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公子

第105章 擒拿

郭振和秦新元、龙勇、雷行都是受到了秦无的严厉责罚,吓得四人都是躲在了各自的营帐当中,连外出游逛的心思都是没有了。

而这时,议和的谈判也是举行了。第一轮的谈判,秦无并亲自出面,只是让岳小环和楚云率领着一干将领去参加。而日出王国这方,也只是派来了一个侯爵参加。这第一轮的谈判,只是双方的试探罢了,就是连各国的使者都没有参与进来。

一条长桌子,两方各坐于一边,中间隔着一层淡白色的帷幕,这样,双方也只能是依稀看到对方的人影。岳小环和楚云坐下来之后,岳小环便是低声向楚云道:“这次议和,我们的底线是绝对不让陵城和坂木城,其他的地方还好说。至于你上次提的想要让八岐门献出一件宝物的事情,王爷说先不要谈。”

楚云点了点头,知道了大秦帝国的底线之后,谈起来也就是游刃有余了。看到日出王国一方入场之后,楚云眼中的银白之色只是一闪,便是看到了对方的负责人是个三十岁模样的白净小生,穿着一件锦色绣花长袍,腰间挂着一把短刀,大喇喇坐了下来。

双方交换了议和的内容之后,那白净小生只是看了一眼,便是不满地叫了起来:“要我们培养两千万金元,还要年年进贡,这种条约,我野真是绝对不签的!你们大秦欺人太甚,无故入侵我们的国土,还要让我们全程对这场战争负责,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岳小环和楚云也不理会对方的叫嚣,岳小环拿起了一张谍报,逐字念了起来:“正阳一年正月,日出王国一万人袭扰潼关,毁坏农田三百亩,掳走男女将近三千人。正阳十二年八月,日出王国十八万人袭扰潼关,掳走男女将近一万人。正阳二十二年十一月,日出王国……”

“够了!这些陈年旧账翻出来有啥意思!”白净小生野真也是气得够呛,看来对方是准备得极为充足,在舆论上占上了上风。“不过对于赔偿、进攻一事,我们还是要好好商议的好。”

两方纠集在这个问题上,谈了将近六个小时,还是没有一丁点的进展。楚云口干舌燥,连嗓子都是快要说破了,但是野真还是据理力争,绝对不在这两条上让步,还要求大秦兵马全数撤回潼关,赔偿日出王国两千万金元。

到了最后,两方实在是有点儿乏了,楚云猛地一拍桌子,便是退出了会场。岳小环见楚云发怒了,只好似乎率领着一干将领离开。

这轮谈判毫无结果,也是在秦无的意料当中。此时的秦淮小镇,各方势力汇聚于此种,暗潮涌动,若是第一轮谈判就能够完美解决的,也不至于各方都是如此劳师动众的了。

秦无看着还是眉头倒竖的楚云,笑道:“这场议和谈判,哪里是这么容易的。楚元帅,还有岳元帅,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估计后边几天的谈判,还会是更加地艰难呢。”

楚云道了一声告辞,便是回到了镇上。这时候他才是明白,这谈判桌上的战斗可是比起真刀实枪地干上一场还要累上了许多了。回到了住宿之后,楚云喝了一瓶酒,便是将随从搜集来的情报逐一看去。

“想不到,这不过是谈判的第一天,居然会是有如此多的将领遭到了暗杀呢。看起来,这秦淮小镇倒是成为了一个火药桶那般,极其的不安全了呢。”

楚云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便是有一名随从走了进来,道:“元帅,陈三被杀了。”

楚云眉头一挑,道:“陈三?他可是高级武者,应该是没人注意他的才是,怎么会是被杀了?”

随从答道:“元帅,我们奉你的命运,搜集各方的情报。这陈三正是负责日出王国这块的,但是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的胸口已是中了一掌,心脏都是被打碎了。”

楚云沉思了一会,道:“你把其他人都是召集回来,暂时停止搜集情报。现在各方势力都是转入了暗地当中活动,暗杀层出不穷,你们出去打探情报,只会是徒劳送命罢了。至于陈三的尸体,你们便是厚葬了他吧。”

情况的急速变化也不得不让楚云提起十二分精神来,他戴上了一个斗篷,乘着夜色往也岳小环的营帐走去。

接连出现了暗杀事件,街上的行人也是少了许多,显得有点儿萧索。在灯光的映照之下,楚云的影子被拉得老长,但是在这静谧的夜色当中,忽然是显得很是孤独。

忽然,楚云停住了身形,左手按在了剑柄上:“哪位朋友,还请出来相见呢。”

躲在阴影当中的一道身影也是微微一怔,想不到自己会是被发现。既然目标已是发现了自己,那么再动手也是收不到功效了。这道身影连忙是朝着巷子深处退去,然后一个鹄子倒翻,跃上了房顶,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楚云也是松了一口气,对方出动的暗杀人员,居然会是先天武者。什么时候先天武者如此作践自己,干起了这等勾当来了。楚云匆匆是朝着岳小环的营帐走去,同时是运转起诸神录,就算是不张开灵识,也是能够轻易感受到周围有无敌意出现。

灯光昏黄,不时便是听到了远方有着惨叫声传了过来。楚云停住了身子,隐藏在了一片阴影之中,将眉头皱了起来:“这秦淮小镇的暗杀越来越是猖狂了,恐怕明儿的谈判,只怕是要引爆这火药桶了。”

