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笑似暖阳

第十七章旅游上

“就是啊,楚沐,这句话是你今天说的唯一一句让我认同的话。”孟卿赞同的说。

“我看你们两个啊,不像是吃多了,这说话有气无力的样子,怎么跟饿坏了似的。”室友继续说着她们两个。

“什么叫物极必反啊,我发现这吃撑了和饿坏了是一样的,甚至还不如饿坏了呢。饿着还能想办法吃点,这撑了可怎么办啊。”楚沐皱着眉头说。

“活该,谁叫你点这么多啊,还害的我都撑成了这样,真是的。”孟卿责怪着说。

她们两个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就当做说话也促进消化了,后来发现笑的时候肚子都不舒服,但是她们还是互相嬉闹着。没过多久楚沐竟然就在床上睡着了,孟卿再跟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回答,她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出国的事情。

虽然以前也和爸妈一起去过美国,但是想到这次是以学校的名义出国学访,就觉得格外的兴奋。虽然这么好的事情,孟卿很想和爸爸妈妈分享,但是如果告诉他们的话,那他们一定会让孟卿去他们那里,这样自己如果有闲暇的时间的话,就不能自己痛痛快快的玩了。

况且万一学习时间紧的话,爸妈说不定还会直接来找她,这样不是更加尴尬吗?不如先去看看情况,如果任务很轻松的话,而且自己也实在是一个人无聊,再去找他们也不迟。然后她就这么决定了,刚刚拿起的手机又放下,没有拨出给爸爸的电话。

孟卿从床上坐起来,准备收拾几件衣服带着。她给老师打了电话,才知道原来出国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刚刚在办公室里兴奋的过头了,不知道是老师没有说还是自己根本没有听见。既然只有半个月的时间,那也不需要带多少衣服了。

她只简单的挑选了几身平时喜欢穿的衣服,带上了其他的零零碎碎的生活用品,至于护肤品等等的东西,就等到真的出发的时候再装进去就好。

一切都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她坐在地上,看着箱子里面整整齐齐的衣服,不由得开心的笑了。她特意把手机从震动调成了铃声,而且还开到了最大声。生怕万一老师给她店电话通知出发的时间,错过了怎么办。

第二天早上,孟卿还没有起床,吵闹的铃声就已经响起。这声音把整个宿舍的人全都吵醒了,孟卿由于昨天睡得晚,竟然都还在睡梦中。楚沐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大声叫着孟卿,可她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于是楚沐不情愿的爬起来摇醒了孟卿,她这才意识到是电话响了,自己在梦里还以为是谁在唱歌呢。举起来一看是老师的电话,她赶紧接起来。

“孟卿啊,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是不是还没有起床啊?”老师有些责怪的声音问道。

“怎么会呢,我刚刚去洗漱啦。”孟卿尽量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疲倦,撒着谎说道。

“是这样,老师通知你明天一早就准备出发,你自己去机场可以吗?还是老师送你去呢?”老师的声音听起来温柔而充满关怀。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可是老师,不是还有一位大二的学长吗?我们两个不是一起去机场吗?”孟卿奇怪的问。

“哦,那位学长这两天回家了,我刚刚跟他联系好,他说他明天直接去机场,就不回学校了。”老师耐心的解释着说。

“哦,好吧。”孟卿回答。

“那你好好收拾一下东西吧,如果行李多的话记得托运,半个月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不要马马虎虎的,该带的还是要带,不要指望什么都去那里买。”老师交代着。

“好的,我知道啦,谢谢老师。”孟庆礼貌的说着。

由于这通电话,宿舍里的室友都没有了睡意,大家都起床了。尤其是楚沐,又恢复了她夸张的激动的样子,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孟卿啊,我昨天都忘记了,还有一位学长跟你去呐,确定是学长吗?没准会是一个帅哥啊!”

“别闹了,管他是谁,我的心里啊,只有程林。”孟卿一脸花痴的说。

“你就不要假装执着啦,都念叨了人家小半年了,到现在连面都没有见过。”楚沐早起就要泼她冷水。

“那又怎么样,没有听说过好事多磨的吗?我们啊,是要经过这么久的彼此思念,才可以认识的。”孟卿依然充满着幻想。

“你东西收拾好了没有啊?明天就出发了,我帮你订机票吧。”楚沐打开电脑的时候说。

“好啊,不过老师刚刚没有说机票要不要报销啊。”孟卿有点懊悔刚刚没有问清楚。

“小财迷。”楚沐嘴里吐出了这三个字。

“好啊,那机票钱你出,我不管了啊。”孟卿故意认真的说。

“那你还是给老师打电话问问好了。”楚沐赶紧回答。

孟卿继续收拾着她的行李,仔细打点着,尽量不要忘记了什么。

“孟卿啊,你多带几件漂亮的衣服哦,不要带你那些老土的运动装,多穿点淑女的衣服嘛,上次咱们逛街我帮你买的那身就很好啊,和帅哥的美国半月游,这么好的机会千万不要浪费了啊。”楚沐一边订票,一边絮絮叨叨的说。

“你要是不满意我带的衣服,干脆帮我再买几身啊?”孟卿调皮的说。

“那你还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去吧,不要给咱们伟大的祖国丢脸才好。”楚沐继续讥讽她。

“你好好的订票,不要耽误了大事。”孟卿提醒她说。

“啊,幸亏我电脑开的及时,票都不多了呢。”楚沐赶紧订下来,紧张地说,“明天我送你去吧?帅哥都不和你同路哦。”

“好吧,那就勉强让你送我好了。”孟卿拖着长音说。

第二天一大早楚沐就把孟卿从床上摇晃着醒来,孟卿就是这样,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总是兴奋的很晚才能睡着,可是第二天却是连闹钟都叫不醒她的。楚沐一直说孟卿没心没肺的。

这么长时间以来,楚沐一直甘心当做孟卿的天然闹钟,她知道一般的声音是吵不醒她的,所以在前一天晚上,孟卿纠结闹钟究竟是定七点还是七点半的时候,楚沐一把就夺了过去,说孟卿你的闹钟铃声这么难听,还是饶了我们吧,到时候又叫不醒你,你不要担心啦,我肯定会把你从床上摇醒的。

于是孟卿放心的睡了,知道楚沐把床都摇的快要散了,孟卿终于模模糊糊的吐出来三个字,“什么事?”。这三个字彻底让楚沐崩溃了,她知道此时最有效率的事情就是采用更加升级的动静让孟卿赶紧醒来。于是她直接扯掉了孟卿的被子,等到初春的冷空气直接把她冻醒。

这个方法果然奏效,没到五分钟孟卿就开始到处摸自己的被子,摸了一会也找不到,只好睁开了眼睛。楚沐早就已经把她特意为她挑选的衣服放在了床边,说,“快点下来吧,赶紧洗漱去吃早餐,你要出发啦。”

孟卿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要去机场,于是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从楚沐的床上把被子搬了回去,然后冲到洗手间去洗漱。

“不用太着急,你刚刚看的表,在昨天就已经被我偷偷调快了二十分钟啦。”楚沐望着她急匆匆的忙碌的背影,悠闲自得的剪着指甲。

“无耻。”孟卿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

“是明智。”楚沐根本不和她计较,反而好脾气的纠正她。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