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笑似暖阳

第二十八章吵嘴

可孟卿这个人就算心里改观了,嘴上又怎么可能轻易服软。于是仍是死鸭子嘴硬,“我俩可是partner,当然要互相照顾互相关心啦”。末了,还没头没尾的加了句:“大不了下次你也生病,我也照顾你啊。”

刚说完这句话后孟卿就后悔了,晕?又要得罪这位大少爷了。自己嘴还真是笨死了,什么叫大不了你下次也生病我也照顾你呗。怎么听起来这么不顺耳呢,程林肯定会误又会我的意思。要不要解释道歉哇?好纠结好纠结,啊啊啊啊!真是受不了自己了。孟卿自顾自的心里进行着自我对话对话。

程林听完这句话后脸更黑了,“你很希望我生病码?”程林抿着嘴巴问道。

孟卿反射性从脑部神经传递到行为动作上,完成了一系列的传达反射作用,“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也可以照顾你”,孟卿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双手也配合的大幅度摇手,表示她真的是无心的。丝毫没察觉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部队,或者说是有一点点的暧昧成分?

程林表面不为所动,一副我不接受你的解释,太扯的表情。心里的小浪不停的翻腾着,内心打着无数个小鼓。这个孟卿,还挺有趣的,她意思是婉转的表示,她想照顾他吗?

程林戏虐的说:“你的意思是,你只是单纯的想照顾我吗?”,说完后面部开始变得柔和。

孟卿一头的问号,然后一副终于听懂恍然大悟后脸开始慢慢升温然后通红。结结巴巴的开口了:“不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照顾我,我当然也会照顾你,我们是partner嘛,对,就是这样“孟卿倒吸了一口气,呼,终于说清结实清楚了。

程林笑低了眉眼,“好的,那我就等着那天了”

孟卿哈哈大笑:“傻逼,你这不是咒自己呢吗,别乱说了”,孟卿又再一次没察觉自己到自己语气中带着点责怪得关心,好像是自己的另一半。

程林觉得这个女生真是粗线条说话不经过思考,真是单纯的可爱,于是向逗逗她:“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无论我怎样你都会照顾我?”

孟卿再一次没用的脸红了,“说什么呢!你不要老误会我的意思好不好,真讨厌”然后好像很娇羞似的锤了程林两锤。锤完后觉得咋这么怪呢,这个动作怎么这么作呢?晕死。

程林笑了笑还想继续调侃,孟卿的复习适时候发出了一声断断续续的响声,能瘦尴尬的摸了摸肚子,程林哈哈笑出了声音:“一天没吃饭了,饿了吧?”孟卿然后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是……我好饿好饿,前胸贴后背了”

程林转身,“喂,你哪里去啊?不是抛下病号一个人走了吧,你不能这样啊,我们可是partner!”孟卿急眼了,怎么能这样啊。

程林好笑的摇了摇头:“傻,我去帮你去厨房弄吃的呢”

孟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用很惊讶的表情以及夸张的语气说:“你还会煮东西?真是居家必备啊”说完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又说:“好啦好啦,你快去吧,我饿死了”边说便站起来推程林到门口。

程林潇洒非留下了句:“还有,你那英文真不敢恭维,多练练,真是有够差”

孟卿还沉浸在刚才的害羞之中,愣是半天才反应过来,气的直跺脚:“你你你,你闭嘴,你乱说,我英语很好,不信我俩战一把”,开玩笑,我好歹也在国外待过几年,之前英语和人家对话是没问题畅通无阻的,居然被他说差劲!

程林小而洪亮的吐出了一句:“不屑一顾”后,孟卿鼓了鼓腮帮子,然后吐出一口气,大声的喊了一句然后说:“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侮辱我的外貌,但绝对不能侮辱我的能力!”,孟卿说完后因为太过用力,连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幸好幸好,差点看见阎王爷了孟卿又觉得不对:“不对这句话不算,你什么都不能侮辱我!”

程林在厨房摇了摇头,无奈的说:“看样子,你很有力气,不像是的饿的样子,要不,我也别弄了”,程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逗她,觉得这个女生气的直跺脚的样子好像也有点可爱了?

孟卿一听到没饭吃了,整个人顿时焉了,灰溜溜的小跑到厨房,“大爷,程大爷,程大帅哥,我错了,你别啊,我是真的特别饿”,孟卿双手合十,一脸的拜托拜托,是说真的的表情再加上一双驯鹿似的眼神干巴巴的讨好着看着程林。程林被看的有种想要揉揉孟卿的头发,说,乖,吃什么都给你弄的想法了。但他怎么可能这么说,他可是程林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程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手不受控制不自觉的捏了捏孟卿的脸。这么一捏孟卿傻了,就连程林自己都呆了,手悬在半空不知道应不应该收回来。楞了十多秒后,程林尴尬的收回了双手搓了搓,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你皮肤不错”

孟卿无语了,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夸自己还是什么意思。作为女生,随便被人家摸脸不是要说“非礼啊”的吗?可为啥我一点也没这想法,反而只有点害羞,更多是,我睡了一天了,没洗脸会不会不干净啊之类的啊,而且我头发也没梳。想到这孟卿立刻摸了摸头,惨了,爆炸头,啊啊啊啊,丢人丢到外婆家了。于是立马大步流星的往房间走去好像很淡定的样子。

程林看见孟卿没说什么也就松了口气,再想想刚才孟卿最后一系列发呆,摸头,错颚的表情后程林笑意更深了,这个表情帝。

孟卿几乎用一步代替了之前的碎碎步,关上门,反锁,动作一气呵成,堪称专业!孟卿打开行李挑出一身黑白短裙,走进厕所换了起来。对着镜子自己摆了无数个pose,然后无意中扫到了自己一绝的发型,默默的停止了摆pose梳起了头发。孟卿的发质很好,几乎没用梳子就把头发梳的干练而又干净,让人不禁想问:“嘿,姑娘,头发卖吗?”洗脸刷牙后孟卿整理整理自己的衣装后,深呼吸一口气,打开门,挺直腰板很有气势的走了出去。

“hengheng”孟卿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眼睛整个都亮了,饿狼扑食似的跑进厨房。

“哇,好香啊”孟卿夸奖道,随即又是一脸的赞许,“咦,是我喜欢的皮蛋瘦肉粥!程林你太棒了”孟卿一脸的激动,眼睛发着光的继续盯着程林手中的,瘦肉粥……

程林认真的搅拌着锅里粥,抬头看了孟卿一眼,然后:“喂,那个孟卿”,孟卿清醒过来:“嗯?”程林轻咳了一下,然后说:“你”

孟卿无语,什么啊,真是的磨磨唧唧的:“我怎么了啊?你倒是说完整啊”

程林停顿了半天:“裙子右侧拉链没拉”

孟卿立马看了看右侧的拉链,果然怎么会这样,明明记得拉了的啊,孟卿大脑死机,没头没脑的吐出一句:“我拉不到,你帮我拉一下”后,孟卿觉得自己真的把这辈子的脸在这一天内全部丢光了。如果给孟卿设计一个头像的话,那一定是个凌乱在厨房的痴呆女。

程林被孟卿的一句话吓得把手机的锅盖扔在地下。这个女的太有节操了吧!

“你确定?”程林满脸的认真问到。

“我确定”孟卿豁出去了,假装十分淡定的回答。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