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公子

第89章 生擒

九流城破了,当这个消息传到了镇西王野力的耳朵当中时,他差点是从战马上跌下来。他有点儿难以置信地道:“九流城的守军可是足足有着二十万呢,怎么就是被破了!”

来报信的是一名旗牌官,他此时已是被吓得全无血色,两只眼睛也是有点儿发直。他顺了口气,然后道:“王爷,可是不得了了,敌人漫山遍野,将我们九流城围得个密不透风。他们也不攻城,只是一个劲地将一支支火箭射到了城里去。当时,狂风又紧,那一支支火箭顿时是将整个城池燃烧了起来,我们就是想要灭火也是不可能了。”

“密密麻麻的敌军?火攻?”野力已是有点儿懵了,他们二十万人猛攻潼关,看眼就是要破关了,没有想到九流城却是丢了。九流城一丢,他们没有的大本营,粮草辎重保障不上,那么他这二十万人可就是变成卸掉牙齿的老虎。

看着摇摇欲坠的潼关,野力咬了咬牙,道:“全军后退,把九流城夺回来!”

野力率着大军风风火火退回的时候,楚云正率领着狼奔盗贼团三千多人愕然地看着成为一片废墟的九流城。那高有十多米的城墙在火焰的炙烤之下,然后在狂风一吹,顿时是轰隆一声倒下。

“团长,九流城现在已是成为废墟了。九流城的守军已是仓皇而逃了,我们现在怎么办?”高颍问道。

楚云朗声道:“我们狼奔盗贼团的任务就是扰乱敌方,烧杀掳掠,打击日出王国的后勤与士气。这次九流城成了废墟,实属我们的意料之外。但是这些粮草辎重,我们烧掉的也不过是十之七八,现在,我们该是抢夺属于自己的粮食了!”

楚云一拉缰绳,那骏马前足扬起,发出了“西律律”的声音。前足重重踏下,咚的一声,楚云一马当前,从身旁一名骑兵的手中接过了骑士枪。枪尖朝着前方一指,舌绽春雷:“为了我们的荣耀,杀!”

九流城和运粮队的兵士们,此时终于是知道什么叫做噩梦了,十几万人丢盔弃甲,被三千多人追逐着。落在后边,被楚云等三千多骑挺枪扬刀,可谓是死伤惨重。战场,本来便是如此残酷,心慈不掌兵,对方虽然是溃兵,但楚云也不能有丝毫的手软。

有效地消耗着敌人的力量,才是对于己方的责任。

“高颍,让我们的人夺到足够的粮食后,马上冲入前方的山林之中。前去攻打我们潼关的兵马,一旦得知九流城被破的话,那么肯定会大举回援。他们有着二十万的骑兵,可不是我们所能够抵挡的。”

狼奔盗贼团夺到了足够的粮食之中,便是在高颍的率领之下冲入了前方的山林之中。而楚云则是和罗章四名先天武者返身折了回去,在一处山丘上俯视着成为废墟的九流城。

不过是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远方便是响起了隆隆的声音,大地都是颤动了起来。野力一马当前,看着成为了废墟的九流城,就好像是一道雷霆轰的击中了他,一下子便是从马上跌了下来。后边的各位军团长连忙是下马,将野力扶了起来。

野力脸色苍白,嘴角已是溢出了鲜血,他张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成为废墟的九流城:“完了,真的是完了。想不到我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九流城,居然会是在瞬间化为了废墟。这下陛下,肯定不会饶了我了。”

几个军团长都是相继劝说道:“镇西王,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九流城被破,我们只能够是召集残兵,退到其他几座城池。况且,我们现在兵力损失并不大。只要我们找寻战机,将敌人的部分分而歼击,到时候,陛下赞赏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责罚王爷呢。”

野力叹了口气,道:“你们驻守边镇,可是不知道朝廷之上的险恶。陛下年纪渐长,而且心性多疑,我这九流城丢了还没有什么,现在可是整座城池都是化成了灰烬,陛下怎么会不责罚我!几位军团长,老朽在此相求你们,你们各自收拾本部军马,回援各座城池吧。”

“现在九流城成为了废墟,战场肯定会是向后延伸到我们的腹地。日出王国的安危,可是身系于你们的身上了。”

几个军团长也眼中也是溢出了泪花,镇西王野力忠心耿耿,没有想到这么一败却是让他心灰意懒。几个军团知道,九流城一破,后边的几座城池肯定会是受到了敌人的攻击。他们相继向野力告了声罪,便是率领各部人马奔袭而去。

“看,他们进军了呢。”

楚云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马忽然是分成了几路,朝着各个方向而去,也是有点儿疑惑不已。罗章指着下方的那几百人道:“楚云,这几百人身上的装束都是不凡,看来刚才那个跌下马的将军,可不是一个小人物呢。我们五人,足以对付这几百人了,楚云,擒住这个将军的话,可是比起破一个城池好多了。而且,我们对于日出王国所知甚少,若是有一个将军带路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楚云的眼中也不禁是一亮,他也是看出了那个跌下马的将军身份肯定是不简单,难道是九流城的城主吗?

