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帝国

第16章 逆天之功

彭祖是谁?历史上确有其人,有很多人都提起过其人其事。

但说他活了八百岁,谁信啊。

因为要写一个与道教先关的剧本,李辰前世仔细查过彭祖的来历,流传的很是神奇,一度很感兴趣,甚至度娘了《彭祖经》的原文看了。

但那《彭祖经》更像一本传记,是别人写的有关彭祖生平,以及和一个叫采女的对话。看完李辰就放弃了,那本书太山海经了,直接被李辰归类到话本小说一类的文学作品中去了。(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度娘《彭祖经》,很神奇)

能确认的只有,彭祖是个厨子,靠敬献美味佳肴当官了,这也算是马屁拍出奇效;厨子吃得好,很善于养生;他会点武术;在彭城当官,每天溜号,大概可能也许差不多每天都研究男女只是。这种渎职的败类,竟然被人称之为先秦道家先驱之一,中国最早的性学大师。

以上是李辰在前世查阅相关资料,对彭祖的基本印象。

即便是将被老太爷当作宝贝似的《彭祖心经》拿来,李辰也没当回事,可眼前这张补天锁阳功的心法,让他直接当机了。

在英国的二手市场中,李辰淘了很多古籍,其中不乏非常珍贵的典籍,因此对伍长寿赠送的那些书,也没太放在心上。

今天从二手市场回来之后,将这些书也放在一起整理造册,这才发现,这堆书中,还真有收获。一本明朝精装版永嘉书会才人编撰的《白兔记》,明初年泉州刻印社刻印的。作者生辰年代同期刻印的书籍,那在研究方面还是很有价值的。而且这本书的首封和尾封是用丝泊装帧,装帧艺术也非常高明,值得珍藏。

李辰便将这本书单独挑了出来,出于对韦小宝四十二章经封皮藏图的向往,也捏了捏这本书的书面,摸索久了,还真发现有些不对。

书皮过厚,丝泊针线过密,并非一般的丝绣装帧。

谜底揭开,就是这张包裹在油皮纸中的《补天锁阳功》,而油皮纸上记载这门工法的由来。

留这张纸的人是德庆侯廖永忠之孙廖镛,廖永忠被杀后,其子也就是廖镛之父,曾于武当山修行三年避祸,下山之时,张真人甚惜其身体瘦弱,赠其《补天锁阳功》。后来廖家又被卷入了恩师方孝孺诛十族的惨案当中,廖家怕毁了师门至宝,便将其秘密装帧在《白兔记》中。

看着记录李辰腹诽,什么赠?十有吧就,顺手牵羊。李辰还真猜对了,武当当时被盗的不仅仅是这部工法,其后,杨德三还盗取了武当的《彭祖心经》,可谓损失巨大。

后来估计廖家被抄了,这本书也就流落江湖,辗转到广州名门伍家,最后被伍长寿带到英国,现在落到自己手中。

颠了颠手中的那张纸,其经历可以拍摄一部情节曲折的电影了。

收拾好这张纸,喊来香凝,让她继续整理书册,自己回房间慢慢研究。

粗看一遍内容,有图有真相。文字内容是些口诀,还有一旁张三丰的注释,另一面有身体穴位图和人体关节图。

没什么嘛,怎么取了补天锁阳功这么猥琐的名字。

仔细研究文字,不是很难懂。

锁阳先存阳,哦,明白,就是童子身。不算前世,自己应该算是童子身吧。

第一阶段,每天早晨若日出,需迎着日出,静坐半个时辰,若无日出,则面东而坐。待日光照射到面部时,按照穴位图顺序,依次肉捏身体对应的部位,三次可补阳。旁边的注释张三丰写着“余,一年有气感生。”张三丰这个牛人都练了一年,才有气感。

那大概是,若体内有气感产生,即可练习第二张图,也就是第二阶段。主要是锻炼人体的各个部分,手、脚、肘、肩、首。

“练体先练手,搏斗需用脚,索命要出肘,肩稳下盘守,练首跟心走。”这是打人的基本功夫,要练。再继续往后看,没了。

这就是补天锁阳功?太简略了吧。

李辰并不知道,他所谓的第一阶段气功的练习法门才是补天锁阳工法,取日出之精补身体元阳,也就是,吸取利用太阳的菁华,补充人因为年纪增大而逐渐流失的先天之阳,故名补天锁阳功。补天锁阳功是养生工法,是扎根基的工法,只有基础厚实,才可以练习《彭祖心经》中的男女之术。这也就是《彭祖心经》中提到的“欲得心经,先得补天锁阳功”。

第二幅图其实是张三丰日常修炼的练体之法,与第一张图关系不大。但李辰按照自己理解的分两阶段练习,也暗合了中国传统武术的内外兼修,先内后外的练习方法。

“香凝,来,亲一个!”

