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笑似暖阳

第三十四章心疼

“你先听我说完,徐凌,我希望我们今后还是好朋友,你的礼物我收下了,祝我生日快乐吧!”孟卿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紧紧的握住了徐凌送给她的礼物。

徐凌当然明白孟卿的意思,他感激她说的这样委婉,但是尽管是这样,他还是觉得心里非常的难受。他想离开,可是好像脚步特别沉重,根本就走不动道路。

徐凌头也没回,他害怕他回头以后眼泪就会掉下来,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该有多好,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冲动,该有多好。徐林不断的自责,回到学校以后,他整夜都没有睡着。

孟卿的手机已经响过无数次了,一半是楚沐的电话,另外一半是程玲的电话。她都不想接,站在学校的大门口,她不想回宿舍,想到面对楚沐,她就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

孟卿的心里乱成一团,根本不想开口说话,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没有人打扰,好好的静一静。

于是她打车回家了,爸爸妈妈都在国外,家里没有人,只有她自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

手机在床头放着,依旧响个不停,孟卿怕楚沐担心,就接了电话。

“孟卿,你去哪儿了啊?怎么还不回来呢?”电话刚刚接通,楚沐就扯着嗓门在那边喊道。

如果是平常的话,孟卿肯定会比她更大声的回敬,但是此刻的孟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听到了楚沐焦急的声音,她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她突然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委屈,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只有躲在家里才是安全的。

“你先别着急哭啊,告诉我你在哪儿。”楚沐急的都快要报警了,孟卿知道,她恨不得冲过来抽自己两巴掌。

已经四个小时了,楚沐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孟卿一直都没有理会。

“我在家。”孟卿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以至于她说的话,都完全被哭声盖住了,楚沐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你在哪儿?哎呀你别哭了,那个奇怪的人到底把你怎么啦?”楚沐把声音开到了免提,耳朵紧紧的贴着听筒,生怕漏掉了哪个重要的字。

“我回家来了,不用担心我。”孟卿忍住了哭声,尽量让她的声音能够在电话里传的清楚,说完以后,就挂掉了电话。

孟卿把脸深深的埋进软软的被子里,放肆的痛哭。虽然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这么难过,但是就是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块石头,让她觉得喘不过气来。

电话又响了,是程林打来的,孟卿直接关了机。

哭的累了,她起身给自己倒杯水喝,可是她发现自己稍微一动,就会觉得心像是瓷器裂了深深的裂缝,啪啦啪啦的全都掉到了地上。

于是她直接在厨房坐在了地板上,冰箱里还放着几瓶啤酒。孟卿以前从来不喝酒的,但是今天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是不是喝醉了,就不会觉得痛了。

她把啤酒全都拿了出来,放到阳台上,自己也坐在地上,房间里关着灯,只有窗外星星点点的路灯,在默默的点亮这座城市落寞的夜晚。

孟卿喝着啤酒,此刻她和这孤独的夜一样,寂寞无声。她多想找个人打电话倾诉一下,说出她心里多么多么的难过。可是她现在能找谁呢?

以前每次遇到伤心的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徐凌,可是现在,哪怕是以后,她都不能在遇到伤心事的时候,第一个打电话给他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徐凌怎么会喜欢自己呢?当初徐凌不是还总是奚落她,说她如果再这样大大咧咧,就嫁不出去了吗?可是徐凌他自己,怎么能做这么残忍的事呢。

孟卿不会原谅他,这个毁掉她珍贵友情的始作俑者,她扬起了脖子一口气把剩下的半瓶啤酒都喝光了,把酒瓶扔到了一边。

孟卿多想喝醉啊,她都不知道喝醉了是什么滋味。可是她一瓶一瓶的喝着啤酒,总觉得脑子越来越清醒。夜里的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孟卿觉得浑身发冷。

她突然想到在国外的那些日子,她就是感觉到这样的寒冷,然后程林突然就出现了,帮她买饭买药,端茶送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在这个漆黑的夜里,孟卿闭上了眼睛,仿佛看到了程林的脸,那么亲切,那么让她觉得温暖。

外面的夜更黑了,孟卿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屋子里一片漆黑,一点亮光都没有。她看着外面的天空,好像一个漆黑的半圆,扣在了大地的上空。

外面的街灯很多都暗下去了,只有远处还闪烁着几颗,它们和孟卿一样,在这个沉睡的夜里,坚守着自己的那份孤独。

有的时候,伤痛真的是无言的,此时的孟卿,觉得只有那远方的孤灯,才会明白她此刻的感受。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趴在玻璃上看着那微弱的模糊的灯光,感觉到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街灯,没有言语,没有思想,孤独的伫立在黑夜里。

当强烈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孟卿的床上的时候,孟卿终于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墙上的钟,已经是中午两点钟了。

她躺在床上并没有起身,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她的头很疼,昨天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她的心很疼。

孟卿习惯性的从枕边拿起手机,开机之后全部都是楚沐的电话和短信。今天是周一,孟卿已经旷课一上午了。

于是她回复了一条短信给楚沐,说自己想要在家里静一静,让楚沐帮她请假。孟卿继续躺在床上,她想着等到楚沐回复以后就继续关机,因为她生怕徐凌会打电话来,那样多尴尬。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徐凌了,多么希望昨天就是一场梦啊,她昨晚睡前就希望自己醒来的时候,是楚沐声嘶力竭的把自己从床上摇晃起来,然后送给她一条漂亮的项链。

之后的事情,全部都是自己的噩梦。可是,项链虽然还是戴在脖子上,可是她却的的确确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那昨天晚上的记忆去哪里了?她骗不了自己,该失去的还是要失去,就在徐凌喊出“我喜欢你”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多年的感情,就烟消云散了。

孟卿的心像是裂成了几瓣那样的疼,但是她却哭不出来,明明痛的无法呼吸,却看上去异常的平静。

不知道问什么,她没有等到楚沐的短信回复。酒精的作用让她此时觉得口渴难耐,于是顶着一头乱发起身,去厨房里给自己烧点水喝。

坐在沙发上等着水开,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突然目光落到了阳台上那七倒八歪的空酒瓶身上,一股前所未有的孤独感侵蚀着她的全身。

以前,她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找徐凌诉说,无论他在做着什么,从来都会把她的事情放在第一位。他永远都会放下自己手边的事情,然后关切的说一句,“你还有我。”

孟卿发现自己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这个世界上有谁会对自己这么不计回报的付出呢?这样关心这样体贴,连她如今最好的闺蜜楚沐都不能完全做到,徐凌又为什么要那么无私的为自己鞍前马后。

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太过天真,还每次都大言不惭的说徐凌就是自己的男闺蜜,证明给那些说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的人看。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孟卿一个人的一厢情愿,那所谓的一辈子是朋友,也只是孟卿一个人的誓言。

就像徐凌自己说的,“我怎么甘心只做朋友?”

难道爱情就是这样吗?爱一定要毁掉这份纯洁的友谊吗?如果当初知道是这样该有多好,那么孟卿就不会事事都找徐凌,就不会在心里给自己设立一个那么安全的依靠,就不会在今天,这个依靠突然崩塌的时候,让自己败的这样一塌糊涂。

门铃响了,是一长串急促的声音,搅动着楚沐的心,她那裂成几瓣的心,好像都要被搅碎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