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

第一章初次见面

高档的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坐着一男一女。从外面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副优美的壁画,虽然不能说是郎才女貌,但是迎着这午后的阳光,用相得益彰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林麒毫不犹豫的问此时坐在对面的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并且是第一句话,有时候想念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这句话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很显然肖安并没有料到她会一开口就问这个话题,本来就有些拘束,这样一来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林麒也不在乎,低头喝了口奶茶,然后看着他再次开口:你觉得我们性格不同的两个人在一起合适吗?

这句话总算是回归到了正题,不过却直接变成两个人最终的结局。

肖安却开口了:我觉得人和人之间必须相处过后才能知道是否合适在一起,并不能第一次见面就决定。还有你刚刚的那个问题,我觉得想念一个人是有理由才会想念的。大街上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你回家之后会想念谁?

林麒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决定听他说下去。

不用回答,肯定一个都不会想念,其实想念和回忆都是一样的。都是些已经逝去的东西,又或者事情。肖安微笑着说。

林麒认真的听完,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回答自己的问题,放下匙子,等着咖啡杯里的漩涡自动消失

林麒,这个小镇上的一份子,在一家公司做打字员的工作,虽然学历不高,但是托了亲戚的福,得以每天安然的坐在夏天有冷气冬天有暖气的办公室里做着简单的工作。并且每个月的工资也不算低,当然了也和她的自身实力有关。

这个镇子离城市比较近,所以也不是一般的镇子。这里的每一条街道的绿化都非常讲究,而且基础设施或者是娱乐设施和大城市没什么两样。

肖安,是一家科技公司的业务发展员,具体做什么的在这里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此时的林麒和他见完面之后重新回到了公司,她的薪水的确高,但是也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不管哪一家公司都不会养闲人。

所以她的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跳动着,电脑屏幕上不断地跳出一个个的黑色字体,今天的工作还有两页就做完了,打印出来,交到领导手上就完美的收工了。

但是说的简单,就光是这两页,没有一个小时是整理不完的。现在是下午两点三十,她打算在四点的时候全部搞定,然后就有时间回去为朋友庆祝生日了!

当她在辛苦工作的时候,肖安坐在原来的位置没动,心里想着刚才的相亲对象。

林麒刚刚接到催命的电话,二话不说,从包里翻找出便利贴,写下性命和联系电话之后帅气的离开了。肖安有些出神的看着手上这张黄色的便利贴。

字写得很漂亮,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一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收回思绪慢慢踱步回去。一直在回想着下午见面时候她问的第一句话。有时候想念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似乎在很久之前也有人这样问过自己,不过真的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远到他都记不起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了。

林麒按照自己的计划在四点的时候搞定了全部的工作,去办公室的时候主任没在,所以直接放到了桌上就离开了。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这样,况且她也没时间在这里一直等到主任回来亲自交到她的手上。

拎着包,穿着高跟鞋离开公司。说实话,到了这个时间没有几个人会安心的待在这里办公。同志们,姐们儿下班啦,明天见!

聚在一起聊天的人纷纷说再见。

回去的路上顺道买了蛋糕,昨天晚上打电话叫自己的时候并没有说明地址,说是今天五点准时发到朋友圈。

林麒当时就觉得不靠谱,这年头有手机这种即时通讯的工具,干嘛还要通过朋友圈?对于这点林麒有点落伍,别人玩微信无比火热的时候她停留在QQ时代不愿意前行,当现在发生什么事件全都通过朋友圈的时候,林麒仍旧再用手机QQ。

即使在今天五点的时候,她也并不打算去翻朋友圈,而是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今天的寿星。

阳春三月,还有些冷,不过好在不似冬天那般的寒风刺骨。依旧穿着冬天的棉衣服,提着蛋糕站在夕阳下。等着那家伙顺路经过的时候捎上自己。

说是四点五十,但是现在已经是五点十分了,他是今天的寿星不错,可是更不应该迟到啊!迟建,你说你什么时候能靠谱一点?虽然你是今天的寿星,我不应该指责你,但是我拎着蛋糕在这寒冷的风中等了你整整二十分钟,现在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跟我嬉皮笑脸?