兴高采烈的李辰,拉着刚刚整理完书册的香凝,被她用脏脏的小手,在脸上连抹了好几下,然后嘻嘻的拉着李辰去洗脸。

第二天一大早,李辰就起床,天还没亮呢,便收拾好阳台,放了一张藤条椅子。坐在上面,却昏昏欲睡。没办法,昨夜太兴奋,结果没睡好,现在坐在椅子上,困意上来了。一看时间,才六点多,现在是初春,牛津的日出要到七点十分左右,可以先眯会二十分钟。

等到李辰睁眼时,太阳已经跃出地面一丈了,别说太阳照脸,都快照到屁股了。于是也顾不得前面所提到的静坐了,按照那张纸,在自己身上按摩起来。

还真别说,迎着阳光,每按摩一处,那地方便有着一种隐隐的早热,按摩周身一次之后,有着说不出的轻松和舒爽,人也精神多了。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啊,真爽,浑身轻快。

这工法,逆天了。做第一次,就这么有效?

“少爷,你在干嘛?”大丫头的声音在背后传来,下了李辰一跳。

“练功,真爽。”

“练什么功?少爷教我,我也练。”

补天锁阳功,女人能练么?李辰也搞不清楚,还是先别瞎搞,自己练坏了不要紧,有大丫头照顾,要是大丫头也练坏了,那就歇菜了。

“我也是第一次练习,你等等,等少爷神功大成,你练习起来也事半功倍不是?”

“好,我就提前祝少爷神功大成。到时候大展神威,帮我打通任督二脉。嘻嘻。”大丫头估计把李辰的话当成笑话,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

“敢笑话我?翻了天了。看我挠痒痒神功。”

二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很开心。

汉唐影业和汉唐院线,今天在香江半岛酒店二层餐厅,召开《半斤八两》的庆功宴。上映一个28天,对外宣称票房572万,实际票房853万,现如今还未全面下画,汉唐院线还有10块屏幕在放映,上座率依旧有60%,全面下画,估计票房会超过900万。

神龙不见首尾的仁叔,露了个面,给大家敬了杯酒,说了两句鼓励的话语,便早早走了。

汉唐影业总经理伍思远,代表公司,给徐氏三兄弟,吴耀汉、赵雅之五位主演一人一个大红包,其余上到摄影师,下到剧务、灯光助理、场工等,一应都有红包派发。

借助上洗手间的机会,赵雅之从提包拿出红包,抽出红包中的支票,5万港币。心中啧啧感慨,豪门出手,果然不同。这要抵得上她给无线演10部电视剧了。要知道她在《半斤八两》中是纯粹的配角,镜头加起来不到十分钟,片酬也只有2万。

自从1973年港姐殿军之后,最近几年演过几部电影电视剧,但只能算是小有名气。去年8月结婚后,才发现,丈夫虽然是个西医,但性情有点守旧,看到电影中自己搀扶徐冠文出院的镜头,他回家都不阴不阳的说了两句。婚后的生活并非太宽裕,自己娘家家境不是很好,有了这笔意外之财,也能接济一下。

看洗浴间镜子里面的自己,喝了两杯红酒,面如桃花,腮如红杏。

“哇,姐姐真漂亮!”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在赵雅之背后响起,从镜子看去,身后站着个小搪瓷娃娃,是伍思远总经理的侄女,”你也很两女啊,长大后会更美的。”

庆功会期间,徐冠文找了个机会,私下询问伍思远,为何不见编剧?伍思远吱唔过去,说编剧去海外进修。看徐冠文面有疑色,他也没有办法。其实伍思远心里也很疑惑,但这答案就是仁叔给的答案。

在庆功会的另一个餐桌上,年轻的周闰发,看着风光无限的徐冠文兄弟,暗自下决心,《七百万大劫案》一定要演好。这部片子是伍思远亲自导演的,为了达到他的要求,周闰发可是狠下了一番功夫,天天和主演梁晓龙学武行。现在香江功夫片扬名亚洲,自己说不定也能成为一代功夫巨星。

在牛津的李辰,要是知道,自己安排人招募来的一代影帝,现在竟然想成为功夫巨星,估计要气得吐血。

1976年5月中旬,三家被拆了重建的汉唐影城,历时8个月,终于在香江媒体面前露出真面目。

这还是电影院么?这是典型的商业综合体,一楼的购物中心,二楼的时尚品牌店,三楼的茶餐厅和咖啡屋及餐馆,四楼五楼才是影院以及免费儿童游乐区,六楼的办公区。最重要的是专门建设的地下免费停车场,能直接乘坐电梯到任意楼层。这究竟是电影院还是商场?

汉唐院线的总经理张善琨,给出了答案,汉唐打造的是以电影产业为核心的一站式商业服务区、未来的城市娱乐消费中心。

“一站式商业服务区,汉唐院线再出先手”

“汉唐理念领先,旧院线一夜淘汰”

“肇基用商业地产模式经营院线,成否,败否?”

一群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媒体,再次挑起话题。

在李辰留学英国的日子,仁叔带领一帮团队,为帝国崛起,立下逆天之功。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