是同枕而眠,也不会有身体的反应。可是今天,她大大的激发了他心底的欲望,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欲望!

就在他调整好姿势,准备一挺而入时,门口忽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