五人的实力都是不凡,这一下从山丘之上冲了下来,顿时是引起了野力身边的亲卫军的注意。几百人顿时是分成了三列,严阵以待,在他们的眼里,对方只有五人,跟送死是差不了多少。

野力一眼便是看出来人的不凡之处,道:“你们都给我散开,这不是你们所能够对付得了的。”

亲卫军都是微微一惊,别人的话或许是不信,但是镇西王的话他们可不能不信。刚是分开了阵型,罗章四人便是各自斩出了一道长达十多米的刀芒,轰的一声,上百名的亲卫军便是被刀芒劈成了两半。

野力虽然也是一名先天武者,但是九流城被破,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整个人被气血上涌,实力已是下降了七八分。罗章一冲到了野力的面前,刀交左手,右掌朝着野力当胸打去,嘭的一声,野力倒飞了起来,一道血汹涌而出,将衣甲都是染红了。

亲卫军们见王爷被打飞,急道:“快救王爷!”

“王爷!”楚云的眼前一亮,连忙道:“罗大哥,他是王爷,拿下他!”

罗章将身旁的亲卫军扫掉,一手便是将野力抓到了自己的马上:“想不到你还是一个王爷呢,哈哈哈,这次我们狼奔盗贼团,可是捡了个大便宜了!团长,有了这个一个王爷,肯定是能够换不少的钱吧!”

楚云知道罗章的这话是说给野力的亲卫军听的,也是咋咋呼呼地道:“哈哈哈,是是!这段时间,我们狼奔盗贼团因为两国交战,连一点便宜都是没有捡到,生意难做得很呢!这次,我们擒住一个王爷,可是能够换取大量的金钱了!”

“罗大哥,你可是要小心点,别把这王爷给勒死了啊!”

楚云见擒住了一名王爷,也不恋战,道:“好!事情我们都是办好了,扯呼!”

前段时间攻打各处山寨,楚云倒也是学了不少的黑话,这次一喊出来,更是让野力的亲卫军们坚信楚云等人是盗贼团的身份。

野力只觉得自己好像是走了什么霉运那般,潼关没有打下来,反而是将九流城葬送,化作了一个废墟。现在,居然会是被一个盗贼团给擒住,想我一世英名,此时却是落到了这般的下场,急火攻心,野力直接是晕了过去。

不过对于捕捉到了一个王爷,楚云倒是没有多大的兴奋之意。据他所知,日出王国并不像大秦帝国这般,裂土封王的王爷极少。在日出王国,封王爵的起码都是有着二十多位,不管怎么说,抓到了一个王爷,其实对于日出王国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五人纵马进去山林之后,寻到了高颍留下来的联络讯号,很快便是找到了高颍等人。山林崎岖,也是不利于战马纵横,高颍只能是砍伐了一批树木,挡在了四周,形成一个栅栏,这样,就算是敌人攻了过来,凭着栅栏据守,敌人也占不到丝毫便宜。

对于此,楚云也是赞赏地看了他们一眼。高颍、刘子枫、罗立人三人的成长是很迅速的,已是隐隐现出一代名将的风范了。大军刚是安顿了下来,刘子枫已是派出了几骑探马,外出打探消息了。

只是这兵荒马乱的,盗匪、兵匪乱窜,想到打探到有价值的情报也是极难。这些个探马,能够在混乱之中保住自己的性命已是不错了,何谈将有价值的情报送回来。鉴于此,这次的打探,由刘子枫亲自带队。

镇西王野力苏醒过来之后,见这支盗贼团行军布阵井然有序,比起一些正规军来还要正规了许多。他在心中嘀咕了几句,这时罗章走了过来,不客气地道:“听你的那些亲兵叫你王爷,你是哪个王爷啊!”

在罗章轻蔑的目光之下,野力也只是淡淡一笑,道:“既然是落到了你们的手中,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吧。”

“嗬哟,还是一条汉子呢,”罗章抓住了野力的双肩,一股大力涌下,直接是封住了野力的几道大穴。若不是楚云说这个人有极大的用处的话,罗章早就是将野力的丹田给击破了。

野力见自己的几个大穴被封住,浑身的真气使不出来,心中也不免是一惧。这伙心狠手辣,且强者众多的盗贼团,别说是没有封住穴道,就算是自己实力全盛之下,也不可能从他们的手中逃出。

对于自己的结局,野力也能够猜测到一二了。

罗章道:“说不说,不然的话,就打散你的丹田,让你彻底成为一个废人!一个废人王爷,就算是你们的那位国主,只怕也会因为丢了他的颜面,背地里收拾你吧。把你的名号给报上来,我们也好是向你们的国主要赎金。”

“你!”野力已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双眼瞪着通红,直想要一口将罗章给吞了。但是人在屋檐之下,不得不低头,不可一世的镇西王野力也是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堂堂几十万大军之下,居然会是被我们给劫了!记住了,我们拿到了赎金之后,你一定要帮我们大肆宣扬啊,我狼奔盗贼团,可就是要因为你而扬名天下了。”

野力也是有点儿气结,若不是自己现在受制于他,真的想要自我了断得了。急火攻心之下,这个镇西王,又一次昏了过去。

罗章笑呵呵地站了起来,缓缓是朝着楚云那边走去:“居然会是镇西王,能够拥有如此封号的王爷,想必也是不简单呢。没有想到,这次鸡飞蛋打之下,还捡到了这么一条大鱼来。”

如何追书?