林麒和迟建是初中同学,上学时候其实关系不怎么要好,因为初中之后就各奔东西了,之后隔了好几年才见面,他现在算是个挂名学生,因为家里有钱,所以每天的事情就是拿着大把的钱财挥霍。

曾经林麒问过他:你觉得经常和你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就都是朋友吗?

没想到迟建很意外的说了一句:人这一辈子真正的朋友有那么一两个就好了,没必要多了。这句话是自从认识他林麒听过最靠谱的一句话。

两人是在一次购物中偶然相遇的,说起来稍微有那么一点的尴尬,当时迟建正在陪着一个女孩子买女性用品,见面都不好意思跟林麒打招呼,还是林麒先开口说话的。

哎呦喂,大美女,你也知道我是今天的主角啊?就不能让我人性一把吗?

林麒懒得在废话,耍嘴皮子林麒甘拜下风。不过话说今天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迟建一边开车一边跟着车里的音乐敲打着方向盘。都是认识的人,其中有几个之前你们是见过面的。我今天不要求别的,你可不能像上次一样迟到早退啊!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如果你今天还像之前那么不仗义,那我就去你们公司楼下喊你是我女朋友。

只要你不嫌麻烦明天就可以去,虽然你长得不咋地,但是站在身边这么富二代也不算是丢人。林麒毫不在乎的撇嘴。他能耍无赖,林麒就能奉陪,林麒最不怕的就是这个。

她讨厌把私事带到公司,她知道他平时都是私下里不务正业,真的让他豁上脸面的事情他可不干,在这个镇上,鲜有不知道他爸爸是谁的,万一事情传到他爸爸耳朵里,估计被打断腿都有可能。

这个威胁他说了等于没说,不再跟他搭话,看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建筑物。这个城市的变化可真大,我记得咱们上学那会儿,这一片还都是废弃的工业区,你看看现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红灯区。

迟建没有搭话,看了眼她的侧脸,而后继续专注的开车。

既然他没答话,她也不再说话,这句话本来也不是需要别人回答的。

在临下车的时候,迟建突然问了一句,别告诉我你的生日礼物就仅仅只是一个蛋糕那么简单啊!

林麒不在乎的撇嘴,嫌弃就算了,蛋糕我留着回去自己吃。作为老同学,说实话,还真不知道应该准备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所以只是拿了一个蛋糕。

两人是踩着时间点进来的,不早不晚正合适。一屋子十几个人,闹腾的不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根本听不到人们再说什么。

别人似乎都习惯了,林麒也懒得搭理,跟认识的几个人简单打过招呼就坐到角落里一声不吭的盯着屏幕。上面的歌词写的真好'该忘记的,我却还苦苦记得,恨不得,记忆力变得迟钝,没有回忆的活着,难道才能比较快乐,过没有你的人生!'

这歌词林麒知道,是炎亚纶的那首《备忘录》。

没来得及在看下去,有人过来打招呼,是个不认识的人,林麒也是兴趣缺缺的样子。

嗨,美女,我记得我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这种搭讪的方法已经过时了。林麒喝了一口饮料,毫不犹豫的回击道。对于这种人,她从来都没打算留情面,所以话语犀利也是很正常的。

男人没有因此而走开,反而直接做到了桌子上,与她面对面。林麒觉得这样有些压迫感,又不是很熟的关系,而且还是异性,在心里鄙视这个人没素质。

正好迟建的眼神看向这边,林麒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迟建好像喝得已经有些高了,不过好在说话走路都还正常。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周海,这是我的老同学林麒,叮嘱你一句,不要打林麒的主意。

有些熏熏然的说完顺势拍拍他的肩膀吗就转身离开继续喝了。

你是他女朋友?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看上了林麒淡然的态度,今天晚上的她,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林麒喝完杯子里的液体之后稍微王旁边的位置挪了一下起身,拿着包明天你可以去我公司楼下喊话了说完耸耸肩离开了。

迟建知道今天要不是自己生日她根本不会来,坐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不过有一点让人不理解的是这个周海难道也驾驭不了这匹野马?老兄,什么感觉?她走了,迟建才算是真正的放开了。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他总是觉得拘束,但是又想时时刻刻都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