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心思

顾栖拉着沈梓翘便入了街上,今日中元节,整座城自然是万家灯火,煞是好看。虽说这中元节多多少少的都有些一些恐怖的元素在里面,但自古以来人们便喜欢将这些节日都寄予美好的祝福,中元节自然也不例外。

道路两旁的那些个小商贩们,面前挂着各式各样的花灯,一排排的花灯连了起来,就好似满街星火一般,引得无数少男少女拿了花灯前去河边放了祈福。

沈梓翘此刻的眸中映照着花灯耀出来的光,让一侧站着的顾栖不由得有些看得痴了,心中也自然有些欣喜了起来,望着沈梓翘如花的面庞,“这些花灯,可有你喜欢的?”

沈梓翘本来还在怔怔地望着这些花灯出了神,耳畔突然传来了顾栖的声音,侧过了脸便去看他,哪知刚一侧过脸,便撞上了顾栖那一双看得有些痴醉了的双眸中。

沈梓翘一时之间心中有些异样的情愫顿时生起,面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红霞,低垂的眼眸,片刻过后,这才上前一步,抬手轻轻的拿下了一个花灯,转而望向了身侧站着的顾栖,“这个。”

顾栖见着眼前沈梓翘这般神情,自然知道她心中是有着一些害羞的,却也只是勾唇一笑,拿出了银两递与小贩,遂携了沈梓翘,缓缓的朝着不远处的河边走去。

沈梓翘就这么跟着顾栖朝河边走着,目光望着手中拿着的花灯,不时瞥了一眼顾栖的神色,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有一种异样的情愫涌上心头。

不多时,二人便已经行至了河边,微风拂过,河边柳枝摇曳着,撩起了沈梓翘鬓边的一缕碎发,格外的惊艳。沈梓翘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目光定定的望着手中的花灯。

沈梓翘四下望了望,见着此刻自己身旁也有许多女子,手中皆是拿着花灯,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放入了河中。沈梓翘正望着,顾栖便已经靠近了自己身侧,抬眸正巧对上了顾栖的目光,“你也来吧。”

听着顾栖如此说,沈梓翘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即也同那些女子一般,轻轻的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花灯放入了河中,又撩拨了水,轻轻地推着。

望着花灯在河水中渐行渐远,花灯中的烛火也已经有些看得不太真切,沈梓翘这才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在许愿。

顾栖在一侧静静地望着沈梓翘的模样,恍然之间好像回到了往日,心中也不知到底是如何,待到沈梓翘站起了身子,这才将那些思索抛至脑后,转而望着沈梓翘,问道:“你许了什么愿?”

沈梓翘听到顾栖突然问自己,微微顿了一下,随即弯了眉眼,笑吟吟地说道:“都说愿望一旦说出来就不灵了,不过我觉得我这个愿望倒是平常,说出来也无碍。”

一边如此说着,一边抬脚缓缓朝着岸边的草地上走着,继而悠悠说道:“我啊,只希望亲人可以平安喜乐,不离笑。”说着,脚下轻轻的踢着石子,顿住了脚步,抬眸望向了顾栖。

“亲人?”顾栖微微一愣,脸色有些不自然。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沈梓翘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如今她寄住在温将军府,也算是亲人吧。

察觉到顾栖的迟疑,沈梓翘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似惆怅,又似解脱,幽幽道:“舅父与舅母自然也是我的亲人,他们待我这样好,我无以为报。”

稍顿了顿,面上划过一抹羞涩,“自然,若是以后我成了亲,我的相公也是我的亲人。”

此时的她虽有着小姐的身份,却与平民一般无二,从前她对男女之事并无猜想,就那样稀里糊涂的嫁给了顾榕,而如今虽恢复了自由之身,可说出去也是被休过的人,要想再找到如意郎君怕是难了。

顾栖一笑,也不回话,转身走到一旁的商铺又买了一只精致的荷花灯,点燃后走过来,轻轻放置水中。

沈梓翘道:“我只当老百姓才会放花灯,却不想王爷竟也如此随和。”

顾栖但笑不语,直起身来,学着方才沈梓翘的模样双手合十,薄如蝉翼的睫毛轻轻闭上,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嘴角含笑。

半晌,他睁开眼睛,回首道:“你可知本王方才许的什么愿。”

沈梓翘摇头。

顾栖抬头,看着天边那轮皎洁的明月,凤眸弯弯如同被月光洗过,缓缓开口:“我愿,将来能娶一个叫做沈梓翘的女人做王妃。”

沈梓翘一愣,面色微微凝住,却又很快反应过来,“王爷说笑了。”

“不曾。”顾栖朝她走了几步,俯首靠近,“你觉得这心愿如何。”

一片巨大的阴影将沈梓翘包裹住,一阵风吹来,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掠过,沈梓翘才发现自己早已双颊滚烫,就像幼年时生的那场大病,红到滴血。

她转过身去,气息突然紊乱,忙道:“王爷可知自己在说什么,民女只是一介草民,更是得了休书的女人,王爷若真能如愿,民女岂不是丢了王爷的脸。”

她一口一个民女,明显想和顾栖拉开距离,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可顾栖却不这样想,一心急直接把沈梓翘的身子掰过来,直视她的眼睛:“本王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翘儿,你可知本王从未嫌弃过你,若本王介意你我之间的差距,又何苦一日日的到你店里去,本王……”

“王爷失言了!”沈梓翘冷着脸打断顾栖的话,俯身打了个千儿,“店里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民女先行回去。”

“翘儿,我的话还没说完!”顾栖仍然不死心,沈梓翘却声音一凛,“王爷若说的是这事那民女知道了,天色已晚,王爷还是早些回去,以免被风扑了身子。”

言罢,她已行了五六步远,只留下顾栖一个人站在河边,呆呆的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如同一尊立在河边的雕塑。

荷花灯还未偏远,在河水里慢慢的晃着,晃着,偶尔起了一阵小小的风浪,些许河水溅了进来,打湿了荷花瓣。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