楚云在这么沉思的时候,只听得头上有细微的风声划过,楚云连忙是使用了诸神录当中的敛神之法收敛起自己的气息。除非是亲眼看到他,否则就是虚幻强者也是难以用灵识查探到他。

但是从那风声,楚云便是判断出了那是一名虚幻强者和一名先天武者。

楚云凝神细听,只听见那先天武者道:“门主,这四周无人,我们就在这里谈吧。”

“门主!八岐门无恒!”楚云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上了,无恒就近在几尺,而且听他们的语气,正是在谈论着一件极为机密的事情。若是被无恒知道自己就在这里的话,那么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楚云只能是尽力地收敛自身的气息,唯恐发出一丝的动静,引起了无恒的注意。

房顶之上,无恒正和一名看起来年纪和他相差不了多少的先天武者正在谈话。“杜威,你的隐匿、暗杀手段,就算是老夫也是比不上。这次让你去袭杀北晋的使者,这应该是没有问题。”

被叫做“杜威”的先天武者笑道:“门主难道不相信我的能力吗?冥域当中有着十大暗杀者,但是我杜威和其中的七人交过手,不分上下。北晋使者,就算是身边有着虚幻强者守护,我也一样能够扭下他的头来。”

无恒道:“这就好!想不到第一天的谈判如此的不顺利,现在大楚和北晋两国使者都是作壁上观,只要北晋的使者一死,我们再散播谣言的话,北晋肯定会是派兵马进入日出王国。到时候,大楚也会是介入。三大帝国,将日出王国当成了战场,这样的话,我们日出王国才是能够从其中抓住一丝的生机呢。”

楚云的心中不禁是一凛,这和当初自己卫戍区警备长官的法子是那么相像。只是这次无恒的意图,却是将两大帝国拉下水来。“这个无恒,为了日出王国的政权稳定,居然是不惜将整个日出王国变成战场呢。”

“好,杜威,你便是去办吧,我可是在营帐,等候你的大好消息了。”无恒说完,袖袍一拂,便是破空而去。杜威也是跃入了黑暗当中,不见踪影。

确定两人都是离去之后,楚云才是松了口气,施展身法,直接是朝着岳小环的营帐而去。

将无恒的计划跟岳小环一说之后,岳小环也是大惊失色:“无恒居心叵测,一旦北晋使者都是被暗杀的话,绝对会是引起了一番风雨的。唯今之计,我们只能是阻止他的计划了。凭着我们联手的话,应该能够阻挡得了杜威一时。”

“况且,北晋使者身边应该有着强者守护。”

两人商议准备好之后,便是各自换上了一身夜行衣,骑上马便是朝着北晋的营帐奔驰了过去。

北晋的营地可谓是警戒森严,明岗暗哨井然有序,就算是有一只苍蝇都是逃不过他们的目光。但杜威就好像是一只鬼魅那般,很快便是躲过了这些明岗暗哨,顺利地到了北晋的大营外边。

杜威侧耳倾听,知道北晋使者正在和手下们议事,嘴角咧起了一抹冷笑,从袖袍当中缓缓伸出了一柄约莫有两尺的匕首。那匕首闪着寒光,显然是淬了剧毒,恐怕就是先天武者被他这么一刺,恐怕都得是殒命。

杜威的灵识探了进去,大营之内包括两旁侍应的侍卫,有着三十个人。杜威在脑海当中模拟出作战的情景,忽然,两匹战马冲了进来,和外边的卫兵已是交碰上了。

铛铛的金属碰撞声音传了进来,杜威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是冲进了大营当中,眼光只是这么一扫,便是叫苦不迭。他只是看了一眼,大营居然居然是有着三十一个人,显然当中有一个连他都是看不出深浅来。

一个矮瘦的老叟,灰呢单衣裹身,腰间还挂着一个黄色的药葫芦。老叟只是朝着杜威扫了一眼,杜威便是如遭重击,嘴角当中溢出了一丝鲜血来。

杜威惊骇不已,这老叟的实力,绝对是和无恒差不多一个层次的存在!想不到,这北晋使者的守护者,居然会是如此可怕的一个强者。杜威刚是要转身离去,那老叟身形一动,一拳便是轻轻打在了他的丹田处。

只听得轰的一声,杜威的身体撞破了大营的墙壁,重重砸在了地上。杜威强忍着痛苦,知道自己丹田被破,和废人已是相差无二,手中的匕首便是朝着自己刺去。

老叟怒斥了一声,那匕首便是脱手而出,老叟抓着匕首只是一搓,那匕首便是化作了一堆粉末。老叟将杜威擒住,冷笑道:“落在了我药老叟的手中,你的命可就不是你自己的了。想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着,药老叟的将杜威扔给了卫兵看押,身形一动,便是到了大营前,一手一个便是将岳小环和楚云擒住。

楚云两人连忙是扯去了面纱,道:“前辈请慢,我们乃是大秦元帅,听闻无恒想要暗杀北晋使者,才不得不使用这方法来警告的。”

药老叟狐疑地看着两人一眼,道:“既然如此,你们也待在营地里吧,我会叫秦无那老头子来要人的。”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