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少爷,饶了我

第一章 霹雳无敌小正太

“好了好了,再给你五十块,让你去住宾馆。”

刘锦升将行李重重的扔在地上,随手又塞给她五十块钱,楚月遥看着手中的钱,又慢慢抬头看了看刘锦升,最后视线定格在旁边站着的男孩身上。

花格子衬衫配纯白背带短裤,本来挺好的,衬衫却故意支在外面不掖到裤子里,还串了两条金灿灿的链子,好像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似的,原本干净、整齐的头发也被他弄的凌乱不堪,额头还扎了一条黑色领带,这身打扮实在是让人看不出走的什么风格,只是衬上嘴角那抹邪恶的笑,讨厌、恶心!

“喂,你求我呀,或者我可以让你做我家的佣人。”冷辰萧见她在看他,便哧笑着说道,可在这个地面,只要是个人就知道,他说的话百分百是谎言。

破屋、败草,遗像、行李,这,便是她十五岁的人生,楚月遥冷漠的捡起行李背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抱着姥姥的遗像走出了这个生活十五年的破旧房舍,慢慢向山下走去。

“喂喂喂,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想要这个小屋,并不是想赶你出去的。”

“小少爷,你不要理她了,她根本就不配住在这里,又怎么配住在你们的家里。”刘锦升讨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楚月遥的嘴角居然慢慢扬起了笑,只是这笑里有释然、有无奈、更多的是苦涩,唯没有幸福,因为她的幸福到此嘎然而止。

这里是新竹奢侈的半山腰别墅区,住的都是有钱人,但由于月遥姥姥的坚持,她们才得以在这里生活。

最初同学们知道她住在这里时,还以为她也是千金小姐,羡慕的要命,可当知道她不过是这富人区的例外,又极尽嘲笑之能,可是她无所谓,因为只要有姥姥的陪伴,她就是生活在天堂,只是很可惜,就在前几日,姥姥病逝了,而她唯一的亲人就在刚才把她赶了出来,只因为从小到大,她都被说成妖怪,因为她一出生,就先克死了母亲,之后父亲也病逝了,奶奶看了她一眼,请人一算,说她是白虎星下凡,便转身离去,从此再也没见过,唯有姥姥,疼爱她宛如掌上明珠,虽然每天她们吃的只是稀饭、青菜,可那个时候的她也是幸福的。

烈日当空,楚月遥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山下走去,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要离开这里。

木棉花盛天的季节,鲜红的花铺满了树顶,很刺眼,但是却很气派,木棉花是英雄的花,从出生到落地,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很像姥姥护她的一生。

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小手紧紧的握着怀中的遗像,从此以后,她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了,去哪里、怎么活、如何活,她不知道,因为她只有十五岁。

她本来想和姥姥一起去的,可是姥姥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清清楚楚的告诉她,“娃,活着,只要活着。”

是,只要活着,她得对得起姥姥的养育之恩,她必须活着,可为什么觉得活着这么难,茫然的大眼睛里慢慢开始变得空洞,黑夜居然在这朗朗乾坤之中提前降临,她的头很晕。

‘怦!’

一辆车子突然从旁边的大门里急急的驶了出来,月遥完全没有防备,像是一块破布般飞了出去,她已经不记得喊痛,只死死的抱住姥姥的遗像,当她觉得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她的嘴角居然扬起了笑。

解脱了,真的解脱了,她再也不用背负克亲的骂名,也不用再想未来的路,更不用担心姥姥责怪她不好好的活着,慢慢的,她阖上了眼睛,眼前仿佛看到了最爱她的姥姥,她们,终于又在一起了。

“她是不是死了,凡。”

白季兰惊慌失惜的从车里跑出来,不知道如何是好,还好冷凡一向从容冷静,一眼就看出来楚月逍身上并没有伤,而且刚才他们的车速并不快,只是这女孩是谁,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冷凡抱起楚月逍的头,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说道,“她没死,只是晕过去了,你去叫医生过来。”

“哦,那我现在就去叫。”

听说她没事,白季兰内疚和担忧的心才好受了些,她转身去叫医生,而冷凡几次想将她怀里的照片抽出来,结果都没有抽出来,无奈,他只好将她和照片一起抱了起来回到了别墅。

医生也已经赶到了,确定楚月逍是真的没有事情,冷氏夫妻才完全放下心来,而管家也认出了楚月逍,趁机将冷辰萧做过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真没想到由于儿子的任性,搞的她一个女孩子无家可归,可纵然冷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集团性公司,他们夫妻二人是一流的企业家,也终归是父母,做为父母常年不能陪伴自己的儿子,让儿子变得性格极扭曲,这也是他们的责任。

“这样吧,管家,你安排她住在我们这里,以后她的一切费用都由我们冷家负责。”

白季兰一向心地善良,更何况还是儿子的原因,冷凡也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妻子的这种办法。

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们实在是没时间再多呆,嘱咐了几句就走了,他们刚走,楚月逍就醒了过来。

她诧异的看着这幢富丽堂皇的房子,白金镶嵌的天花板,粉色玫瑰花瓣盛开的水晶吊灯,翠竹掩映下的小喷泉水流潺潺而下,还有穿戴整齐而站的佣人们,如果这不是天堂的话,她就不知道什么是天堂了。

“请问,这里是天堂吗?”

她的手里依然抱着姥姥的遗像坐了起来,管家见她醒了过来,连忙笑着对她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住在山上的月逍吧。”

“叔叔。”

楚月逍眨了眨大眼睛,虽然她还是不敢肯定这里是不是天堂,但是,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叔叔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会是在哪里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